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說:「如果我有2顆蘋果要先全都咬一口。」媽媽聽了很失望,但背後有洋蔥.....

小一的孩子對她說:「希望媽媽給我一天的自由。」其他的媽媽一聽,都急著對孩子曉以大義:「那你媽媽也不要煮飯給你吃,也不要洗乾淨的衣服給你穿……」 其實,孩子要的很簡單,是家長想得太複雜。

文:卓惠珠(花媽)
 

父母請把孩子的話聽完……

一位母親問她五歲的孩子:「如果媽媽和你一起出去玩,我們渴了,又沒帶水,而你的小書包裡恰巧有兩個蘋果,你會怎麼做呢?」

孩子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說:「我會把兩個蘋果都咬一口。」

可想而知,那位母親一聽到這答案,心裡有多麼失望。

母親本想對孩子訓斥一番,可就在話即將說出口的那一刻,她忽然改變了主意。

母親問:「能告訴媽媽,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嗎?」

孩子一臉童真:「因為我想把比較甜的那一個給媽媽。」

我一開始讀這個故事時,未審先判,認定這是個自私的孩子,後來看到孩子是想把甜的蘋果給母親時,心裡非常感動。

不管這是不是真的,我都已經把這故事放在心中。我提醒自己,與孩子相處,不但要把孩子的話聽完,也要做最後確認。
 

父母穩,孩子也會跟著穩定

有次聚會時,朋友抱怨說,她小一的孩子對她說:「希望媽媽給我一天的自由。」其他的媽媽一聽,都急著對孩子曉以大義:「那你媽媽也不要煮飯給你吃,也不要洗乾淨的衣服給你穿……」

我當場跟幾位媽媽說:「我們不要講自己做不到的事啦!」接著,我低頭問小孩:「弟弟,什麼叫做自由?」小孩說:「不要叫我去拿東西(早餐)。一天就好。」

其實,孩子要的很簡單,是家長想得太複雜。

很多專業人員與資深的家長,基於經驗之談,都說過不要過度保護孩子。讓孩子受點傷,短暫吃些苦頭,而習得一個長遠的技能或習慣,是重要的。

但如果孩子診斷出自閉症,有些家長就開始買房子給孩子,他們想讓輕度自閉的孩子衣食無缺。而當孩子得到的很多,只要稍不如意,就責備父母、怨懟師長,因而難以成長、成熟、獨立的,這樣的例子也相當多。

我兒子小時候曾因穿太少,罹患肺炎,所以後來產生一定要多穿衣服,才不會生病的固執性。接著,他又喜歡重觸壓的感受,所以即使是三十五度的大熱天,他也都穿著厚厚的外套,無論我怎麼勸說,都沒有用。一直到兒子身上布滿汗斑,甚至有帶狀疹後,才改掉這習慣。

我建議父母,當孩子受傷時,請先不要驚慌,也不要有太多情緒。我沒學過多少技巧,但無意中,我也做對了。重點是,要確認孩子當時的狀態「不舒服嗎?」「會痛嗎?」與孩子確認之後,再決定如何處理。

最後,請父母記得,當父母穩定,被陪伴的孩子也會受影響,因而跟著穩定。
 

不「確認」,父母就不知道孩子在想什麼

亞斯青少年的視角非常特別,他們常讓我學習到,必須一再確認他們的想法。

有次,人際互動課程的戲劇扮演,三個人一組,各自安排角色演出,讓其他組猜測,他們所演出的電影內容。我家的孩子這一組演出《少年Pi的奇幻漂流》,我們都猜得到有一位會扮演少年Pi,一位會飾演老虎,但是另一位呢?你猜得到他是飾演「船」這個角色嗎?

這個扮演課程,讓我感受到原來「無生命的物品」的重要性,並不下於有生命的角色。

另一組就更有趣了。他們演出的電影是《鐵達尼號》,照樣分配三個角色。我知道大家想破頭,也猜不出來,所以我直接告訴你們正解。

這三個角色並沒有包含傑克和蘿絲,反倒是分別飾演了「船」、「冰山」和「人」。

這次電影的戲劇扮演給我很大的啟發。若家長用一般的視角去看他們,很可能反而受限的,會是我們這群大人。

一堂學會妥協與尊重他人的課

另一次的人際互動課程,廖敏玲老師與家長們分享的課程內容,也讓我大開眼界。

課程的目的是要達到「妥協」。老師準備了奇異果、柿子、玉米、洋蔥等多項材料,要大家一起做漢堡。有性格比較衝動的大孩子,馬上把奇異果拿走,說他不吃奇異果。接著,有人跟進說:「討厭柿子。」然後又有一人拿走玉米,就這樣,七八樣通通都被拿走了,只剩下孤零零的漢堡麵包。

這時,大家都意會到如果每個人都堅持己見,就會搞到什麼也沒有,所以有人就把奇異果放回去,有人把玉米放回去。雖然有人仍然堅持己見,不肯放回任何東西,但最後還是做出「有料」、但不好吃的漢堡。

好不好吃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在團隊合作的過程中,已經有幾個人知道,某些時刻,需要退一步妥協。但對於不肯妥協的人,也會給予尊重。

學習團體中的分組合作,對孩子們來說是很重要的課程,大家都知道,但我因為經常跟大孩子們相處,我心中還有一個聲音,想告訴大家:「不要只聽到孩子們的聲音。這一堂課,若非經過老師解說,孩子回家後,會不會只說:『今天的課好無聊,就只是做漢堡。漢堡很難吃。』」

這天的人際互動課程結束,我問兒子:「聽廖老師說你今天當組長。當組長的心得如何啊?」沒想到,兒子回答我的是:「沒有啊,我沒有當組長。」

我猜測是兒子被選出當組長,他沒有答應,但他也沒反對要當組長。但是他思考很慢,而其他個性衝動的大孩子就開始行動了,以至於在他完全沒任何指揮行動的狀況下,大家就開始把材料一樣樣拿走,後來又把材料一樣樣放回來,以至於莫名其妙就把「很難吃的漢堡」做完了。

於是,我問兒子:「你知道你被選出來當組長嗎?」

兒子回答:「好像有吧。」

我再強調一次:切記,切記,與亞斯孩子相處,「確認」真的很重要啊。
 

摘自 卓惠珠《當過動媽遇到亞斯兒,還有亞斯爸》/ 寶瓶文化

圖片提供 : PHOTO AC
數位編輯 : 董亦涵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