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孩子走一趟不保證看到動物的生態旅行

生態教育在於觀察生物生活的環境,因此我從不將生物帶離開棲地,因為這才是觀察生態的正確方式!

自己喜歡從事生態觀察與旅行,近年來經常走訪世界各國做生態旅行,從馬來西亞的雨林到阿拉斯加的極地,已經走過許多國家,當然還有更多想要去探索的地方。

 

在台灣,生態旅行也是一個正在蓬勃發展中的旅行模式。不僅僅是在國內做教學式旅遊,目前也朝國外旅行發展中,但這樣的旅行方式,大多數需要安排當地專業導遊帶領。除了相對趨於成熟的馬來西亞雨林旅行。

 

目前馬來西亞(東馬)所謂的生態旅遊區,雖然號稱雨林旅遊,但為了讓遠道而來的遊客能夠一睹目標動物的風采,其實是採取定時定點餵食(如紅毛猩猩及鳥園),然後收取高額費用來吸引遊客進去看餵食秀,馬來西亞之外,許多國家的野生動物保護區也是相同的作法。

 

另一種則是由號稱為獵人的當地導遊,開著船或步行的方式在河流與森林中尋找動物的出現,我第一次到馬來西亞雨林時,先深度瞭解獵人所使用帶領的方式,有些獵人居然可以開支票說一定能看得到野生動物(一般指長鼻猴、長臂猿、紅毛猩猩),這點真的令我很驚訝!

 

原因是這裡的獵人居然對於野生哺乳類的棲地了解這麼深入,雖然這類獵人或團體(指協會或公司)開價會比較高,我心裡卻非常願意為他們的專業,支付合乎情理的高額費用。但是當我實際了解後卻非常失望,原來這也不過是在森林裡定點餵食野生動物而已。所以我放棄了這樣的生態旅行,而選擇了一位開著船前進,但是不保證看到任何動物的獵人帶領我,然後我們在船上交流著各種生態觀察的經驗,一起進行了四天的不保證看到生物的生態旅行。

 

 

學習不是看過就好,而是學會看出背後的「為什麼」......

 

若以經濟發展來看,我也很鼓勵台灣進行生態旅遊的推廣,但在經營方式上,卻需要正確的教育讓經營者與參與者都能了解:野生動物的觀察不是以看到為目的,是以觀察了解各國棲地差異為開始,在觀察過程中看到不期而遇的各種生物,或是因為觀察而尋找特定生物的喜悅,更能讓旅行者期待下次的到訪,這樣「隨緣」的生態旅行模式,才能真正的永續發展。

 

從事生態分享工作已經有好幾年的時間,唯一堅持的是不將動物(含昆蟲)抓離棲地帶進教室做分享,因為我認為生態教育中,觀察生物棲地是最重要的一件事,這包含了這隻生物會在哪裡出現?是因為食物出現?還是因為要繁殖而出現?或只是在躲藏休息?再進而利用這些因素的關聯性,去了解被我們發現的這隻生物,而不只是「一定要看到生物才能進行教學」。

 

這樣的生態教學方式有甚麼好處呢?好處就是讓學習者能夠具備自然觀察能力,能夠累積生物出現的棲地與相關食物鏈的關係,在以後沒有經驗者帶領的時候,自己也有能力去發現周遭的生物,而這些累積學習所獲得的經驗,就能讓學習者沈浸在森林裡逐一驗證的成就感中,也能讓生態與步道旅遊,更添趣味性與知識性了。

 

更大的好處還有,能讓民眾了解棲地對於人類及野生動物的重要性,進而保護環境棲地,不是保護單一物種,因為棲地消失了,物種也無法繼續生存下去了。

 

Photo:Juanedc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