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憂鬱〉「跌倒了,再站起來」但別忘了幫自己心裡那個孩子擦擦藥,呼呼傷口,再牽著他起來

有時候,你明知道事實不是這樣,但你始終無法不怪罪自己;有時候,你明知道對方操之不在己,但你好難不試圖去改變對方;有時候,你明知道身體有限制不是你的錯,但你很難不否定自己;有時候,你明知道家庭不是理想園,但你很難不去埋怨父母、家庭....。

你來到我的諮商室裡,我問你:「什麼讓你想來諮商?」,你看著我,表情有些忐忑,你說:「我好像有點憂鬱…」,話還沒說完,眼淚便不自主的落下,你覺得有些尷尬,抽了張桌上的衛生紙,快速地想擦去眼淚,連忙對我說:「對不起!」。

 

這樣的場景,時常出現在我的諮商室裡。

通常,第一次見面時,我會先花點時間了解當事人的狀況,接著,我會問對方:「如果諮商真的有效,你會希望有什麼改變發生?」,有些人能說出一些期待發生的改變,但也有些人會說:「我不知道…」,接著再度流下淚來。

似乎,那說不出口的未來,比憂鬱更可怕。

其實,你不是對改變沒有任何期待或想法,而是在內心深處,我們很難承認有些事情,我們無法改變,我們不願意承認那份無力的事實,深深地被自己給困住,落入憂鬱情緒的低谷之中。

面對憂鬱,常使人喪失生活動力、失去未來的盼望,特別是這樣的秋天,讓人更想躲進自己的世界裡,不想和誰多接觸一刻....然而,內心深處自問,卻也不甘心就這樣臣服於憂鬱。

 

你說,就算我去嘗試改變,他們不改變,就還是會影響我啊!

有時候,你明知道事實不是這樣,但你始終無法不怪罪自己;有時候,你明知道對方操之不在己,但你好難不試圖去改變對方;有時候,你明知道身體有限制不是你的錯,但你很難不否定自己;有時候,你明知道家庭不是理想園,但你很難不去埋怨父母、家庭....。

生活中我們則必須帶傷上陣,我們可能都還是得強打起精神來,讓自己看起來還是有好好的工作,扮演好一個妻子或母親的角色,讓自己看似能擔當起丈夫或兒子的責任…,期待著某個人或某段過去可以改變,可以有所不同,卻反倒使我們不斷重複經驗失望、挫折與傷心,陷入某種循環之中。

在心中長年堆疊的無力感,你拼命想翻轉它,想透過更多的努力、更多的用力來消滅那份不能改變的事實(無力點),卻使自己經驗到更多的挫折,更深的無力....,不僅精疲力盡,身旁的人也好難理解與靠近。

當我們過度用力與執著之時,想想那份深藏內心,被你忽視已久的無力感吧!

每個人的生命,終有個深處是我們的無力改變的真實,正面端詳它的存在,揪著心好好哭幾場...…。我常常覺得,承認與接受無力之後,才是真正失落的開始,才是療傷與復原的起頭。就像是跌倒重摔之後,不再是強忍不喊痛的拼命站起來奔跑,而是可以承認痛楚與受傷之處,好好地為傷口上藥包紮,療傷止痛、復健後再起的過程。

憂鬱,是來自於長年的失落、壓力或傷痛,致使腦部運作發生了狀況,產生了憂鬱的狀態。當憂鬱嚴重影響生活正常功能運作之時,除了諮商,我們還是會建議就醫尋求藥物的協助。然而,除了藥物、諮商之外,「動」起來,是很重要的關鍵,看似表面的「動」,可能需要費盡力氣與心力,卻能緩緩帶出更多的力量。

所謂的「動」,可以是外在的動,找一個你能投入的事物,像是運動、閱讀或畫畫….,也許,你會覺得以前會做的現在都沒有動力了,正是如此,才需要試圖動起來。只是,需要降低標準,過去一次可以跑10圈,那我們就從願意出門散步開始,過去可以好好看完一本書,我們從一天一頁開始,過去可以創意滿點創作一幅畫,我們從用顏色訴說心情開始,這過程,像是一種復健的過程,用小改變累積大改變。
 

別怕黑暗,只有走過黑暗,才會看見陽光!

內在的「動」,則可以透過專業諮商的協助下,試著正面端視心中那份無力來源,試著接觸內在深藏已久的軟弱。曾經,有個當事人告訴我,這歷程很像要打開一個黑盒子,你以為你害怕的是未知,事實上你早就知道它在哪裡,盒子裡面好像是當年受傷的自己,那個受傷的小孩一直苦苦盼望著被理解、期盼一切照著理想發生…。這是個大手牽起小手的過程,是讓自己長大的手,牽起當年那個受傷的內在小孩,試著去理解那份過往的傷痛,接住自己的軟弱,容許自己需要一段時間,緩緩的走過憂鬱。

陽光普照,有陽光,就會有陰影之處,每個人的心中都有塊脆弱之處,需要被容許存在與接納。

近期上映的一部國片-陽光普照,其實是場大型的社會教育,期待喚醒我們對於心中軟弱的覺察與認識。期待有一天,我們的社會裡,不再只是跌倒了再起的口號,跌倒了,當然會有再起的那天,只是可以不再跳過那些喊痛、擦藥與療傷的過程!最後,如果文章中的文字,讓你有所觸動,我想那是我們曾經或正處於憂鬱低谷狀態之中,除了尋求專業資源外,最想跟你說:「別怕黑暗,只有走過黑暗,才會看見陽光!」。

 

Photo:Unsplash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