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你覺得我做得很棒嗎?」正確建立孩子的自我認同,更重要的是:以鼓勵取代讚美

個體心理學中有一項理論,人類天生有『追求卓越』的本能,而『自卑感』是為了追求卓越而產生的情緒,這兩者都不是病態,且是為了成為更好的個體可說是相當健康的存在。然而,在沒有適當的成長環境下,若是接受了太多負面的素材,自卑感會逐漸變成病態的『自卑情結』。
  • 花花
  • 2020-10-29
  • 瀏覽數2,409

阿德勒視教育為人類最終的救贖,親子教養與教育也因此成了阿德勒心理學的中心思想。

我在28歲那年接觸了個體心理學,並且按照阿德勒的教導,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它。孩子們尚未接回身邊之前,我身邊接觸到的對象雖然跟兒子們同樣都是獨立的個體,但差別在於我對他們並沒有太大的責任,他人要如何去過他們的人生,或是他們的人生過的順利與否,那都與我無關。

然而,在親子的問題上,就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做到課題分離,或者說在課題分離上應該如何拿捏才恰當?因此,面對孩子們的脫序行為,我不能夠像對待他人一樣視而不見,在法律上或者道德上我對他們都有應盡的義務,我有責任將他們教育成一個能夠自立的個體。

阿德勒曾說,要真正明白個體心理學並且完全實踐在生活上,大約需要學習半生的時間,也就是說假如我是28歲接觸到的,那麼在我真正領悟個體心理學時,大約需要耗時14年或者更久的時間。越早開始學習就越能夠花費更少的時間去理解,因為活得越久經歷的越多,就越難去推翻自己這一生一直相信著的真理。

孩子們接回身邊時,我依然還是遵循著個體心理學的思想,不去干涉孩子們的課題,他們有能力自己解決的事情,我絕對不會插手干預。然而,正如同『個體』二字所要表達的,兩個孩子就有兩個完全不同的人生體悟,有著截然不同的生活模式與習慣,我不能夠抱著解數學題目一樣的心態認為套入公式後就會呈現出一個固定的答案。

對孩子而言,過度的課題分離會使他們沮喪,若任何事都放任孩子自由發展,當他們遭遇到挫折時很可能會開始認為自己無能;甚至會對整個世界產生不信任感,認為身邊的人都是敵人,不會有人在他需要時伸出援手來幫助他們。當孩子越來越確信這樣的念頭是正確的,他們就會開始放棄努力,甚至出現反社會的行為。
 

孩子的脫序行為分為5個階段:

1.尋求稱讚
2.引起注意
3.進入權力鬥爭
4.復仇
5.證明自己的無能

一般來說,大部分的親子問題都在權力鬥爭的階段而已,少部分會進入第四個階段,第四個階段的孩子基本上已經需要靠不相干的第三人介入(社工、諮商師、輔導師等等)才有機會改善,但若是到了這樣的程度仍沒有人去導正孩子,惡化到第五個階段就是我們平常會在社會新聞看到的那些案例。不論是虐童、性侵、隨機殺人等犯罪行為,若是我們去深入了解這些罪犯的成長環境,或許不難理解為什麼他們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講個題外話,這也是我不想再生孩子的原因。在這個世界上,或者更狹隘點在台灣這小小的土地上就好,許多人將生孩子視為組成家庭的條件之一,或是人生需要達成的目標之一;教養孩子對他們而言並沒有比生孩子來得重要,好像只要生完孩子人生就圓滿了,而孩子最終會成為什麼樣的人他們並不真的在乎。

過去五年,我的兩個孩子都是在前夫的家庭中成長,那裡的教育方式為極端的威權式教育,但又不是任何事情都這樣,多半是使喚孩子們做事情,特別是不合理的要求時(幫長輩買菸買酒洗衣服刷馬桶等等),就會拿出長輩的威權逼迫他們服從;然而在真的需要長輩出面解決事情,例如校方約談孩子的學習狀況、討論欠繳的學費該如何處理等顯然不是孩子有能夠獨立解決的問題時,長輩們又會突然消失。

在這樣沒有原則與中心思想,孩子們永遠搞不清楚自己為何被處罰或者被讚賞,他們的性格變得越來越畏縮,對沒有嘗試過的事物非常抗拒;他們習慣逃避挑戰,因為那代表著未知,而人類的恐懼,其實都是來自於未知。孩子怕黑,一定是有人或者孩子在什麼地方學習到『暗處有危險』這樣的道理。

孩子害怕挑戰,可能是在成長過程中對於失敗的經驗是負面的,例如遭到處罰、嘲笑、批評等等。他們選擇放棄努力,這樣的選擇帶給他們的好處是遠大過努力的,因為放棄努力就不會有失敗的問題(根本沒開始過),同時也能引起注意,成為獨特的一種標記。

個體心理學中有一項理論,人類天生有『追求卓越』的本能,而『自卑感』是為了追求卓越而產生的情緒,這兩者都不是病態,且是為了成為更好的個體可說是相當健康的存在。然而,在沒有適當的成長環境下,若是接受了太多負面的素材,自卑感會逐漸變成病態的『自卑情結』。

健康的自卑感是自覺自己雖然現階段還不夠好,但可以透過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而自卑情結則是自覺自己樣樣不如人,就算努力也沒用。在教養孩子這門課題上,干涉的太多或者完全放任,都會使孩子原本健康的自卑感變成自卑情結,可以去觀察孩子日常的行為,是否會尋求他人的稱讚或是認同。
 

本篇文章會跟大家聊到關於脫序的第一階段:尋求稱讚

小兒子尚宇剛被我接回來中壢時,因為有嚴重的學習障礙,他在校成績永遠都是最後一名,不論是學業表現或是在秩序上都一樣,為了重新建立尚宇面對挫折的勇氣,我積極地在尋找他所擅長的,最後在美術班中發現了他的天賦。

最初,他只要下了課就會一直不斷詢問我他的作品做得如何,但因為害怕聽到負面的評價,他總會在我回答之前就先補一句:我想大概很爛吧?

這樣的行為在上述的脫序階段就是第一個『尋求稱讚』,尋求稱讚也會出現在孩子突然完成某件平常不會做的事情,例如幫忙做家事之類的。個體心理學中是非常反對稱讚孩子的,阿德勒認為:孩子除了年紀比較小、人生歷練沒有大人來得豐富之外,在『生命』這一層意義上,大人與孩子並無不同,都是平等的。

而稱讚這樣的行為,是建立在上對下才會發生的,稱讚是有能力者給無能力者的評價,試想若是今天幫忙做家事的不是孩子而是公婆或是岳父岳母,你會對他們說『娃~你在幫我打掃耶,你真的超棒的~』嗎?我想應該都會是發自內心的感謝他們幫忙分擔家事吧?比起對孩子說『你做得超棒的!』,對他們說『你幫了我一個大忙』更能夠幫助他們建議良好的價值觀。

你會希望孩子是為了獲得你的讚美才幫忙家務,還是為了減輕你的負擔而這麼做呢?

不去稱讚孩子除了不該有上對下的縱向關係之外,同時也是為了避免孩子養成為了得到讚美才願意去執行某些事,我們希望孩子能成為一個即使沒有人鼓勵、沒有人提醒,也仍然能夠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或者可以為他人做些什麼。習慣尋求稱讚的孩子在成年後,就會變成需要他人認同才能夠感受到自己價值,簡單一點來形容的話就是:耳根子軟、毫無主見的人。

面對孩子尋求稱讚時,也不是要去無視或者否定他這個行為,可以藉機去引導他明白過程遠比結果來得更加重要且有意義,例如尚宇在詢問我他的美術作品做的如何時,我從來不會對他說『很漂亮』、『非常好』這樣空泛的評價,我會試著去讓他自己表達他是如何用心在這件作品上。

『這隻貓頭鷹做得好逼真,羽毛都是你自己一片一片貼上去的嗎?你是如何做出這個翅膀的?』

『貓頭鷹的身體看起來皺皺的是為什麼啊?原來是因為那個部位的羽毛比較蓬鬆柔軟所以是用別種方式做出來的啊!』

『它的眼睛跟其他地方感覺不一樣,不像是黏土做的,原來那不是黏土啊!』

『你做的是貓頭鷹寶寶,所以才沒有幫它做眼袋嗎?你在細節上觀察得相當入微呢!』

透過詢問的方式,除了讓有表達障礙的尚宇練習講出他的想法之外,同時也是在讓他明白『比起我回答你這個作品漂不漂亮,回想創作它的過程更有意思也更有成就感對吧?』重點並不在我認為這個作品做得如何,而是在創作的過程中是否覺得開心,完成作品後有沒有學到什麼?例如認為哪個地方下次要再做得更好等等的。
 

我下次要再做得更好!

這樣的念頭若不是用在與他人競爭上面的話,就是一個非常正面的為追求卓越而產生的自卑感;這不是為了與他人相比,而是認為自己有能力可以做得比第一次更好。尋求稱讚是每個人都一定有經歷過的階段,已經是成年人的我們可以透過自覺去慢慢改變這樣的習慣,但如果不巧地一生當中都沒有機會碰到某個會讓我們開始反思尋求稱讚為自己帶來的負面影響時,很可能一輩子就只能活在他人的認同底下。

許多人都是到瀕死的那一刻才開始後悔自己沒有去多做一點真正想做的事,我很幸運能夠在28歲就接觸到個體心理學,我能夠讓我的兒子們更早就明白這些道理,他們將來就不需要承受那麼多不屬於他們該去承受的折磨,除了改變我自己、影響我的兒子們,我也希望透過我的文字能夠幫助到螢幕前的各位。

 

圖片提供:宅媽花花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