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和「傾聽」孩子的心,並不是要事事為他解決困擾,這會讓孩子失去自主的能力

所有人都很容易根據自己的標準來評價別人,像一個月生活費花六萬塊的人,會認為一個月花九萬塊的人很浪費,然後覺得一個月花三萬塊的人太過節儉。

我女兒每次做兒童健康檢查的時候,身高總是矮別人一截,比平均低標還要再矮一些。差不多到了五歲的時候,她就開始會氣呼呼地問我:「媽媽,為什麼我長得這麼矮?」她在幼稚園裡曾經有個比她大一歲的姊姊對她說:「你看起來比其他五歲的人還要矮耶!」就連去遊樂場的時候,也常常被路上的老奶奶問:「你幾歲了呀?四歲嗎?」聽到別人這麼說,我女兒都會很難過。

看到孩子對自己的外貌不滿意的時候,爸媽通常都會說:

①哪有?你哪會矮?你絕對不矮!

②你太擔心了啦!爸爸媽媽都長得很高,你很快就會長高的。

③那個人講話怎麼那麼難聽?我去罵他一頓!

④你要多運動才會長高,下個月開始去學跆拳道吧!

⑤所以媽媽不是跟你說晚上要早一點睡覺嗎?

雖然這些說法都是出於好意,不過這麼說其實跟「解讀」、「傾聽」孩子的心相去甚遠。

①雖然是為了安慰孩子才這麼說的,不過這等於是在否定孩子的「想法」。孩子覺得自己長得矮,這個想法並不是爸媽要求他/她改,他/她就能輕易改掉的。

②這句話的目的也是為了要安慰孩子,但這種說法等於是阻斷了孩子擔心的「情緒」。孩子不是刻意要去膽心,而是不由自主地擔心。像「你以後就會長高」這種預測,對於目前只能看到眼前、沒辦法長遠思考的孩子而言是聽不進去的。

③這麼說或許能讓孩子暫時覺得痛快,但這表示父母打算由大人出面幫孩子解決問題。孩子的問題其實應該要先由孩子自己解開,如果不希望剝奪孩子的自主性,在孩子開口請求幫助之前,爸媽先不要主動出面會比較好。

④這句話是在提出解決方案。但假如孩子並沒有要求爸媽幫忙想辦法,或者爸媽是在沒有完全同理孩子的情況下提出辦法,這些解決方式都很難讓孩子覺得滿意。

⑤這個說法是在分析孩子長不高的原因,然後把責任推到孩子身上,這只是媽媽自己想講的話,跟孩子目前的感受及心情沒有關係。如果我們生病的時候聽到老公說:「就是這樣才叫你去看醫生嘛!幹嘛一直硬撐?」我們會做何感想呢?

我們再回顧一下薩提爾的冰山理論。在孩子表面上呈現出來的言語和行動裡,蘊含著他的情緒、想法、期待與渴望。而「解讀」孩子的心,就是指把孩子的情感及需求用言語表達出來,讓冰山之下那些深層的部分浮出水面。這時不該摻入媽媽的建議、期待和要求,以及媽媽的情緒。在談論孩子內心世界的時候,一旦把話題的焦點轉移到媽媽的心情上,從那瞬間開始就已經不再是傾聽了。像鏡子一樣如實反映出孩子感受到的情緒和需求,才是真正的傾聽。

我們來看看下面這個對話的例子:

孩子:媽媽,為什麼我長得這麼矮?

媽媽:你覺得你長得很矮嗎?

孩子:嗯,智恩姊姊笑我,說我比其他五歲小朋友還要矮。

媽媽:我們家詩媛聽到她那樣說,一定很難過吧?

孩子:對呀!她怎麼可以那樣說?好煩喔!

媽媽:是啊,詩媛也很努力想長高,可是都長不太高,很難過嘛!

結果連智恩姊姊都那樣說,詩媛心情一定很不好對不對?

孩子:我以後不想跟那個姊姊玩了。

媽媽:詩媛你討厭那個姊姊嗎?因為姊姊說詩媛很矮嗎?

孩子:嗯,我也要笑姊姊長得很醜!

媽媽:看來詩媛真的很傷心,才會想要嘲笑姊姊啊!

孩子:姊姊怎麼可以嘲笑妹妹呢?

媽媽:詩媛應該是希望那個姊姊能考慮到你的心情,對吧?

不管孩子說了些什麼,當我們重述孩子的情緒和需求時,他們的情緒就會自然而然平靜下來。在上面例子的對話過程中,不只是孩子更清楚明確地釐清自己的心情,媽媽也更能夠理解孩子的感受;也就是說,孩子和媽媽兩方的冰山連結起來了。在產生連結之前,就算大人直接提出解決方案也起不了作用,因為那只是沒有充分了解孩子內心情況就提出來的草率辦法而已。在解決之前要先連結!只要產生了連結,接下來的後續部分就能輕鬆解決。

「傾聽」是對話溝通及人際關係的基石

七歲大的孩子也會因為身高問題難過,每次女兒為自己的身高苦惱時,我就會留意兩個部分:

第一,不要試圖把孩子的苦惱縮小。如果對孩子說:「你幹嘛那樣?你就是因為不好好吃飯才長不高啊!」或說:「以後自然就會長高,有什麼好擔心的呢?」這幾種說法都會讓孩子沒辦法繼續講下去,對話就會中斷。

第二個部分就是,盡量不要由我出面解決。如果孩子是因為需要有個人傾聽、想被認同而來找我們對話,其實根本就不需要解決方案。就算孩子自己提出想找出解決的辦法,去執行的主角也應該是孩子自己,不能由我來主導。

當然,要用這種方式配合孩子的程度來聽孩子說話,的確是一大挑戰。看到孩子因為積木被弄倒而亂發脾氣、大吼大叫時,還要好聲好氣地對他說:「你用心堆好的積木整個倒下來了,所以你才那麼生氣吧?」這真的需要相當大的耐心,因為每個人基本上都會有一定程度偏向以自我為中心。

所有人都很容易根據自己的標準來評價別人,像一個月生活費花六萬塊的人,會認為一個月花九萬塊的人很浪費,然後覺得一個月花三萬塊的人太過節儉。人不但會以自我為中心,還會物以類聚,選擇跟自己比較像的人相處。書念得好的人,通常都會跟其他成績好的人打成一片,根本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人覺得「讀書好難」。尤其人在思考模式固定下來之後,就會更容易以自我為中心。

「自我中心傾向」也同樣適用於親子關係,大人面對孩子情緒的時候,也常先把自己的立場擺在前面。孩子鬧脾氣的話,大人會不耐煩地說:「有必要為那種小事發脾氣嗎?」如果孩子不敢盪鞦韆、覺得害怕,大人就會一把抓住孩子的手說:「不會啦!盪鞦韆一點都不可怕!」當孩子生氣時,媽媽會說:「媽媽是為你好才這樣做的,你為什麼生氣呢?」「自我中心傾向」是傾聽時的一大阻礙,除非有意識地刻意避免,不然人往往會把自己的情緒擺在第一順位。之所以會這樣,「不習慣」也是主要原因之一。要是不常有人傾聽自己的心聲,自然就會連聽到「原來你是這麼想的啊!」這句話也覺得陌生。就像看書學怎麼談戀愛的人很難把戀愛談好一樣,如果只是透過看書學習如何傾聽,那麼光是要讓自己的想法停下來、完全專注在對方所說的話和心情上,就需要花上一段相當長的時間。這就跟完全不知道甜甜圈吃起來是什麼味道,就要做出一個甜甜圈一樣。

話雖然這麼說,但意思並不是傾聽就不需要學習。學習傾聽是必要的,因為「傾聽」是對話溝通及人際關係的基石。

以孩子的高度來看這個世界

在說明何謂「良好的傾聽」時,我常會提到一個「月亮和公主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備受國王寵愛的公主,她五歲大的時候突然生病了,變得鬱鬱寡歡、不喜歡笑。國王一心想看到女兒找回快樂的笑容,就對公主說:「你想要什麼都跟我說吧!」沒想到公主竟然說:「如果我能擁有一個月亮,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愛女心切的國王一聽,立刻急著去找能摘下月亮的方法。他找了侍衛隊長、御用魔法師、宮廷數學家……,把全國上下各領域的專家都召集過來研究,不過因為月亮實在是太遠、太大也太過冰冷,所以他們都異口同聲地告訴國王:「沒有可以摘下月亮的方法。」

公主病得越來越重,到最後甚至什麼東西都吃不下。憂心的國王想解開心裡的煩悶,便叫了宮中的小丑過來。仔細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小丑走向公主,問了公主幾個問題:

「公主,請問月亮有多大呢?」

『比我的大拇指指甲還小一點。我伸出大拇指對著月亮,剛好可以把月亮遮住呢!』

「請問月亮在多高的地方呢?」

『還不到我房間窗戶外的那棵大樹那麼高,有時候月亮會掛在那棵樹的樹梢上。』

「那麼,請問公主,月亮是用什麼做的呢?」

『當然是用黃金做的囉!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嗎?笨蛋!』

聽完公主的描述後,小丑跑去請金匠用黃金做了一個像指甲般大小的金月亮,帶回來獻給公主。公主如願得到想要的月亮後,就恢復了健康。

在這個故事裡,只有小丑真的想知道公主口中說的「月亮」是什麼意思,也就是說,他很好奇以公主的角度看到的「月亮」究竟是什麼?因為小丑帶著好奇心詢問並傾聽,所以他才有辦法找出「金月亮」這個解決方案。

即使沒辦法全盤了解對方,也依然能愛著對方;同樣地,即使不認同對方,也還是能聽他說話。雖然這麼做並不容易,但絕對值得我們努力嘗試。當我們把自己的大腳塞進孩子的小鞋子裡,蹲下身體、牽著孩子的手,以孩子的高度來看這個世界,就能獲得跟孩子一致的感受!

不過別忘了,按照自己想做到的程度,也按照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圍,把眼光放遠,一步一步慢慢來吧!

摘自 金芝惠《一流媽媽的怒火說明書》/台灣廣廈有聲圖書有限公司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