逃跑少年跑上國際賽道,只要給他們正確的方向和責任,他們也能脫胎換骨代表學校擁有成就

逃跑少年跑上國際賽道。從抽菸、蹺課、討厭學校到拿著校旗跑馬拉松,學生的身影愈來愈模糊, 慢慢地消失在我眼前。這些孩子曾躲在學校廁所、儲藏室睡覺,或抽菸、蹺課, 一心想著逃離校園。此刻, 他們拿著代表學校的旗幟,跑在國際賽道上, 為學校跑, 也為自己跑。


用不合理信念,打破合理現況

上課時間我巡視著校園。一打開廁所儲藏室的門,竟看到四個學生躺在厚紙箱上睡覺,我吼著「你們全部給我出來。上課時間躲在這裡,還搞得像流浪漢一樣!」我揪著阿志的領口,前後搖晃「如果要這樣,就把衣服脫掉,你不配穿上我們學校的制服。」他是四個人中年紀最大的,卻帶著三個學弟鬼混,讓我最生氣的是,他之前信誓旦旦告訴我,他不要再混了,會努力變好。

這是教學現場的真實情況。每所學校都有這種融入不了校園、融入不了班級的學生。他們通常學業低成就,伴隨行為偏差。不少學校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認為他們不要使壞就好,不要來學校更好,這樣學務處、導師就不用在他們身上耗費太多心力。

站在老師的角度來看,這些孩子來學校不是睡覺,就是吵鬧,不管他們會影響課堂的秩序,要管他們又會影響到上課的進度,有時還會起衝突,這大概是老師寧願把有限的心力,花在其他同學身上的一大因素。這些學生深感挫折而少來學校、和同學漸漸地生疏,乾脆蹺課不來,也是合情合理。但,這不是最好的結果。

在教育上想要發生改變,就得思考「不合理」的想法跟做法。讓孩子變好,是每一位教育工作者對自己的期許。保障學生的學習權益,則是學校的義務與責任。偏差的學生對外接觸不OK 的環境,在家又面臨不穩定的關係,學校將會是他們最後一個機會、最後一道防線。擔任學務主任時,我能做的就是想盡辦法讓他們回到校園,回到老師的身邊,能多一分影響是一分,能影響一個是一個。


逃跑少年改跑國際馬拉松

把學生「逼」回校園後, 就要有留得住他們的吸引力。這些學生來學校,要不就躲起來、不肯進教室,要不就是人坐在教室裡卻「無魂有體」,早上七點半到下午四點鐘,早上是動物,中午變植物,坐到最後變成礦物。沒有提供適合他們的課程,我還真的寧願他們通通都蹺課。

一般的學習目標不適合他們,他們最需要的目標是人際關係、信心、自我挑戰、榮譽心等,這些更切合他們未來進入社會時的需要。

正在苦惱沒有資源時,教育局正為籌辦全市路跑和登山的計畫,在尋找承辦人,因為要處理全新北市的業務(很辛苦),沒有學校想接。當下,我義不容辭接下這個任務,因為這完全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我開始相信《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裡說的「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說服學生了,我告訴他們,參加路跑可以光明正大的離開學校、表現好的話還可以記嘉獎,並特別再三強調「數量有限,名額不多」,一講完馬上有十個人報名。

第一次練習時,有的人穿籃球鞋,有的人穿帆船鞋,連皮鞋都穿來了,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是要跑步還是要跑路。正苦惱著該如何解決鞋子問題、一度還想要帶他們直接去賣場選購時,竟然接到教育局覺教官的電話,原來他已經替我們的學生爭取到慢跑鞋了。

為了增加儀式感,讓這些逃跑少年把這件事當一回事,我們還正式舉辦「跑跑少年始業式」,由校長進行授「鞋」儀式-路跑隊成立,目標萬金石馬拉松。

練習的過程,要鬥智、鬥體力、鬥速度,狀況不斷。有天,助教跑來找我,說追不上國中生的腳步,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事先把菸先藏在山裡,練跑時就拚盡全力甩開助教,跑去山裡抽菸。搞得我一度想把菸放在萬金石馬拉松終點,那他們一定拿第一。
 

這一刻,我們靠得好近好近

終於,到了萬金石馬拉松。由於活動開始的時間很早,前一晚我與生教組長陪學生在學校團輔教室過夜,預計當天凌晨三點出發,才能準時在六點五十抵達參賽現場。晚上校長專程帶了宵夜來鼓勵孩子,還直接向他們下戰帖,說跑得贏他的,就有神祕小禮物可以領。

那一刻,大家邊吃宵夜,邊把號碼牌別上背心。能夠這樣和師長話家常,大概未曾在這些學生身上發生過。偌大漆黑的校園裡,只有團輔室的燈還亮著,不時的嘻笑聲,就在這個他們以前拒之千里之外的校園裡迴盪著。這一刻,師生的距離變得好近好近。

到了賽事現場,天還未亮,國際賽事的氛圍讓每個學生都肅然起敬。天還下著雨,似乎要考驗這些孩子的訓練成果。我特地帶了校旗和關東旗,並在起跑前交代孩子,拿著校旗跑,讓大家看到我們,看到我們的學校。我說「別忘記這段時間有多努力,讓大家看到我們的厲害,今天要靠你們為校爭光!」

起跑後,我看著孩子背著校旗正快速地往前竄,他們的身影愈來愈遠,直到消失在我的眼前。這些快到看不到車尾燈的孩子,是原本進不了校園、進不了班級、只能躲在儲藏室的孩子,是原本在校外跑給我們追的孩子,但此刻他們代表學校,跑在馬拉松的國際賽道上,為學校而跑,也為自己而跑。


掙扎中的孩子,需要搖旗吶喊的鼓勵

「終點就在前面了,再撐一下,不要放棄!」等我回過神時,已經有學生在終點等著了。到了終點,聽著他們興奮地分享經過。回想剛剛其實有幾位同學都想要放棄,卻因為彼此才撐到終點。在他們放棄來學校之前,是不是也曾經有掙扎的階段,只是那時候的他們只有一個人,少了這些搖旗吶喊的夥伴。經過這場馬拉松,他們會知道,自己沒有比較差,甚至可以不斷地超越身邊的人。

學校的生教組長平常見到這群學生是金剛怒目、大聲喝斥,今天卻始終等在終點線殷殷期盼、大聲加油,還拿著衛生紙幫學生擦汗,真的像媽媽在照顧小孩。這是在學校很難出現的畫面,看到這一幕時我很是感動,還好來得及在眼淚還沒滴落前仰起頭。

賽後,我們爭取上臺跟時任新北市教育局長合影。回到學校後,我又特別安排他們在全校師生面前頒一次獎,甚至公開報紙刊登的內容,讓每一位學生都看見。後來,藉由這個機會,不斷地提醒這些孩子,他們是代表學校的路跑隊,要更注意的自己的言行舉止。

我相信,既然他們曾經花心力去守護校園,就不忍心去破壞。曾經花時間征服過的挑戰,就會銘記在心。曾經擁有過的成就感,會讓他們記得那種感覺而期待再次重現。長期接觸這些孩子,我發覺他們通常很孤單。即使他們經常遊蕩,但還是不會離學校太遠,或許是渴望靠近其他同學一點。這些為了朋友逞凶鬥狠的孩子,會不會換個場域、換個引導方式、換個學習目標,就能將原本的血氣方剛,用在對的地方。

給他們跑道、方向和責任,躲避老師的「跑路」少年,就能換個地方,奔馳在正確的路上,找到自己的人生跑道。這樣一來,他們才能昂首闊步離開校園,為著在意的人事物努力,並帶著信心進入社會這所更大更廣的學校。


摘自  吳俊叡《孩子,不該只有一個樣子:體制內教育、框架外學習,看見每一個需要,擴大無限可能》/新手父母

圖片提供 : PHOTO AC
數位編輯 : 董亦涵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