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才不想跟你同一組!」教室裡的分組活動,對特殊生來說很殘酷,不被排擠,老師的處理很重要

對於這群孩子來說,他們的人際需求是相當高的,他們非常樂於與同學們一起相處,特別是在自己相對擅長的體育課,球類活動上。 只是殘酷與現實的是,每回只要一牽扯到分組,特別是當老師讓同學們,自己選擇湊成一隊,這時對於過動兒來說,很容易陷入被拒絕的狀態。

我可以跟你們同一組嗎?殘酷的分組,別讓過動兒被遺忘

「老師,我能不能跟你同一組?」

「待會我們玩籃球比賽就要分隊,你跟我同一組幹嘛,當裁判啊?」

「當裁判也不錯啊!至少可以決定,誰犯規,哪一隊可以罰球,這樣也很威風啊!」

「我看你,不是真的想當裁判,是想偷懶吧?」老師不再理會阿亮。

「小朋友,現在開始分組,每一隊五個人。」老師話一說完,同學們開始一哄而散。

有些組別,很快的在老師一聲令下,不到五秒鐘,五個人就成了一隊。

「我跟你一組好不好?」阿亮跑了過去,這時根本沒有人理他。

「拜託啦,我跟你們可不可以?」

「走開啦,你很吵欸,誰要跟你同一組?」

「對嘛?每次拿到球就亂丟,也不傳給別人。」

「我可以跟你們同一組嗎?」

「很抱歉,我們在等小美。」

「我們這一組人已經滿了。」不待阿亮開口,小威立即補上一句。

阿亮在教室裡,不時穿梭,殷殷企盼著,端看哪一組願意讓自己加入。

「老師,我們這一組好了。」

「我們也好了。」同學聲,此起彼落。

「分好組的同學,現在開始把名單交上來。」

阿亮落寞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著頭。更令人討厭的是,班上二十六個人,老師每一次的五個人一組,總是讓自己成為了五乘五等於二十五之後,落單的那一個人。這也是為什麼,一開始阿亮想要跟老師同一組,因為自己早就預期會被冷落在一旁。

「現在,有誰願意接受阿亮到你們那一組去的?」老師手翻了翻名單,制式的對著底下的同學們說著。

有些同學揮揮手,「喔,不要、不要、不要。」有些人則搖搖頭,有些組別則悶不吭聲。

阿亮整個人趴在桌面上,用外套把自己蓋住,不時的摳弄著雙手。

「我討厭分組,我討厭玩籃球,我討厭這個班,我討厭你們,我討厭、討厭、討厭。」阿亮口中喃喃自語抱怨著,只是這樣的聲音,依然無法喚回同學們對他的接納。

何其冷漠,被遺忘在角落的孤寂感,只有阿亮能夠深切的體會。

在教室裡,總是有些孩子,因為各種身心特質的特殊性,受到同學們的冷漠與排擠,像是注意力缺陷過動症(ADHD)。

對於這群孩子來說,他們的人際需求是相當高的,他們非常樂於與同學們一起相處,特別是在自己相對擅長的體育課,球類活動上。

只是殘酷與現實的是,每回只要一牽扯到分組,特別是當老師讓同學們,自己選擇湊成一隊,這時對於過動兒來說,很容易陷入被拒絕的狀態。

當我們讓過動兒獨自去面對這現實,孩子就很容易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入挫敗。

雖然在未來,過動兒終究得要面對,如何讓同學們在分組中,接納自己。但我們需要給這些孩子一些時間,且必要時,先伸出援手,給予必要的協助,讓他們被接納。例如採取強迫分組。

「各位同學們注意!現在按學號,1號到5號,6號到10號……21號到26號一組。」

或許一開始,同學們會有雜音,「老師,我們不想要和阿亮同一組。」這時,老師是不需要在公開場合,給予該同學回應,或在現場立即進行處理,以避免造成孩子在討論中,可能遭遇的尷尬與難堪。

在1號至26號之間,我們可以有不同的排列組合。先讓過動兒有機會,在一個組別裡,讓他表現的機會。

給過動兒一個舞台,讓他被看見,就能夠累積之後,孩子在教室裡被接納的機率以及可能性。

我相信,注意力缺陷過動症孩子,會以最佳的姿態與表現,贏得同學們的刮目相看。

別再讓孩子落入分組的焦慮,就從我們細膩且細心的細微協助開始。

 

王意中老師最新力作《化解孩子的「對立反抗」》/寶瓶文化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