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幫小白鶴找個伴?

要不要幫小白鶴找個伴?這個問題,我的回應是:「牠是迷路才來到台灣的,台灣不是小白鶴原本該出現的地方,再找一隻來繁殖?這真的需要非常謹慎評估,我認為人為介入越少越好,順其自然就好,更重要的是配合牠給我們帶來的機會,想辦法讓友善農耕的影響擴大。」

這星期算是比較悠閒的,沒有太多非出席不可的活動或會議,心裡盤算著,應該有時間去看看小白鶴。

   

這天起床看看外面的天色,陰陰的,陽光肯定看不到,而且還有可能下雨。這真的很有意思,我有時間,陽光不賞臉,光線大好,我卻沒有時間。去不去?在心頭上翻了兩翻,還是去吧!抱著探望好朋友的心情,晴天雨天都是好天。

到了汐止就下起了雨,越下越大,可到了金山,竟然沒雨。可能天候不佳,現場只有兩個人守著,其中一個是老朋友徐大大,黃老伯在田裡割筊白筍,小鶴正吃著早餐。我先湊上去和徐大大閒聊,然後回車上準備相機,腳架都還沒架好,小白鶴就自個兒玩將起來,我也只好手持相機拍下牠可愛的動作。

   

上班時間到了,徐大大離開,而後,陸續有人過來看小白鶴,有人到金山順便繞過來看看老朋友,還有位遠從專從台南來的。算一算,小白鶴呆在金山再過一個月就滿一年了,因為牠,也為金山多帶了不少遊客造訪。

   

這個月的某天,就發生一個感人的故事,讓邱大俠(生態工法發展基金會執行長)眼淚都快掉下來,他在FB上這樣寫到:「一個喜歡攝影的好朋友,為了小白鶴多次北上拜訪金山,拍久了,也看懂了 ,沒有好的棲地,沒有好人,就不會有小白鶴長期的停留。星期天他特別再次北上,把一幅黃老伯和小白鶴的合影,送給黃老伯,感謝他的大器,提供小鶴這麼好的棲地,也讓全台灣的拍鳥人,有這麼棒的場地拍鳥。全世界大概只有台灣,能這麼近距離的拍到,瀕臨絕種的白鶴。臨走時他又包了一個紅包給黃老伯,感謝他的善行。黃老伯堅持不收,又轉捐給傻瓜基金會。台灣真的讓人家很感動,謝謝小鶴,謝謝黄老伯,謝謝有心,又勇於把愛大聲說出來的朋友。拍鳥的朋友大部分都是好人,拍鳥也可以做善事,像素蘭媽媽一樣,台灣有你們真好。」

   

每次去金山,許多拍鳥的人雖然不認識,但聊開了就像好朋友一般,就像在山徑上遇見來往上山下山的人都可以親切地問好問早。

   

小白鶴吃著吃著,天空下起了雨,這時也有十幾隻蒼鷺飛到這片棲地來,小白鶴仰著頭鳴叫幾聲,有宣示領域的味道。吃飽了,站著理理毛,喝喝水,展展翅,他的每個動作都吸引著拍鳥朋友猛按快門。

   

小白鶴吃東西時,拍鳥者就可以輕聲聊著天,因為這個月以來,小鶴跳求偶舞的機會增加很多,有人看他孤零零的,就說:「要不要幫小白鶴找個伴?」這真是個好問題。

   

前些時候,也有人來看牠,就說牠好可憐,都沒有伴。我回應說,也許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看,牠是很幸運的,出生第一年第一次的遷徙就和親鳥離散,卻幸運地平安飛越重洋,幸運地降落在金山溼地,幸運地遇見黃老伯願意用無毒耕作的方式提供給牠棲息的環境,還有很多人關心牠守護著牠。

   

再回來看要不要幫小白鶴找個伴?這個問題,我的回應是:「牠是迷路才來到台灣的,台灣不是小白鶴原本該出現的地方,再找一隻來繁殖?這真的需要非常謹慎評估,我認為人為介入越少越好,順其自然就好,更重要的是配合牠給我們帶來的機會,想辦法讓友善農耕的影響擴大。

   

根據邱大俠給我的訊息,生態工法發展基金會正和新北市政府農業局與地方討論,希望建立制度,鼓勵復耕與放水的具體辦法。

   

我在出席新北市政府健康城市與永續發展委員會時,也特別建議一個永續發展的行動方案,就是促成金山區發展友善農耕計畫,根據【新北市 變更都市計畫審核摘要表】金山區的農業面積約60公頃,所以面積並不大,政府可以編列預算,擬定中長期計劃,逐年提高無毒有善農耕面積,應該在十年內就可以達成目標。

   

在現場我看到一位老農正在砍竹子,好奇地問他這要做啥用?他笑嘻嘻地跟我說,因為隔鄰農地還是用慣行農法會灑農藥,他要用竹子綁一些警示帶,讓小白鶴不會誤入造成傷害。改變耕作方式,最難的是觀念的改變,許多農民都認為沒有化肥沒有農藥作物怎麼可能種出來?事實是目前在台灣的許多地方,農民採用自然農法耕作,都已經成功了,我們必須要把注重產量桿變成注重品質,這才是台灣農業永續發展的契機。而在金山,我看到觀念的改變正在發生正在擴散。

   

離開前,黃老伯已經割好筊白筍,準備帶到市場上賣,我說可以賣我一些嗎?他開心地說:「好啊!」於是我買了500元兩大袋好吃無毒的小鶴筊白筍,準備回家分享給我的好朋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