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有困難,卻沒辦法拒絕;是家,還是枷?

如果紅包數字還顯示出手足間的差異,那種遭受差別待遇的情緒,該對父母表達,還是告訴手足自己有多受傷?悶在心裡頭的難受,次次都需要好好安頓,而那份原本血濃於水的親子關係,就在這一來一往之間,傷痕累累。

農曆過年,一直是華人的重要節日,即使年味越來越淡,但有些禮節仍不可少,因此,有些塵封內心深處的家庭情節,也無可避免的浮上心頭…。

小時候,有段時間家裡經濟很辛苦。媽媽一人扛經濟,還得償還父親的債務,早出晚歸之際,實在無法照顧我們日常三餐,不得已得把我們送外公家,雖然只是添副碗筷,但媽媽還是增加了每個月的孝親費,因為,有娘家可以成為後援不是理所當然的。多年來,她也一直心懷感恩,外公外婆年老臥床的那段日子媽媽提早退休承擔照顧責任,作為孩子的我們,都看在眼裡……。

在我兒時,媽媽某日回外婆家吃飯,外公說:「你去買一個日本製的保溫瓶給我...」,媽媽回應:「好...(隨即轉身眼神落寞地看著地板)」。當年,我只有5歲吧,然而,那份委屈與無奈的感覺,我一直深刻難忘。前陣子,和媽媽聊起這段往事,她除了驚訝我竟然記得外,也跟我說也跟我說當年那忽然多出來的開銷,那幾千元的保温瓶著實讓她勒緊褲袋好陣子。

明明有困難,卻沒辦法拒絕,這是家,也是枷。

就像是許多關於年節文章提到的,光是紅包的數字,就彷彿已先把自己先秤斤論兩了一番,足以吞噬一個人的自尊價值。
 

甚至,如果紅包數字還顯示出手足間的差異,那種遭受差別待遇的情緒,該對父母表達,還是告訴手足自己有多受傷?悶在心裡頭的難受,次次都需要好好安頓,而那份原本血濃於水的親子關係,就在這一來一往之間,傷痕累累。


關係中的不安,成了心中的枷鎖

這樣的關係,一方下意識的用收到的數字、禮物來掂量自己在對方心中的份量,另一方也以自己能給出的數字來確認自己在對方心中是夠好的...,其實,都是內心深層的不安與渴望吧!

對於關係,我們有太多的難以啟齒,太多的難以確認,於是,在某些家庭中,年節的禮金,就成了彼此尋求關係認同的一種線索,不自覺地,成了心中的枷鎖。

解開枷鎖,是不停止的練習之路。

外公這樣對媽媽,媽媽也不自覺的這樣傳承。

我,看懂了,是否就能擺脫這樣的枷鎖?不太容易,需要不斷的練習。好長的時間,努力練習看見循環、認清代價後,在每次的枷鎖面前深呼吸,然後以自己能力所及的方式去回應...,練習承受對方的「一時」控訴或比較,接受自己的有限,努力穩住自己的練習,不去承攬對方的對價與問題,才有可能讓彼此練習跳脫枷鎖,至少自己得先練習跳脫出來,練習去「相信」心意不該對價。

當我們努力看懂原生家庭中的枷鎖,不停止的練習去相信這份愛沒有對價,亦是我們給未來孩子的祝福。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