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命寫評量有用嗎?學習的責任安親的?還是老師的?還是家長的?以上皆非!

把「是否寫評量、怎麼寫評量」的主導權先交還給孩子本身,不再讓安親班為孩子全面安排妥當。家長也要練習「從旁」觀察孩子自己規劃的學習進度,不讓「自主學習能力」因為家長外包給安親班,而讓孩子失去最重要的學習機會。

放心放手,練習讓孩子自主學習!

朋友A因為工作關係,在孩子就讀小學後,就讓孩子去安親班。安親老師的教育觀與負責態度,讓她對安親班有了不同的解讀,安親老師督促孩子完成作業及複習功課成了朋友在工作與照護孩子間最大的支持。特別是當孩子回到家,可以享受單純的親子時光,不用周旋在課業間,達成一種理想且美好的平衡。

但是,自從朋友A的孩子在新學期換了級任導師後,開放學習型教學風格的新導師和昔日的嚴謹型班導截然不同。特別是期中考成績公布後,孩子也覺得成績不甚理想而備感挫敗,並開始懷念起之前教學嚴謹的班級導師。


 

把學習自主權交給孩子

有凡事叮嚀的教師從旁督促是忙碌家長的好福氣,而且孩子因成績優良而信心十足,是健全孩子身心很重要的一部分。唯聽了朋友的分享後,不禁令人審思,同樣事事督促孩子完成作業及規劃複習功課的安親班,除了安了家長心之外,究竟家長及孩子本身得到什麼,又失去什麼?特別是「讓學習自主權交還孩子」這課題。

或許我們可以先試著從「是否寫評量、怎麼寫評量」的主導權先交還給孩子本身,不再讓安親班為孩子全面安排妥當。家長也要練習「從旁」觀察孩子自己規劃的學習進度,不讓「自主學習能力」因為家長外包給安親班,而讓孩子失去最重要的學習機會。試著邀請安親班老師從「善盡義務輔助與教導」的角色,轉化為「從旁可提供協助的資源」。

當然,不同以往的學習經驗是需要冒些險的,中間也一定有磨合與困頓期,特別是自制力不足的孩子。但是,身為孩子週遭的大人,我們必須練習信任孩子!練習「放心、放手」讓孩子練習、感悟及掌握自主學習的意義,讓安親不再只是照顧孩子成績的責任者,而是轉換為——由家長陪伴孩子練習如何利用安親資源,讓自己能夠為自己的學習負責。所謂的「評量」是因為「想要」或覺得有「需要」而書寫,不是為「應付」書寫。

 

圖片提供:Nini Chiang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