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農可能都需要溫飽,但不一定都想要賺很多錢!

從推廣小農的農業體驗,進一步去反思,對他們這是最好且唯一的選擇嗎?我發現,其實還有金錢之外的更多目的值得追尋...

自從兩年多前開始擔任水保局農村再生計畫的輔導老師,我也開始了幾種專業知識的分享,包括:自然觀察與生態紀錄、友善農業、農村行銷及活動帶領要點,當然有時也會受託做個鄉鎮或農村的解說員訓練。

 

在此同時,我將原本的森林農法改成友善耕作,並非森林農法難以實施,而是在授課分享過程中,我發現若要在農村發展純自然農法,短期間是無利可圖的,所以我將課程分享內容轉向至「只要不施農藥、降低肥料量」的友善耕作方式。友善耕作有何不妥嗎?其實並沒有,而是我自己迷失在農村發展就是要賺錢的盲點中了。

 

剛開始我的農業課程,主要是分享農村生態的美麗與珍貴,使用慣性農法的農藥造成的環境破壞與影響,接續我從自然中觀察到的森林農業思維,而這種思維說起來也不算是新創觀念,而是慣性農業發展前,已成熟運作的農業知識與尊重自然的道理演化而生。為了讓參加的農民們對而這樣的內容提高興趣,我就將量化數字加入,加強分享「如何能銷售這樣的農業產品,獲得更多的利潤」,以「小農收入增加」的期待值,來促成小農自主性的將友善耕作的環境復原,並把友善耕作的農產品當成附加商品來開始販賣,而取得更多的收入。講得更簡單一點,就是在教小農「不只賣友善耕作的農產品,還加賣復原後的環境跟生態」,小農增加收入,土地獲得休養生息,民眾獲利體驗教育機會,同時創造三贏,我一直認為這就是台灣未來農村發展的機會。

 

但是接手一個萬里中幅社區的案子後,我堅持的信念卻開始動搖。一開始我聽到輔導團隊說這個社區是唯一不打算營利的社區,這讓團隊與水保局人員吃了閉門羮,不斷花力氣說服並輔導他們從事農作體驗等等的營利行銷,來賺取更多收入才是正途,身在其中,我也一直以此方向說服社區的理事長及社區夥伴,甚至半強迫性地辦了兩場農業體驗活動當作試金石。

 

但是在兩場活動結束後的討論會議中,遭到居民強烈反彈:營利並不是我們要的目的,如何共同和諧生活,才是我們要的生活。

 

經過這一次的會議,我開始重新反省檢討:農村的再生,一定要與營利目標並存,才有再生的機會嗎?我們這些老師或輔導團隊,以及水保局所需要的業績,不應該是居民最真實的需求和意願嗎?而不是我們自以為是的收入和獲利。

 

我開始揚棄過往自己深信的價值和方法。

 

原來有人留在農村就是想扎實的踩踏在自己的土地上,

原來有人回到農村就是喜歡農村的安靜樸實,

原來有人喜歡農村是想要自給自足吃到安心的食物,

原來有人住在農村並不是要農村成為觀光景點。

 

或許有人覺得賺錢才是農村或是人生的第一目標,但這可能不是每一個人的想要和需要,以此為基礎前提,我重新下定論:農村再生,不盡然,只能以經濟發展為唯一的目標和手段,一如大自然的有機發展,每個農村再生的方向和方式,也應該是多元有機,形形色色各有不同。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