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害怕讓孩子用不同的方式做事,嘗試接受挑戰,你會發現孩子遠比我們所想的更賦有彈性

建議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做事;試著去做會讓自己害怕的事,很可能會對結果感到意外。對我來說,這是從我推翻自己對孩子的學習能力與受教環境的假設開始。我在中國學到的第一課是,孩子遠比我所想像的更賦有彈性。

文 / 萊諾拉.朱

雷尼在宋慶齡的學習即將進入最後一年,準備進入小學,我越來越清楚自己在他的教育選擇上的優先順序。我希望他接受嚴謹的學業訓練,但我不希望他像他的中國同學一樣,醒的時候都窩在書本上。我希望他學畫畫、運動,享受休閒時光,以及培養對戲劇、文學的喜愛。如果他在撿球的時候想要跑跳、攀爬,在沙發下或餐桌下亂鑽,我們都會很開心。

我想要走中間地帶,或是眾所公認二十一世紀教育的理想模樣。政策制定者正慢慢將全球的學校系統,推向更加全球化的未來,只是目前尚未出現令人滿意的方式。

我拼湊出自己的解決方案。沒有人會質疑,中國教育在小學階段的健全和嚴謹。數學課程尤其先進,學生從一年級開始接觸的就是專攻某學科的老師,四、五年級的小學生原則上都有一定的中文讀寫能力,認識近三千五百個中文字。我喜歡中國教育體系重視學科的嚴謹性。一位希臘籍的教育專家告訴我:「如果妳想讓有限的教育能量和資源發揮最大的效果,請將它們投注在孩子的早期教育裡。」

我們會盡可能讓雷尼留在中國的小學裡,對何時要讓他離開也有明確想法。我經常與待在中國的歐美朋友、中國朋友聊天,透過外國護照、關係,這些人都非常幸運地擁有選擇權—我們一致認同,接受中國教育的理想上限是六年級,或再早點,端視孩子的狀況。我們會讓雷尼離開這裡,特別是當那些繁重的家庭作業、政治教育的洗腦、入學考試的壓力開始造成影響時。

當缺點勝於優點,我們就會改變方向。但我們正讓雷尼接受中國嚴格早教的優點,並且盡可能彌補它的不完善。我的童年生活融合了爸媽的中國教育和美國公立學校的教育;雷尼的成長經歷也同樣結合了來自家庭和學校的雙向影響。

我們希望找到平衡點。

我在剛開始觀察中國的教育體制時,只看到惡劣的專制教師、瘋狂的競爭、充滿壓力的考試、扼殺創造力的教學方式,便想否定整個系統。

但是,中國人看待世界的方式截然不同:當開始有國際教育的排名時,批評者總會提出這樣的指責—這種測試不能顯示文化或政府的差異,諸如不平等和貧困,或是特殊需要兒童的存在。這是很自然的事。過去這幾年來,我在各地遇過不少教育工作者,他們以各種方式解釋學生表現欠佳的原因。一位丹麥的教育專家大笑地告訴我,丹麥政府曾考慮過中國的數學課程,後來決定採取另一種方式。「我們的教育目標與他們不同—我們希望教出叛逆分子。」在那場教育研討會上,他雖然穿著西裝與會,但徹徹底底就像個叛逆分子;另有俄羅斯教育官員告訴我,PISA根本無法測出俄國對十五歲學生的要求標準,「我們認為,在那年紀,擁有基礎知識比懂得批判思考要來得重要,因為我們學生中有百分之八十會繼續上大學。」他揮揮手對PISA表示不認同;美國人也有自我安慰的方式,特別是針對「中國沒有創造力」這點。

當然,美國老師不敢在全班面前羞辱學生,或將孩子獨自關在空蕩蕩的教室裡。因為這樣做,他們很有可能會被告。與此同時,中國人也對美國人在體育賽事上的著迷程度感到困惑,當美國青少年拖著輪胎做循環訓練時,中國青少年則在做代數考試。文化差異是很明顯的,不同國家的價值差異也是。(更別說,中國是個發展中的經濟體,而美國人和歐洲人從上個世紀起便普遍享有繁榮和民主的生活。)

但這並不代表沒有可以相互學習的地方。儘管他們都沒有採用中國人的方式,但開懷大笑的丹麥人和不屑一顧的俄羅斯人,都曾考慮過中國的教學方式,並定期前往亞洲參加教育研討會。

當我們爭論這些國際排名是否重要時,中國和其他國家正努力為他們的孩子提供應對快速變化世界所需的重要能力,至少在主要的大城市裡,學生正悄悄展現更好的數學、閱讀和科學能力。美國、中國、印度、澳洲和法國的孩子,已經在相互競爭大學的錄取名額,未來更將在全球人才市場上一較高低。有專家說,與此同時,低技術水準畢業生的工作正往發展中國家轉移,他們在西方國家的工作機會,也將逐漸被自動化逐一取代。

中國人正努力跟上西方人引以為傲的所有軟技能。雖然可能需要花上兩代、三代,甚至四代人的時間,但這一天終將會來臨。現在還有更多的中國人在學習英語—這是中國學校的必修課程之一,學習人數多過西方人學說中文—這個全世界最多人使用的語言。

我當然不是主張要以中國人的方式測試孩子,增加其教育的競爭力。我只是建議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做事;試著去做會讓自己害怕的事,很可能會對結果感到意外。對我來說,這是從我推翻自己對孩子的學習能力與受教環境的假設開始。我在中國學到的第一課是,孩子遠比我所想像的更賦有彈性。

中國學校的日常生活絕不是我們所期望的,但令人驚訝的是,我們不但生存下來了,甚至還因此茁壯。我之前曾為了中國學校可能會讓雷尼被壓抑而焦慮,未來也少不了;但結果卻正好相反。雷尼願意努力,懂得適應挑戰,他是一個態度開放、擁有好奇心的孩子;他有領導能力,也懂得如何讓我和他的朋友們大笑。

這些都是他能帶到未來生活的禮物。

 

摘自 萊諾拉.朱《中國小小兵:狼性是這樣教出來的?一個美國媽媽的中國養育實錄》/三采

 

Photo:rodecham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