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的人生可以不一樣的話, 我再也不要離開我的孩子

我也不要三十歲不到就結婚,因為,那個時候對人生仍了解得太少⋯⋯

文/克莉絲緹娜‧蘇撒姆

 

假如我的人生可以不一樣的話,
我再也不要離開我的孩子


2010年5月,我罹患了ALS。您不知道這是什麼病吧?這個病叫做「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也就是俗稱的「漸凍人症」。

這個疾病會造成全身肌肉虛弱,無藥可醫。我的情況是突發性的肌肉麻痺,像我這樣的個案算是特別的惡性發病。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無法說話,很幸運的,有我眼前這部語音電腦,透過它我得以和你們交談。我適應得很好,我常常笑,這不僅是為了病理學上的條件要求,在發病前我本身就是個開心的人,而且滿意自己的生活。

 

我五十九歲,最後的工作是擔任老闆助理與漢堡的一家船運公司代理人。在我有生之年,我熱愛工作。工作不只帶給我極大的喜悅,當私生活過得不順遂的時候,它還是一種救贖。和男性工作特別令我覺得有趣且興奮。第一,一般來說他們會的東西比較少;第二,工作上不用和他們勾心鬥角。有段時間我甚至想成為汽車技師,可惜我無法繼續完成。在所有的工作崗位上,我總是堅持到底,譬如在吉兒.桑德的服裝設計公司擔任生產與行銷助理十六年。堅持已成為稀有的美德了,但我覺得是值得去追求的。我的態度比較保守,而且當我和年輕的一輩一起共事的時候,會覺得堅持的精神更是重要。

 

我女兒現在二十八歲,她令我感到驕傲。她是飯店客務專員,常常為商務人士服務,跟我一樣有企圖心!我結了三次婚,前兩段只是階段性的伴侶,在第三段婚姻裡終於否極泰來。您看到我在床頭掛著的名言了嗎?請您唸一下:「愛並不是彼此凝望,而是共同望向同一個方向。──安東尼.聖修伯里。

 

萊內年紀比我大十三歲,數年前我們是在一間健康診所認識的。然而,他現在卻飽受不健康之苦,因為他不願改變現況。我的第二任丈夫賭博成癮,他是我女兒的父親。最糟糕的是,我們離婚後女兒要跟著她爸爸。是啊,那是我生命中最難受的時光。當時她才十歲。

 

假如我的人生可以不一樣的話,我再也不要離開我的孩子,而且再也不要三十歲不到就結婚。因為,那個時候對人生仍了解得太少。我很高興,儘管我和她爸爸之間發生許多事,女兒依然和我有著非常良好的關係。女兒每個月都會來我這兒一次,我們會共享這僅存的相聚時光。

 

對了,現在可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刻,我不必再煩惱任何事了。我有個一流的照護護理師,安迪。昨天他才剛通過老人照護護理師的考試呢!他是個很棒的人,我們甚至在去年暑假一起去舊金山。沒有他,我哪兒都去不成。他的母親也罹患跟我相同的病,因此他對這個病相當熟悉。除此之外,身為護理師的他與我非常親近。親人都無法像他這樣照顧一個人,因為他們就是沒辦法好好拿捏距離,總把對方只當作是病人來處理,失去了正常的互動。我先生也和我一樣喜歡安迪,因為安迪把我照顧得很好。

 

我不相信死後有生命。假如我能相信,那大概會很美好吧。我也時常跟上帝說話,雖然我還是懷疑祂的存在。

 

德雷莎.阿爾徹曼,五十九歲。(卒於二○一*年六月)

 

 

 


摘自 克莉絲緹娜‧蘇撒姆《我,曾經是這樣的人》/平安文化 

數位編輯整理:許資旻

Photo:Moazzam Brohi ,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