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樹的藝術

醫學研究,台灣國小學童的動作協調性差,不少學童都屬「疑似有動作障礙」,我想這不是孩子天生的錯,而是家長後天的問題。協調性差的小孩,玩遊戲的表現多不如同儕,很容易影響自信與人際關係,也影響參與各項體育活動的意願,進而影響體能,日後恐怕容易發胖,心血管疾病的風險也提高。

開學初秋的一個下午,野孩子學校還沒太多事,下課後我早早接他,父子倆到淡水榕堤吹吹海風,看看大河大海,冠冕堂皇理由的背後,說穿了就是想讓他看看遠方,保持視力。

 

淡水八景之一的榕堤,成排延展如簷、覆蓋河上的老雀榕,一直讓我回憶在「幾度夕陽紅」、「小畢的故事」等60年代戲劇場景中的純純愛情故事中,啐著一口咖啡,兩眼發直遲遲無法回神,「爸比,爸~~比,你看,我爬夠不夠高?」

 

野孩子的呼喚將我拉回現實,匆促的環顧上頭枝幹,野孩子咧開大嘴,興奮的晃著樹枝,穿梭在枝幹中,活像是我爬山時在中山脈遇到外出覓食的台灣獼猴。「他的舉動怎麼那麼像我小時候的調皮樣」,這一幕,讓我一陣雞皮疙瘩,不由自主感動抖了兩下。

 

野孩子「野蠻」的舉動引來不少路人異樣眼光,不少人駐足,竊竊私語,「誰家小孩那麼沒教養」,雖然刺耳,但我鐵了心,不打算阻止。「只要他不折斷樹枝,拔掉樹葉,這不無違法吧」,其實我心虛假裝不在乎的想著。

 

 

爬樹,不就像小孩在路旁騎車跑跳般平常,奇怪在哪?

 

爬樹,對於70年代以前的五、六年級生來說,不管住都市或是鄉下,鐵定都是童年記憶中絕不缺席的一環,這項人生重要環節,似乎早已從90年代消失在殆盡。

 

從小,我就鼓勵野孩子爬樹,管他大樹、小樹、各種怪樹,只要交錯的枝幹夠多夠壯,他不爬,我都會先爬給他看看,搞得自己比猴子更像猴子,就是為了吸引他的興趣。

 

卡通湯姆歷險記中,最深深吸引我的一幕,就是湯姆與好友哈克,常常坐在哈克的樹屋上,看著密西西比河上緩緩行駛的蒸汽船,配上口琴吹出的美國民謠「肯塔基老家」,那股純真恬靜的童真,讓人無現嚮往。

 

想不到,野孩子也深受影響,喜歡上畫面登高遠眺的暢快,嘴中不時的嚷嚷,「我也要像湯姆和哈克一樣會爬樹,一定很好玩。」「真的超好玩,我來教你」,我像撿到金條般興奮得趁勢回答。

 

我小時候就是村子內的爬樹高手,有記憶以來,我童年的每一天,和爬樹都脫不了關係,可是,現在連樹都難找,更別想重溫兒時風華,多年來讓我相當憂慮。我怕,眼見野孩子漸漸長大,如果不能讓他學會爬樹,這父親的角色可少了一味。

 

「手抓住上頭那根叉枝,右腳先踩著樹幹上突出的樹瘤,喏,右腳用力蹬,好,左腳再採上另一個枝幹」,在湯姆的感召和老爸的一步步指導下,從小樹爬到大樹,第一層到第二層,慢慢的他成了樹王,雖不比泰山,卻也上下自如。

 

我們經常到野外,第一件事就是四處張望找棵適合的樹,像野猴父子,攀上爬下的玩樂一番,更像動物園內的獼猴四處擺盪耍寶給遊客看後,才會心滿意足的繼續下一個活動,「你們兩個去山裡放生去好了」,我的老爸和老婆常常這樣說。

 

 

記憶中的傷痛,仍擋不住對大樹的嚮往

 

馬失前蹄,野猴也有失手的時候,那個記憶現在想到都會痛。我的老家,隔一道灌木圍籬,就是花蓮鳳林鎮鳳林國小,圍籬旁種著一排從日據時代起就留的百年老榕樹,林蔭蔽天,盤根錯節,整棵樹就是鎮上孩子的遊戲場。

 

那年我幼稚園中班,哥哥姐姐已經小學五、六年級,每天一早,我就期待著和他們一起上學,但爸媽總是不准,我也都趁著他們不注意,跟在哥姐背後,爬上小駁坎,穿過樹籬後越過操場進入教室。

 

很瘦小的我,一定先爬上老榕樹,四處穿梭在枝枒間,尋找綠繡眼或麻雀鳥巢,看看裡面是否有鳥蛋或雛鳥,迎接每天嚴肅又神聖的升旗典禮。

 

我喜歡坐在樹幹上,垂著雙腳盪呀盪,看哥哥姐姐及全校師生,用心聽著外省老鄉校長,用濃厚的鄉音說著我以為是外星人的話,看有壞學生背叫上台司令台罰站我就覺得特別特別有趣;有優秀學生領獎時,我也會幻想,甚至私下假裝模擬領獎時的威風。

 

那天,我正津津有味的聽著外星語訓話時,一隻攀木蜥蜴突然掉到我頸肩,我一驚四處亂撥打,一個鬆手又重心不穩,用倒栽蔥姿態摔了下來,那驚恐的哭聲瞬間驚動升旗典禮上的師生,我只記得下巴超痛,鮮血從我摀著嘴的指縫間滴下,一堆人圍繞著我。

 

奇怪的是,要是發生在今日,大概一堆SNG車早已佔領學校,我和學校會上遍各台24小時每一節的新聞,我會成為頑皮悲劇英雄,校方鐵定會成為無辜狗熊。


相反的,即使我血流如注,竟沒太多人關心我,我只記得很多四周的人紛紛指責說,「活該,愛爬樹,摔死活該,自己走回去找你媽媽帶你去醫院縫一縫。」


一個不過四歲的幼兒,就像過街老鼠的逃回家去。

 

這下可好,老媽一看到我受傷,問都不問藤條就先鞭下來,「叫你不要去爬樹不聽」,「阿,好痛阿」,再一鞭下去,「你下次再爬試看看」,獅吼結束,我也多帶著手腳一條條血痕被押去診所縫了八針,至今傷疤猶在,記憶仍新,不時想起這段慘痛記憶,仍讓我莞爾。

 

 

孩子多爬樹,統感自然協調

 

醫學研究,台灣國小學童的動作協調性差,不少學童都屬「疑似有動作障礙」,我想這不是孩子天生的錯,而是家長後天的問題。協調性差的小孩,玩遊戲的表現多不如同儕,很容易影響自信與人際關係,也影響參與各項體育活動的意願,進而影響體能,日後恐怕容易發胖,心血管疾病的風險也提高。

 

爬樹並非易事,必須專注、觀察、手腳並用,還需要膽量,整個過程,正是刺激小腦平衡中樞,增加協調性的最佳活動,但多數家長卻認為過於危險,而將其忽略,真的可惜了這自然賦予的健身器材。

 

其實,國內實際也風行兒童爬樹運動,但這種利用滑輪與繩結吊掛的爬樹方式,只能拉上拉下,和我們小時候四肢並用,整個人貼近樹體的方法完全不同,體驗生命的意義也不一樣。

 

現代人常講究芬多精療療法,透過撫摸、清嗅,緊貼,整株樹木的和孩子的五官結合一體,就是最佳的吸收方式。我們常形容,用耳朵緊貼樹幹,能聽到大樹聲音,和他對話。其實,大樹時刻都在等待寂寞的孩子,就讓樹木來成為孩子的童年最佳玩伴吧。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