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應當是海棉,化解青澀年少的憂鬱

當孩子漸漸進入青春叛逆階段,身為父母的該如何自處,尤其是處理孩子在高度功課壓力下,以及生理變化下產生的負面憂鬱情結,我想,只能用海綿般柔軟,又能迅速吸收外力且不失原則的方法才能安然以對。

孩子們最喜歡的海棉寶寶,可以伸縮自如變大變小,最後一定恢復原貌;我們平日洗碗清潔用的海棉亦是,除汙清潔無所不能,任由搓洗擠捏,終歸回復原型。我突然想到,處理孩子的情緒時,自己是否可以成為多變的海棉寶寶?

偶然和幾位小孩已經國、高中年紀的友人夫婦聚餐,場景千篇一律,結了婚又有小孩的媽媽只要一相遇,總是圍繞著孩子、購物、工作三大話題,聊上八百年也不會累,只見水、咖啡、花茶一壺壺加,我想年輕服務生一定心想,「她們嘴不會酸嗎?」

被遺忘在一旁的丈夫們,只能自成一國,似懂非懂地聊著不同的工作領域。突然間一個話題引起了我的興趣,讓我豎耳偷聽。

A女:「吼,我老公這幾年,變得整天碎念,那張嘴整天講不完,聽了都煩死了。」

B女:「對對對~我家也是一樣,以前都不會,現在隨便一件小事就要講半天道理。」

C女:「真的,很像老伯耶,就不知道愛念什麼?」

我家老婆:「唉,他也一樣,嘴巴都不會停,一件事都要重複念很多遍,癡呆喔!」

其他人我不管,說到我自己,那可就要注意了!我頓時臉上出現三條線,心想,「關心你們和孩子也有錯?真的是躺著也中槍!」即使忍不住嘴硬的轉過頭回說,「ㄟㄟㄟ,我哪有啦!」但是仔細一想,孩子上高年級後,「碎念」好像成了我的一種習慣,但卻想不到會讓家人如此嫌惡。

 

「碎念」其實是隱藏在家中,破壞親子和諧與家庭關係的殺手

每每牽著兒女漫步在淡水老街,一定會遇到一位熟悉小攤販,在路旁賣著一種類似矽膠製作的小玩具,有各種動物、蛋黃等栩栩如生的造型,只要拿起用力往地面一摔,馬上就變成平平一灘膠狀物,神奇的是,不到兩秒馬上又恢復原狀,兩個小孩常常玩得愛不釋手。

看著孩子哈哈大笑賣力地丟著這玩意兒,我心想,不管是父母,或是孩子,如果情緒與和行為都能像這個小玩具,無論外力如何衝擊,扭捏,在變形或瀕臨爆發時,都能迅速地恢復原狀,那該是個多美好的互動。

這幾年,紅遍半邊天的電影「那一年我們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甚至是早期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姑且不論其時代背景與意義,其中一定都存在著我們這一代每位父母親青少年時期的影子,那個充滿打鬥、幻想、自憐自艾的青春,其實,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應該更能體諒才對。

我家野孩子升上了五年級也過了半個學期,回顧過去四年級一整年,我「整整」也「僅只」罵了他「一次」,原因和很多父母遇到的狀況一樣,某天晚上我要求他訂正數學功課,他正專心地玩著他自製的玩具船,嘴裡一直說,「等一下,等一下」。

就這樣,我靜靜看著他,五分鐘…...十分鐘…...然後過了半小時,我再也忍不住大聲斥責,「爸比說的話你都不聽了是吧?給我去書桌前坐好,我說過多少次,功課沒做完前不准玩,做完後你要怎麼玩我都不會管你。」接著就是他流著眼淚聽我碎念一些做人要有責任感等等的大道理半個小時。

「你不要再罵我了啦」,就在我將自己當成某位似乎有很大成就的大師碎念講演過程中,這句話不斷在孩子口中重複出現,我驚覺,「孩子長大了耶,以前唸他都不會出聲,現在怎麼會回嘴了?」即使第二天我們仍如膠似漆,但我還是難過了好幾天,反省後發現,當下可以有很多話素或肢體語言可以用,但我怎麼偏偏用選擇最直接且粗糙的方式呢?

 

逮到機會就唸小孩,是親子關係冷卻的開始

日前有一位朋友急切地拜託我和他目前國三的兒子談談,因為母子倆已經二個多星期不說話,為的就是,孩子是位優異的田徑選手,卻突然有一天回家對母親說,「我不要讀書了,田徑練好就行!」接著就自我放逐。心急的父母雖氣憤卻也未發作,只是一逮到機會就唸小孩,結果就是冷戰的開始。

我私下和這位孩子聊了多次,大都是繞著練習與比賽的甘苦打轉,取得共通話題後,我轉移到人生目標以及職場工作上,和他說了不少體育人的工作困境,以及自己過去的荒唐叛逆事蹟,引起他興趣後,再讓他了解歐美各國知名運動員如果要有好的發展,還是要申請進入大學就讀的例子,讓孩子了解不是運動成績好,未來就可一帆風順,重要的是「體育成績與學業必須並進」才能替自己累積能量。

從我們有共通話題後,這孩子聽我講古講得津津有味,從頭到尾,我都沒問過他為何不想念書?我覺得這場溝通有了正面第一步,其實,孩子的問題在於錯認知只要拿獎牌就能保送大學,既然能保送.何苦來哉唸那麼辛苦。他了解狀況後才知道並非生命中只有比賽,其實有更多狀況要他面對。

當孩子漸漸進入青春叛逆階段,身為父母的該如何自處,尤其是處理孩子在高度功課壓力下,以及生理變化下產生的負面憂鬱情結,我想,只能用海綿般柔軟,又能迅速吸收外力且不失原則的方法才能安然以對。

 

這時期的孩子都一樣,錯都在別人,不在自己

我國二的時候,同學大多擁有拉風的彎把自行車,自以為又帥又愛耍酷的我,總覺得少了自行車搭配,再怎麼樣就是酷不起來,百般央求下,嚴肅又節儉的老爸總是拒絕,拒絕,再拒絕,為了買車這檔事,咱不知冷戰了多少日子,父子關係降到冰點,往往我回到家,連飯也不吃,就直接甩門進到房間,顧自憂鬱起來,甚至刻意擺爛不讀書,那時的想法只有一個,就是要讓老爸生氣,否則難消心頭怨氣。

終於,老爸率先退讓,帶我去買了一台時下最拉風的比賽用公路車;我也答應要用好成績回報,但老天硬要和我開玩笑,不到兩個月,車子就被偷走。車子失竊,和父母一點也搭不上關係,但當時的我暴怒,反而把所有怨氣發洩在家人身上,又開始搞自閉,總覺得世界都對不起我,套句現代話就是,「根本是來亂的。」

又有一次,因為自己迷上當時剛開播的中廣流行網,開始沉浸在80年代西洋情歌當中,整天就窩在房間學唱,還要忙著寫信到電台點歌,幻想就此可以獲得心儀女孩芳心,結果完全忘了功課這檔事,幾次考試下來分數難看到無以復加,父母整天念我,這時我又進入自閉期,整天鬱鬱寡歡的想,「只會唸只會唸,你們就那麼厲害,當父母有什麼了不起!」這時期的孩子都一樣,錯都在別人,不在自己。

但我那兩位受過日本教育的爸媽也不是省油的燈,總是來個相應不理,即使心內著急氣憤,也未實際在我面前發作,反而是透過我那位已經當老師的姐姐,溫柔耐心聽我抱怨完後,找出我鬧脾氣的理由,調整他們和我的相處方式。

我想,姐姐就是那塊海綿,負責吸收我的負面情緒,再協助建議我面對功課與家庭壓力引發的反彈,用正向的思考模式,陪伴我度過躁鬱的青春。姐姐做的事,我當下並無所感,直到多年後有了孩子,才知道孩子需要的是一個情緒緩和,能和他一起共同面對解決問題,原則分明的父母。

 

爸媽請把事情擺中間,面子放兩邊

當了社會記者多年,我每天要面對社會中各種黑暗事務、人倫悲劇、無理謾罵、生命威脅,還能怡然自得,坦然以對,其實是我悟得了一個「事情擺中間,面子放兩邊」的「能屈能伸」法則,甚至自認更高一層的「海綿理論」,這兩種方式用在與孩子相處身上相當受用。

父母就要當一塊海綿,時時把孩子負面的情緒,一點一滴的吸入自己心坎,然後偷偷的到別處擠出,再將正面的能量注入,輕輕的將孩子帶有抑鬱的情緒抹去,降低自己高度,緩和的說,「我們一起來共同努力吧」,只要將孩子想要衝撞的力量柔軟的吸收掉,沒有衝突,就是良好溝通的開始,過多的抱怨與不耐,只會讓自己難過,孩子離你更遠,說到這,何不試試看來當個海綿爸媽呢!

 

照片提供:戴志揚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