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下前言時我腦袋總是空白,不是我的程度不夠,只是專注力有些缺陷,很難聚焦重點,雖然有點亂入,但我還是有很多話想說......

演講中,我常常對著老師說:「請珍惜大班、小一的過動兒,因為這個階段的孩子,仍然是原汁原味。這時,除了專注力差、活動量大和衝動之外。他們總是挺開心的,雖然老師你可能不太開心。但是我們的教育就是有一種能耐,讓孩子隨著一年一年的成長,變得愈來愈不開心。」

 

孩子的笑容,正漸漸消失,心情變得很不美麗。

 

過動兒像個抱怨集線器,叮嚀、嘮叨、埋怨、提醒、糾正、指責的語言,有如萬箭穿心般朝向自己。當然,日子常常如此過,哪個孩子會開心?又不是人人都立志成佛。

 

 

過動兒獨白

 

「你到底要讓我講幾遍?」說真的,我巴不得你們大人饒饒我,就別再說了。因為自我控制,用說的,真的沒什麼作用。這就像腳踏車的煞車器壞了,但自己卻正急速往下坡滑著。坡度很陡、很陡。但是煞車器不靈,魂也飛散似的。自己只好使勁用腳當煞車,說時遲,那時快,“碰”一聲。你們在一旁猛喊、抱怨也沒用,我也身不由己啊! 

 

「為什麼你老是學不到經驗?」說真的,我自己也很好奇。在電玩遊戲上,我的打怪經驗值很容易升等、累積。但是,回到生活中與學習上,經驗值卻老是歸零。砍掉、重練。讓自己的失誤,總是在原地打轉。我也很無奈,自己活在當下、樂在其中。只是想法衝動,的確讓自己對於下一步,沒有好好想過。

 

我當然也想要控制。但說的很容易,做起來真的有些困難。自律,這兩個字,離我好遠好遠。遠的像前方幾近消失的車尾燈,讓我在迂迴崎嶇的成長路上,苦苦追趕。當然,有時,我仍然會錯開大路,任意往小路躦去。雖然,自己的專注力也不知道要到哪裡。

 

我當然知道社會有規範,不是我不遵守,也不是我不懂。但ADHD的特質總是容易讓自己闖禍。我不是推託,也不是找藉口。只是好說歹說,你們大人總是無法接受,我也只好莫可奈何。

 

太多的規矩,就像是一件不合身的衣服,套在我的身上,總是讓自己感到渾身不對勁。請多給我一點點寬容值,讓我有多一些些嘗試的餘裕。在合理範圍內,請允許我犯錯,這樣我也比較能夠好好過。

 

爸媽、老師,請聽我說。當然你們會抱怨:「拜託,你平常難道還說不夠?別再說了,我們已經受夠!」我知道大人忙著處理收拾我失序的戰場,根本也沒有心力或心思,好好聽聽我說。

 

我好想說說,自己的內心話。雖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不是我的程度不夠,只是專注力有些缺陷,很難聚焦重點。而且組織能力不好,又很難完整說。雖然,自己的想法很跳tone。但是,我的心裡還是有許多蠢蠢欲動的話想說。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Photo:Alan Cleaver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