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家長和陸配沉痛的呼籲:「請不要歧視我們的孩子,因為他們和所有的孩子一樣,都是父母心中最疼愛的寶貝。」

對於他們的遭遇,我完全可以感同深受,尤其是今年,感覺自己如同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避之唯恐不及。但畢竟我是大人,遭遇歧視時,雖然會覺得不舒服,卻有內在力量在幫扶著,加上成長路上相關經驗豐富(儘管不想要有這種經驗),沒到百毒不侵的地步,卻也見怪不怪了。 但孩子呢?尤其是幼小的孩子,疫情終會過去,但歧視不會。

疫情會過去,但歧視不會

因為寫文章需要收集素材的關係,我常期潛水於各大網路社團。

那天,我在媽媽社團裡看到一則留言,一個媽媽非常介意自己孩子班上有陸配的孩子,他問老師:他的孩子可不可以轉班,或者直接讓陸配的孩子轉班,因為他不想讓自己的孩子跟陸配的孩子同一班。

其實,那個陸配媽媽和孩子,過年並沒有回去中國,從頭到尾都待在台灣。

慶幸,下面好多人站出來指責發文者,非常時期應該彼此包容理解,不要因為一念之差,就做出傷害他人的行為。

如今,似乎只要跟新冠肺炎扯上關係的人,都可能遭受著各種不同程度的歧視、排擠和辱罵。

除了陸配的孩子,這學期有不少原本在中國讀書的台灣孩子, 臨時被父母轉學回到台灣就讀。有名媽媽也遭遇上述故事類似的經驗。

除了陸配、台商的孩子之外,還有來自醫護人員沉痛的呼籲,一名媽媽心碎地說:「請不要歧視我們的孩子,因為他們和所有的孩子一樣,都是父母心中最疼愛的寶貝。」

對於他們的遭遇,我完全可以感同深受,尤其是今年,感覺自己如同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避之唯恐不及。但畢竟我是大人,遭遇歧視時,雖然會覺得不舒服,卻有內在力量在幫扶著,加上成長路上相關經驗豐富(儘管不想要有這種經驗),沒到百毒不侵的地步,卻也見怪不怪了。

但孩子呢?尤其是幼小的孩子,疫情終會過去,但歧視不會。

 

為什麼說疫情會過去,但歧視不會?

跟所有的傷害一樣,歧視的可怕在於它是雙向的, 遭遇歧視的孩子,久而久之也會歧視、瞧不起自己。

曾經有個加拿大的紀錄片叫『歧視上的一課』,紀錄片的老師根據工作人員的指示,將學生分成高矮兩組,老師告訴孩子根據科學家的研究,矮的同學智商比較高,因此可以在教室裡享有特權。

一開始上課後,情況就失控了,矮的孩子的課堂表現明優於高的孩子,而且不斷用言語和行為嘲弄高的孩子。高的孩子低下頭去,連最簡單的問題也沒有信心回答。

也就是說,當孩子被貼上「智商比較低」的標籤時,他們的自我歧視就被激活,頓時失去信心和平常的水準。

第二天,老師告訴孩子們,是他看錯資料,原來是高的孩子智商比較高,情勢逆轉之後,高的孩子用比昨天更猛烈的炮火,對準了矮的孩子,被霸凌的孩子搖身一變成為霸凌者。

十年之後,工作人員安排師生重聚,並訪問老師和孩子們,孩子們都說即便十年之後,他們的心中仍然無法忘懷當時被歧視的感覺,那種霸凌帶來的傷痕永遠烙印在心中,就算他們事後都被告知了那堂課只是一場實驗也一樣無法抹滅。

由這場實驗看來,對於新冠肺炎而遭遇歧視、排擠的孩子,由於心理仍不夠強大,價值觀又尚未成熟,很容易陷入自責內疚,進而輕視瞧不起自己,認為自己應該和大家保持距離,終日被憂慮和恐懼包圍。

這絕對不是雙寶娘誇誇其詞,前幾天,一位媽媽讀者在粉專留言告訴我,她的孩子很難過地問她:「為什麼他們要說出這種傷人的話?」這段時間出現太多可怕歧視的言語,讓很多孩子的心裡都受傷了,讓疼愛孩子的我,有萬般的不捨和心疼。
 

偏見與傲慢的黑暗面

其實這些歧視原本就存在了,只是在瘟疫底下又被放大了,出於生存本能和對死亡的恐懼,人性中的懦弱、自私、趨利避害、偏見與傲慢等黑暗面,更是表現的肆無忌憚。

探究其原因,除了人性原本就存在的弱點之外,現代社會的種揰便利,也逼迫人們接受一種生活方法,或者說逼迫人們養成一種壞習慣,用不理性和不人道的手段宣洩心中的無處安放的情緒,表面顯現出來的是歧視,但背後藏著恐懼、憤怒、嫉妒、輕蔑、怨恨等負面情緒。

最後,我想說的是,請盡最大的努力去理解歧視給孩子造成的傷害,光是做到這一步就足以降低歧視帶來的傷害。

如果行有餘力,對於那些已經因為歧視深深受傷的孩子們,盡一點自己的微薄之力,多說鼓勵溫暖的話,多做體貼包容的事,如同那位留言給我的媽媽說的,「讓孩子感覺自己仍被愛包圍」,用愛療癒孩子在這段時間裡心裡所遭受的折磨,讓他們還願意相信世界還是美好的。

別忘了,我們共同的敵人是病毒,而不是彼此,
病毒無情人有情,願疫情過後,我們仍緊緊相依。

圖說:最近春暖花開,就算少出門,孩子也得定時放放風,不然老母親快要承受不住兩隻天生屬於廣闊草原的小獅子了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