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與孩子談性別平權議題?家長不妨自問:如果我的小孩是同性戀,我將如何面對?!

這是一個絕佳交流的機會,家長們可以意識到孩子與自己觀念上有巨大的鴻溝,但又不想因此遠離孩子,大部分的時間我說的不是性別平權的內容,而是家長在與孩子溝通上的基本態度,如果孩子可以感受到家長的誠意,那麼家長的觀念是保守或開放的我認為就不是大問題。
  • 南琦
  • 2018-10-08
  • 瀏覽數3,119

讀這是我針對南部某小學親職教育所擬的講題,題目非常硬,因為該怎麼講很傷腦筋,我必須顧及家長的接受度,又有責任站在專業立場釐清觀念。

性別平權的討論,很容易就流於是否挺同或反同的二選一,但這議題其實更包括我們對生理性別與文化性別的認知,不只是男與女,同性戀與異性戀這麼簡單的認知而已,我們是否已有足夠的知識背景來贊成或反對?我們願意接受不一樣的意見嗎?如果我們自己沒有基本態度,又該如何與孩子討論?

兩年曾經寫了「如果我的小孩是同性戀」一文,經過Yahoo的轉載之後得到不小的迴響,支持與反對兩極的聲音皆有,這結果我一點都不意外,因為在更早之前,我在FB上也因著這個話題而被朋友封鎖、批評,有個同志身分的朋友質問我問為何要替挺同的人說話辯解,然後根本不願聽我的理由而立馬封鎖;反同的朋友則拒絕在性別平權的議題上留言按讚,雖然不敢明著留言反對,但我仍舊嗅得出來:挺同似乎是政治正確的說法,是輿論壓力,但心裡有疙瘩、有疑慮的家長不僅沒有改變態度,反而因為挺同新勢力的強迫畫押而更反彈。

所以我寧願用最笨、最費工的方式,先從建立基本知識開始,一點一點與家長討論、辯證,當我們在討論性別議題時,有沒有受到過去對性的刻板印象影響?例如對於「性」感受到的是骯髒與不可說,如果自己都覺得隱晦,要怎麼跟孩子開放的談,或者是去聽孩子的想法?所以須從自身做起放下某些偏見,看見固守的價值觀對我們產生多大的影響。

我先請教在座的家長:「你對同志的接納度有幾分?0-100的話你給自己打幾分?」我得小心翼翼,讓家長們覺得在這裡表態是安全的,大部分的家長雖然沉默,但臉上是有表情的,於是我試探性的問,有80分嗎?(沒什麼人點頭)有50分嗎?(很多家長很小心的點頭),看到這情況我進一步的說:「在座的家長既然願意來聽這個議題,就表示雖然不那麼同意,但又想進一步多了解,是嗎?」家長們於是點頭如搗蒜。

這是一個絕佳交流的機會,家長們可以意識到孩子與自己觀念上有巨大的鴻溝,但又不想因此遠離孩子,大部分的時間我說的不是性別平權的內容,而是家長在與孩子溝通上的基本態度,如果孩子可以感受到家長的誠意,那麼家長的觀念是保守或開放的我認為就不是大問題。

例如我原生家庭的政治傾向為深綠,我先生的原生家庭是深藍,那麼我家孩子是否會有該偏藍或偏綠的恐懼?當然不。我的阿爸平常雖然守著民視,但如果我那看TVBS的婆婆難得來訪,我阿爸就會自動把電視轉為動物星球頻道,而孩子們看到的是兩家人對彼此政治傾向的尊重,互相尊重,就是面對敏感議題的基本態度。

試問,我們是否可以容許孩子跟我們想的不一樣?我們願意去思考孩子可能是對的嗎?我們願意在孩子表達意見的時候閉嘴3分鐘,只傾聽,不反駁嗎?

如果你做得到,那麼恭喜你,你已經非常懂得溝通的奧義了。對於性別平權議題的討論,家長的可以採取以下的幾種態度來面對:

1.理性了解型:我對同志或跨性別議題不太瞭解,我想和你一起多了解

2.情感支持型:雖然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我很愛你願意和你一起面對

3.平行分享型:我想起自己年輕時候也有……的問題,我可以和你一起分享經驗

這是一個無可逃避的話題,根據台灣社會變遷調查近20年來整理出的結果發現,愈晚出生的世代,不論教育程度皆愈支持同性婚姻,這呈現了親子教養上的危機,就算我們選擇消極不面對,只會讓我們與孩子的距離愈來愈遠,所以我們只能與孩子並進,無法再後退。

 

※延伸閱讀
日本的多元性別教育 世上只有男女二分法嗎?

同志媽媽的眼淚:兒子跟我說,媽媽對不起,我真的無法和女性交往

 


*南琦相關演講活動請洽:廖翊君小姐6688book@gmail.com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