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我,叛逆的多次進出警局,直到有一個警員傾聽我,他對我說:他相信我可以變好!

孩子要的其實很簡單,就是信任。也許我們在人生的歷練上沒有照顧者來的豐富;也許我們的想法在照顧者眼中看起來就是各種的無知與荒謬;也許照顧者只是想保護我們,不想要我們像他們一樣辛苦,至少不希望我們去吃他們曾經吃過的苦。
  • 花花
  • 2020-01-14
  • 瀏覽數12,199

前幾天我在超商吃晚餐的時候,坐在我鄰座的似乎是一家人,我猜測人物應該是母親、兒子、阿姨(?)、祖父與祖母,我會特別注意到他們是因為聽見了阿姨一直在鼓勵男孩想說什麼就說,但每當孩子一開口,旁邊的媽媽就會馬上打斷他。

男孩:『我覺得妳對我講話可以不用那麼大聲,我耳朵又不是聾了…』

母親:『什麼叫做我講話大聲?我講話你有在聽嗎?我不是跟你說不准再去找那些朋友嗎?那些人哪叫做朋友?朋友會整天鼓勵你打電動嗎?朋友會教你反抗自己的媽媽嗎?朋友會教你離家出走嗎?那算是什麼朋友啊?他們是什麼東西啊?』

阿姨:『妳先讓他講話啦,妳這樣一直打斷他講話要怎麼溝通呢?』

男孩:『我覺得他們很好,至少比妳好。我不會回家的,我要去住阿公阿嬤家。』

母親:『什麼叫做你覺得?太多的你覺得就是過度的自我意識、太多的你覺得就是叛逆,我是你媽你就是要聽我的!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做我會難過啊?你沒有同理心嗎?我是你媽欸!』

我當下真的覺得非常的不舒服,所以迅速吃完我的關東煮之後就起身離開了,我很想插嘴,應該說我很想請那位女士閉嘴。那短短幾分鐘的時間我也完全感覺不到妳身上有所謂同理心,妳要如何要求兒子無師自通地去學會同理別人的感受?



叛逆的孩子只是想要爭回自己的主權

我不清楚他們家發生什麼事,或許孩子確實有行為不妥的地方,但看見母親對待自己兒子的態度,其實完全不難理解為何兒子會有這樣的反應。很多人說青春期的孩子叛逆是正常的,不叛逆的孩子才需要擔心;很多人都說叛逆的孩子長大後吃到苦頭就會知道家人的好,就會開始孝順家人了。

我不禁聯想到病態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一個孩子從小就在不被尊重的環境下長大,在辱罵、毆打或是其他冷暴力的環境下長大,最後依然可以愛著家人的大概只有兩種狀況:第一種是像我這樣藉由心理學去理解父母行為的目的進而放下對父母的怨恨,只留下父母對自己的愛。

另一種則是因為在社會上爾虞我詐求生存已經夠累了,若是連面對父母都要諜對諜就太痛苦了,說服自己父母對自己糟糕的態度都是因為太愛自己,所以自己也要好好孝順父母這樣容易多了。孩子的浪子回頭可能並非認同了他們父母的行為,只是怨恨帶來的痛苦太難受了,只好說服自己這一切都是出自於愛。

孩子會叛逆並非只是因為大腦發育還不夠成熟、沒辦法良好地控制自己的行為,大部分的情況下叛逆的孩子,只是想藉由反抗父母來爭奪原本就該屬於他們自己的自主權與自由。
 

孩子本身其實也很清楚他們的行為是錯的,但此時正確與否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對孩子來說只要順從父母的意思就等於在宣告自己的自由將由父母掌控,因此行為對錯不重要,只要是會讓父母不高興或是困擾的行為就是好的行為,或者說是勝利的行為。(蘇格拉底:無人自願為惡)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許多父母會將孩子視為自己的財產,孩子的行為、決定,甚至連思想都必須受到父母的控制。相信看到這邊的讀者應該多少會有同感,試著回想小時候第一次拜拜時,你們當中有多少人的父母曾對你說:『因為爸爸媽媽信奉道教要拿香拜拜,你願意也一起拿香拜拜嗎?』有多少人從小就被迫拿香拜拜或是低頭禱告,甚至長大後想要有自己的信仰都會鬧上家庭革命?

我家是道教家庭,我在國二時進入教會,信教一年後受洗,當時我的父母憤怒到想跟我斷絕關係;我的祖父母在我每一個週六晚上要參加聚會時的都會講話酸我,說我的教會是瘋人院,裡面的人都是神經病,我也會變成神經病。他們明知道基督徒不拿香不燒紙錢不膜拜偶像,但逢年過節就會強迫我一起祭祖,不這麼做就會大罵我不孝,祖先會降禍給我。
 

國三因為在教會發生了一些事情我選擇離開,我開始抽菸、喝酒,跟一群吸毒的朋友成天泡在網咖,好幾次被帶去少年隊。我不知道做這些事情不好嗎?其實我很清楚這樣的行為不好,但我更想做會讓父母生氣的事情,他們越生氣我就越得意,因為我知道他們管不動我,我覺得我比他們厲害。

我印象很深刻是某次我又被帶去少年隊,那次的警員對我講話不是平常其他警員那種大小聲或是嘲諷,
他第一句話就問我:『有抽菸嗎?』
我聽到時愣了一下,但又馬上倔強的回答:『會喔~抽很兇喔~一天都要抽一包!』
然後警員說他要去外面抽菸,要不要一起去?

 

於是我就跟著他出去了,但我的心情是很忐忑的,我完全不知道他接下來想幹麼,為什麼他沒有像過去的警員那樣對我破口大罵:『你們這些中輟生都是社會的毒瘤!敗類!你們都是些人渣知不知道?』我強裝鎮定想拿我的菸出來抽,才發現我的菸沒有帶到,警員看我在那邊摸老半天,遞給我一支菸說:『我請妳抽啦。』


那是我第一次對一個大人說那麼多話

他問了我很多事情,像是平常跟父母關係如何、在學校有沒有很好的朋友、有沒有被欺負、為什麼不想回家什麼的。我的回答可能很跳針,邏輯上也有問題,
但是那位警員卻從頭到尾沒有打斷我講任何一句話,他雖然沒有表示認同我的行為,卻也沒有否定我的行為,只是靜靜的聽我講完。

雖然警員大我可能至少20歲,但他卻沒有像平常我遇見的那些大人一樣把我當成屁孩,不管我講什麼都只會說我在作夢。我平常面對的那些大人們,不是把我當成空氣般無視,就是完全不管我講什麼先否定再說。想讀美容美髮科被說是落翅仔才會去;想學畫畫被說將來不能當飯吃;偷看我鎖起來的日記內容發現我交男朋友被大罵小小年紀就在亂搞男女關係……族繁不及備載。

15歲在少年隊與該警員的對話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被尊重的,同時也是我最後一次被帶去少年隊,因為我跟員警約定了我不會再進去,他說他相信我。

他說,他相信我。

孩子要的其實很簡單,就是信任。也許我們在人生的歷練上沒有照顧者來的豐富;也許我們的想法在照顧者眼中看起來就是各種的無知與荒謬;也許照顧者只是想保護我們,不想要我們像他們一樣辛苦,至少不希望我們去吃他們曾經吃過的苦。

然而,孩子是獨立的個體,不論他今年八歲還是十八歲、成年或未成年,即便他只有幾個月大或是才剛呱呱落地,都是獨立的個體、是必須被尊重的個體。當一個個體逐漸學會獨立自主時,照顧者就應該要適時的放鬆緊握的手,一個嬰兒剛出生肚子餓時只能用哭泣的方式讓大人明白他餓了,但是當他已經能夠自己用手抓食物來吃時,就不應該為了害怕弄髒或是吃太久等原因剝奪他自行進食的權利。

隨著孩子日漸長大越來越獨立時就要給予更多的尊重,他們可能開始會出現一些荒謬的想法,照顧者即便不認同也不應該用權威去阻止孩子做他想做的事情,而是站在一個對等的角度上分析利弊給他知道,再讓他自行選擇要怎麼做。若孩子聽完了照顧者的分析後依然還是決定要做某一件注定會失敗的事情,那也是他自己的人生,他必須學會承擔屬於自己的責任,包括面對失敗這件事。

不允許孩子有自己的思想,卻要求他們長大後不要隨波逐流;不允許孩子替自己的人生做決定,卻要求他們長大後想想自己要做什麼。大人吶,你們真的好矛盾。然後孩子們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後也成為同樣的大人,再用同樣的方式去對待他們的下一代,這樣的循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你有你的人生,我也有我的;我們可以彼此分享不同的看法,但不能夠強要對方接受我們的觀點,這才是一個互相尊重的關係。

對待孩子也應該如此,不能夠因為孩子比我們小了三十歲就認為他們的決定都是不明智的、他們都是需要父母去幫忙才能做好一件事情的,屬於孩子自己的課題,父母能做的只有陪伴,沒有權利去干涉。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