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孩子感受到旁人的排擠,卻不知如何是好...心理師:5方法帶孩子解決社交困境,不健康的關係請離開

科學家發現,當受試者因為被排斥而感到的社交焦慮越高,大腦中的「背側扣帶皮質」活化度也會跟著升高,而這個結果,與研究生理痛苦的實驗結果相同。對大腦來說,社交上被排擠就如同生理上實質受到傷害一樣。

文/郭彥余

未來親子為何推薦您這篇文章:孩子在學校,除了課業,有很大一部分是要練習人際相處。在遇到同儕的排擠和較勁時,難免會影響孩子的心情和自我認同。父母可以帶孩子了解同儕惡意舉動背後的可能原因,再討論因應對策,讓孩子不致於自我懷疑,同時面對不利於自己的處境時,也能試著包容對方。
 

我這麼優秀,你憑什麼跟我平起平坐?─用排擠爭取眾人目光

恩知從小到大,無論在課業、社團或運動各方面都獨占鰲頭,進入大學後更是永遠的第一名,相較於恩知,明懿從小表現普通,沒有任何過人耀眼之處,所念高中也是排名後段,卻以黑馬之姿考進同一所明星大學。

上了大學後,明懿也維持著低調沉穩的個性,但他在關鍵時刻,卻常常有驚人表現,例如他曾在哲學思辨的課程上,提出前所未有的獨特見解,讓包括教授在內的所有人為之震撼。這樣的明懿雖然不愛出風頭,在班上依然受歡迎。

恩知非常嫉妒明懿,認為這個三流高中畢業的室友,憑什麼搶了他的風采?在意個人形象的恩知,縱然心裡對明懿有諸多不滿,依然裝出非常欣賞明懿的樣子,讓眾人以為他們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事實上,恩知常常在心裡盤算如何排擠明懿,反觀明懿,他把恩知當成最要好的朋友,對恩知或明或暗的排擠行為毫無防備。


孩子喜歡比較和競爭 為的是得到他人認可
在遇到明懿之前,恩知接收了來自他人大量的正面肯定,構築出唯我獨尊的世界觀;而明懿的出現,讓他賴以為生的養分:各方的讚譽,硬生生遭到瓜分,威脅了他的內在自我。

科學家曾針對「自我評估」進行一項研究,結果發現,當青少年在思考「自己是個怎樣的人」時,大腦內側前額葉皮質與顳頂交界區的心智系統有強烈的活化情形,而這些區域通常是成人在思考「別人認為我是個怎樣的人」時,才會強烈活化的區域。

這結果說明,相較於成人,青少年的自我評價,其實是由別人的評價所組成,因此往往會想從別人身上獲取內在對自己的認可,最簡單的方式就是透過競爭、比較,只要能在團體中贏過別人,就能獲得注目,從中吸收自信的養分,進而奠定個人在成年時期對自我正面的穩定看法。
 

社交排擠的傷害等同生理傷害
在上述案例中,恩知在明懿背後對共同朋友隱微的耳語,既非嚴詞苛責羞辱,也非肢體衝突霸凌,看似無足輕重,卻造成了重大的傷害,這傷害對大腦來說,等同於實質的生理傷害。科學家在觀察大腦遭受排斥時反應的「虛擬擲球」研究中,證實了這項論點。

科學家事後分析受試者在掃描儀的數據後發現,當他們因為被排斥而感到的社交焦慮越高,大腦中的「背側扣帶皮質」活化度也會跟著升高,而這個結果,與研究生理痛苦的實驗結果相同。對大腦來說,社交上被排擠就如同生理上實質受到傷害一樣。


如果你感受到旁人的排擠與惡意,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 誠實面對被壓迫的不舒服。
* 明確向壓迫者表達感受,請對方停止這樣的行為。
* 主動澄清不實謠言。
* 檢視與壓迫者關係中的對等性。
* 離開無法對等尊重的關係。

一段能夠互相滋養的關係,必定是雙向成長,而非單向的工具性利用。如果我們期待被真誠對待,先問自己,有沒有真誠對待他人,如果他人長期以來,總是以讓我們不舒服的方式對待我們,我們也要想想自己是如何回應對方的攻擊,畢竟別人對待我們的方式,常常跟我們的回應方式有關;別人有時候怎麼對我們,其實是我們教他的。
 

摘自《關係物化:那些假愛之名的需索與控制,是否真是我們想要的愛?》/商周出版


郭彥余 簡介
投入諮商實務工作多年,也長年於教育界的第一現場服務,是諮商心理師,也是學校輔導老師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高竹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