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哭訴「那團衛生紙不是我的,同學都丟給我」沒人願意承認垃圾是自己的,高EQ導師這樣解

我請這組剛才有使用衛生紙的人過來,四個男生來了。 果然,大家態度堅定的說「衛生紙是別人的」。 可是,衛生紙又沒寫名字,你如何證明不是你的? 會不會自己的衛生紙不小心飄走了,自己不知道?

衛生紙不是我的,他們都丟給我,嗚……

今天學校發柚子,小朋友連看都不看一眼。
想也知道,沒有「武器」,光靠手指蠻力,是很難征服柚子的。
我順道發下廚房給的塑膠小刀,大家看見刀,眼睛亮起來,興致勃發開始研究如何下刀。
就算不想吃柚子,看到「武器」也犯手癢。
好不容易把厚厚的一層皮切除,得意得很,準備大快朵頤一番,卻聽到小朋友慘叫:「喔喔喔喔,老師,柚子是苦的?」


我心想
柚子怎麼可能是苦的?
應該是人生比較苦吧!
沒幾秒,又有一組唉叫柚子很苦。
難道,柚子有問題?
抬頭看到實習生正在吃柚子,看她吃得津津有味,我問「柚子苦嗎?」
「很甜啊!小朋友應該是吃到柚子皮吧!」
我起身看看,發現每個人的小柚子,都被切成了「藝術品」。
有的是寫實派,切得工整精確;
有的是印象派,隨心情點到為止;
有的是野獸派,嘖嘖,這就不用解釋了,皮肉爆漿。

小朋友想切柚子的動機比較大(平常都亂切橡皮擦),切完後,尤其是野獸派柚子,大概不知從何吃起,這種吃法麻煩的水果,想必平日都是長輩處理好才會端上桌。

遇到「野獸派柚子」不會吃,該怎麼辦?
吃,是人類的本能,自己吃得苦味,看別人吃得美味,應該可以推測自己「吃錯了」。
同樣都是柚子,吃柚子的表情「怎麼會天差地遠」?
我讓孩子們自己發現問題並解決問題,後來安靜下來,沒人唉叫苦了,似乎是發現正確吃法,接著,柚子榨出桌面一堆汁。

午睡前,男孩拿著一張衛生紙,樣貌委屈,略帶哭聲說:「這一張衛生紙不是我的,他們一直說是我的,推過來我這,可是,我剛剛擦完桌子及柚子汁的衛生紙,已經全部拿去丟掉了,丟完回來,桌上多出這一張……」男孩滿腹委屈,原來被人背棄了。

當衛生紙不知道是誰的時,想當然爾是坐在座位上的人,吹去不在座位上的人。

大人的世界不也這樣,你沒來開會,見面三分情,爛缺不好意思推給有來的人,就推給沒來開會的人。

衛生紙或垃圾,推給別人,踢去旁邊,或自然風飛去別人那,在教學現場裡,天天發生。
總之,别人去丟,總比自己丟來得好。


那這事,該怎麼解決呢?

我請這組剛才有使用衛生紙的人過來,四個男生來了。
果然,大家態度堅定的說「衛生紙是別人的」。
可是,衛生紙又沒寫名字,你如何證明不是你的?
會不會自己的衛生紙不小心飄走了,自己不知道?
又或者,以為自己連同柚子一把抓去丟,結果沒抓到衛生紙?
又或者,明明知道就是自己的衛生紙,只要不承認,反正也沒人知道?
你們四個人的桌子黏在一起,飄到旁邊,也很正常啊!
我說完後溫和的問:「你們覺得呢?」

原本態度堅定的四個人,突然,眼神飄移,開始眨眼,揚起眉毛,目光呆滯,心神不寧,左顧右盼。
「你們覺得該怎麼辦?」我輕輕的問。
「…………………」四人說不出話。
「衛生紙總要解決啊!你們怎麼想呢?」我又輕輕的問。
「…………………」四人面面相覷,無語。
全班同學好奇看戲,因為剛開學,大家都不熟,小朋友也很好奇接下來如何轉場?
「既然都有用衛生紙,你們四人,願意一起解決嗎?」四人馬上說好。
「不然,這樣好了,你們四個人,每人各出一隻手?」
雖然四人一頭霧水,但很迅速的給出手。
「衛生紙有四個角,每人出一隻手,捏住一個角,四個人一起護送衛生紙進垃圾桶,好嗎?」我溫柔微笑的對四人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講完這句話,全班及實習生都笑噴。

這四個小男生笑完後,每人捏一小角,衛生紙易破,四人得小心翼翼,因為他們體型壯碩,四人並行易碰撞,還要保持好社交距離,同心協力,步伐一致,才能四人八腳順利往垃圾桶前進。

看著四人不協調,卻又努力的移動,感覺他們在進行運動會的趣味競賽。
四人謹慎護駕衛生紙,全班都在狂偷笑。
班級經營很困難嗎?
我是如何不用生氣,也不用罵人,幽默解決,不但沒人不開心,反而衛生紙得到至高無上的寵愛。

四人成功丟完衛生紙,喔耶!
嘻嘻哈哈笑回來,又是好漢一條。
 

 

圖文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