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能想像的一定是壞的嗎?還是你知道的不夠多?如果你的孩子是LGBT,請和他站在一起

如果母親靜下來理智思考,難道不知道這個「別人」,有可能恰好就是自己的孩子嗎,難道不知道這個孩子就是自己生出來的孩子,能怪誰嗎,誰都沒有錯,是自己硬是要當成一種「錯」,搞得好像孩子是去殺人放火一樣。
  • 南琦
  • 2019-11-11
  • 瀏覽數822

LGBT你們還好嗎?

又是一個悲傷的LGBT來求助。

(LGBT指的男同性戀、女同性戀、雙性戀者、跨性別者的英文聯合縮寫。)

在最新的精神醫學診斷中,已沒有性傾向與性別認同的診斷了,也就是說LGBT並非病態,他她是醫學上容許的存在,他她就跟你我一樣,而那些生理的些微不同,就跟其他先天帶來的狀態一樣,需要被了解與接納的。

我自以為該是常識了,可是就算我說了八百次,依然像第一次說的那樣,總會有許多迷惘,憤怒,批評的眼光,專業上必須走很快的我,總是需要不斷不斷地停下來,試著推更多人一起前進,而且要開始小跑步了。

很多人仍缺乏現代常識。男女平權議題我們花了50年的時間,才有辦法達到看似兩性平等的現況,雖不太滿意但勉強接受,門診中仍有受到過去觀念壓迫長大的孩子來療傷,好了,現在該面對的不僅是性別,還有性向議題,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有了網路之後,我們的進步應該要明顯一點,加速一點,還活在清朝,甚至明朝宋朝的人,是不是也該看清楚自己的時代地位?這次個案的狀況仍舊是一直鬼打牆的老問題:該看精神科該做心理治療的永遠是父母而不是LGBT。

對於LGBT們來說,面對自己的不同已經很困惑不安了,卻雪上加霜得不到父母的支持。



我必須演一個爸媽想要的樣子

「我早就知道自己對女生沒感覺,但我得試試看,交了一個女朋友後我更確定我沒辦法,後來女朋友劈腿了我不怪她,我們都沒說,不過她一定知道…」

「我一直想當女生,可是我沒有辦法,一直以來我都只能偷偷地當女生,我好氣為什麼女生都可以穿得美美的而我卻不行。」

「我很早就知道自己是誰,但我父母不知道,所以我必須演一個他們想要的樣子,只要我想做一點點自己,他們就會提醒我不能這樣不能那樣,做自己?我只有脫離他們去生活才有辦法吧。」

這個個案已經成年,自我認同與性格樣貌已定型,小心翼翼維護自己表面形象多年後,最近不小心破功:獨自租屋在外的他有一天在家著女裝,被臨時起意不小心闖入的母親發現,然後引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謾罵,說盡難聽的話,包括從沒說過的三字經。有教養的父母,這時竟然飆髒話,罵盡他這輩子以來,所聽過父母罵過最難聽的話,而且刀刀都向著自己。

批評,不惜出賣祖宗十八代。父母聯合用言語圍剿,批評他丟臉,丟自己,父母,祖先的臉,我們全家是被詛咒了,你中邪了,祖先蒙羞了祖先沒有庇蔭你…

自責,流淚,哀號,哭天搶地。一直是開朗、盡責的父母,這時竟然像發了瘋般,前幾分鐘還在生氣謾罵,後一分鐘就轉為哀號,甚至對著個案下跪:「我錯了我做錯了,我不該生下你……」

這絕對不是八點檔劇情,八點檔的炮仔聲、娘家都無法比擬,父母用盡各種手段,不惜嚇到孩子,造成孩子心理重大創傷,用以挽回根本不能挽回的問題,因為說到底這不是個「問題」,當然就不必挽回,可惜父母作繭自縛。

鬧了幾個月,個案終於必須來看精神科了,父母的火力也似稍減,不大來住處突襲檢查,偶而也有比較平靜的談話。

「我可以接受別人是,但不能接受你是」,心情稍冷靜的母親說出這樣兩相矛盾、錯亂的語句,原本固著的信念受到挑戰,開始接近問題核心。

如果母親靜下來理智思考,難道不知道這個「別人」,有可能恰好就是自己的孩子嗎,難道不知道這個孩子就是自己生出來的孩子,能怪誰嗎,誰都沒有錯,是自己硬是要當成一種「錯」,搞得好像孩子是去殺人放火一樣。

為人父母,真的可以無條件接納孩子嗎?你的孩子真的必須活在你能想像的範圍嗎?你不能想像的一定是壞的嗎?還是你知道的不夠多,我們可以一起努力?

走筆至此,其實心裡很沉重,因為需要看這篇的人是不會看到這篇的,不過至少你很堅強,不得不堅強,特別的你面對的是一條特別的路。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