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控制情緒的孩子,會試圖控制別人。心理師:教孩子承受負面情緒的能力,別人沒有義務非要為他改變

小孩在成長過程中必須學著了解,即便自己的情感受到傷害,不代表別人有義務要為他改變。別人可以跟你意見不一或選擇不同。你要教孩子把心力花在控制自己的感受,而不是別人的行為;他們必須知道,自己的情緒只能由自己負責,而且自己有能力承受不好的感覺。

文/艾美・莫林
 

無法控制情緒的孩子會試圖控制別人 
我在擔任大學兼任講師的第一個學期,只有一位學生被我當掉。他很多作業都沒交,學期報告也慘不忍睹,但只要他期末考考得不錯,是有機會不被當掉的。

可是他還是被當掉了,因為期末考考太差。我把成績張貼到學校入口網站後,就收到他的電子郵件,要求我再檢查一次他的成績,因為他很確定他應該可以通過。我回信給他,向他保證他的學期報告成績、缺繳的作業以及不太好的期末考成績,三個加在一起,就是不及格。 

四天後,我又收到他寫來的另一封電子郵件。這時聖誕假期已經開始了,他在信中說:「我真的沒辦法安心放寒假,想到這科被當掉心情就很糟,吃不好也睡不好,可以考慮給我一個會過的成績嗎?」這是我第一次見識到「乞求成績」的現象,也就是學生要求教授更改成績,但實際上提不出任何合理的理由。像我這個學生,居然希望我因為他心情很差就幫他改成績。 

不用說,我當然沒幫他改成績,這麼做對其他學生來說並不公平,對他來說也沒有任何好處。他這堂課被當了,所以他理應覺得難過,但願這種情緒能讓他下次表現得更好。

悲哀的是,這種「我無法面對不舒服的感受,所以你要為我做些什麼」的心態,最近在美國的大學校園中愈來愈常見:大學生被冒犯時,他們試著說服別人,不要再來冒犯他們,但是他們不知道,覺得傷心、受傷或憤怒其實不是什麼壞事,只因為他們不喜歡自己聽聞的事,就脫口而出「不要在新聞上刊那種文章」或「不要輕易放過我的教授」。 

因此,學校一直很難清楚界定,言論自由和政治正確之間的界線,耶魯的「萬聖節事件」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我覺得受到傷害,所以你們必須有所改變」
2015年,耶魯校方的行政人員發了一封電子郵件提醒學生,請避免穿著較為敏感(編按:會冒犯其他種族)的萬聖節裝扮。耶魯的駐校講師艾瑞卡.克里斯塔基斯就針對這個通知寫了一封信,其中寫到:「所以稍稍無禮、不恰當、挑釁或者,好吧,就算是有點冒犯,大家對這樣的行為都完全沒有容忍餘地了嗎?」(編按:不該禁止會引發文化敏感的萬聖節服裝,因為有爭議的服裝可能帶出有建設性和有智慧的對話)

但是耶魯的學生卻因為她的話語勃然大怒,不僅展開抗議行動,還有數百人簽署給她的公開信,說她在否定他們的感受。其中一個學生甚至拍了一部影片質問她,說她讓校園成了不安全的環境。當克里斯塔基斯不予苟同時,該學生更用不堪入耳的話來反擊。該事件發生幾個月後,克里斯塔基斯辭去了她的教職,而她的丈夫尼可拉斯.克里斯塔基斯,也因此從耶魯西利曼學院院長的職位請辭。

諷刺的是,學校行政單位原本訴求包容多元的美意,反而引發了更多爭議。這些聰明絕頂的學生來自於頂尖的常春藤盟校,卻對這個以小朋友為主體的節日可以穿什麼服裝,有如此激動的反應,仔細想想不覺得有些可怕嗎? 

然而,這並非單一事件,各地的大學都面臨類似的問題,愈來愈多學生主張「我覺得受到傷害,因此你們必須有所改變」,讓校方行政人員疲於找出解決之道。如果學校沒有作為,可能被視為缺乏同理心;但如果他們為了不傷害某些學生的感受而改變做法,則可能會扼殺言論自由。 

我確定這些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大都認為如果自己覺得不舒服,一定是因為別人侵犯了自己的權利。這類的人有種「受害者」心態,深信他們有責任確保其他人,都不會說出他們不想聽的話。
 

孩子必須學會承受不好感覺的能力
但是,小孩在成長過程中必須學著了解,即便自己的情感受到傷害,不代表別人有義務要為他改變。別人可以跟你意見不一或選擇不同。你要教孩子把心力花在控制自己的感受,而不是別人的行為;他們必須知道,自己的情緒只能由自己負責,而且自己有能力承受不好的感覺。

如果孩子沒有學會「自己的情緒自己處理」,他就會想要控制別人。雖然頤指氣使、粗魯無禮、蠻橫難搞在某些情況下可以讓他得償所願,但終究不會使他受人喜愛,最後他可能會變成動不動就在指責別人沒同理心或政治不正確的人,只因為他自己無法面對不同的意見。 


摘自《告別玻璃心的家長強心針:掌握13不原則,堅定父母教出堅強小孩》/大塊文化


作者 簡介

臨床社工師、心理治療師、大學心理學課程講師,專欄作家。她的文章常見於《富比士》《今日心理學》和Verywell 健康網站,每月為兩百萬以上讀者指點迷津,她的 TEDx 演講影片「強化心智的祕訣」也有逾千萬點擊率。


圖片:pexels 
數位編輯:高竹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