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脖子佈滿了哭斑,看似開朗的女孩,竟想要用毛巾勒死自己?神老師讀出孩子的求救信號

直到情緒滿溢,想要結束生命時,我才能知道她需要幫助。如果那一天我沒有聽出她打招呼的聲音不一樣,我沒有從成堆的作業裡抬頭看見她臉上細小的哭斑,會不會就這樣錯過她求救的訊息?

很多很多年前,班上有個小女生,每天進教室就會大聲的開心的跟我打招呼。有一天她進教室時打招呼時感覺很無力,臉上表情也怪怪的,讓我覺得奇怪,找她來談話,才發現白皙漂亮的臉上、脖子上佈滿了哭斑。

我知道那是前一天晚上大哭過後,臉上微血管破裂造成的,問了好久,她才說出為什麼大哭。她說因為看電視看太晚被爸爸責罵,哭了很久,所以拿毛巾勒自己的脖子,想要自殺。
我嚇一大跳,「為什麼會因為這樣一件小事就想自殺?」


安靜無聲的呼救
趕緊通報學校進行緊急心理諮商,才發現這孩子的媽媽有精神病,每天晚上會哭鬧,爸爸會陪伴在側安撫但是常常無效,擔憂媽媽會傷害自己、害怕鄰居會聽到媽媽哭喊的聲音,孩子只能用電視的聲音來壓抑自己的恐懼,結果爸爸安撫完媽媽後,把氣出在孩子身上,「為什麼這麼晚還在看電視?」孩子覺得委屈、不想再承受媽媽生病的壓力,選擇結束生命。

我們緊急通報社工去探訪,希望能讓媽媽去就醫,但是爸爸不同意,拒絕所有的協助進入家裡,也拒絕媽媽就醫,爸爸只能在家裡看著媽媽,不能上班也讓家裡的經濟陷入困境。

這安靜無聲的孩子承受的心理壓力,真的不是每天陽光燦爛的那一聲早安可以看得出來的。
直到情緒滿溢,想要結束生命時,我才能知道她需要幫助。如果那一天我沒有聽出她打招呼的聲音不一樣,我沒有從成堆的作業裡抬頭看見她臉上細小的哭斑,會不會就這樣錯過她求救的訊息?

「每個自我傷害的行為背後,可能都有一顆很想被看見、被好好愛著的心。」

 

輔導老師替她安排了長達兩年的心理諮商、小團輔讓這孩子沒有再自殺過,外表看起來也很開朗,但是孩子上國中後沒有持續接受治療,上高中時我遇到她,她說拿了身心障礙手冊,定期在看心理醫師。

不是每個故事都有完美的結局,就像「我們的孩子在呼救」這本書上每一個令人心疼的故事,每個故事的主角不管是受到長期惡意的對待,環境的影響或是受到重大的刺激,深陷在情緒的困擾之中,如果能及時發現給予協助,或許就能避免傷害的加深加重。

當孩子無力解決心中的混亂時,最常見的就是外顯的暴躁、傷人或自傷行為,可能是混亂到了極點,這時候如果我們只是一味的責備孩子的行為,就會忽略他們求救的訊息,而錯失了接住他們最好的時機。

憂鬱症、精神病不像是感冒,吃了藥就能好,不像是童話故事總會有一個完美幸福的結果,而是不斷的去調整、接受和適應,讓生活能盡可能回到軌道上,能好好活著,看見悲傷以外的事物。

在陷入情緒的困境時,家人是第一道防線,如果能夠發現孩子情緒的變化,了解孩子的困難,陪伴他找到專業的治療師、醫師是很重要的,就像身處在濃霧的迷宮中,有人撥開迷濛讓我看見前方的路,或許就能夠鼓起勇氣往前踏去。

 

本文為神老師為謝依婷醫師新書《我們的孩子在呼救》(寶瓶出版)寫的推薦文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