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人很容易,而同理是一種選擇,別急著去糾正「你不應該有這些感受」

「同理」和「同情」不一樣,同理是「與人一起感受」。當我感受到對方的痛苦與自責時,我願意和那些情緒待在一起,我理解這是對方擁有的情緒,我沒有權利糾正應該怎麼感覺才對,我要做的是給予這些情緒一個空間,因為每一個情緒對對方而言都是真實的

文│留佩萱

「對的人」,才有資格傾聽你的故事

日常生活中,我們都有過與人分享心情的經驗,但有時候分享後卻發現心情更糟。如果你現在試著回想過去自己和他人分享的經驗,對方的哪些回應讓你覺得被支持、被理解?哪些回應反而讓你更難受?

當我想起過去那些讓我反而更難受的回應,當對方試圖要我的感受縮小或扭曲,像是告訴我:「哎呀,沒那麼嚴重啦,這沒什麼好難過的吧?」「沒關係啦,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上次也是發生類似的事情(然後開始講事情經過),我比你慘多了。」「你想太多了啦!」「不要再想這些負面的事情了,至少你還有……」這些話語讓我感受到對方並沒有真正接納我的感覺,反倒像在糾正我:「你這樣感覺不對。」然後要求我照他覺得對的方式去感受。

我們在與人分享時,或多或少都聽過上述這些回應,甚至,有時候我們就是說出這些話的人。就算身為一位諮商師,在和親友相處時,我也要常常覺察自我,不要脫口而出這些看似安慰人,卻讓人更難受的話語。




周遭人的評價或是建議,更加深自責感
我想起前陣子一個寒冷的冬天早上,我在系館的辦公室準備半小時後要授課的內容。系上的辦公室有好幾位博士生共用,過不久,另一位博士生艾瑪進到辦公室,我們聊了聊近況,她分享了上禮拜去參加的一個聚會,聚會上許多人詢問她:「你念博士班,這樣你的孩子怎麼辦?」

艾瑪是一位新手媽媽,也是一位博士生,而這兩個角色常帶給她許多評價與指責。許多人告誡提醒她:「你知道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嗎?」「你知道現在是陪小孩最重要的階段嗎?」許多人在得知孩子年紀這麼小就每天被送到托兒所後,還會眼睛瞪大,臉上流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彷彿在對她說:「天哪,你這個媽媽是怎麼當的?」(有趣的是,她先生也在聚會中,卻沒有人對他說這些話。)

念博士班的繁忙,讓艾瑪已經充滿內疚和自責,認為自己不是個好媽媽,沒有時間好好陪伴孩子,而周遭人對她的評價或是建議,更讓她加深這些自責感。

當我聽著艾瑪分享時,我感受到她的痛苦,這些情緒讓人不舒服,我意識到本能上很想逃離這些不舒服,所以腦中冒出的第一個回應是:「沒關係啦,事情會越來越好的,你之後就會漸漸適應博士班的生活。」還好,當腦中出現這個回應後,我就覺察到這個回應只是在幫助我推開這些不舒服,並不是真正的傾聽。


同理與連結會累積成真正的信任
想要逃離痛苦是人類的本能,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在面對別人顯露情緒時,會立刻拋出那些「安慰人的話語」,為的是想趕快結束自己的不舒服。有很多人會問:「到底說什麼才是安慰人最好的方法?」事實上,面對一個處在痛苦中的人,往往不是你的「回應」讓他感覺好起來,能夠讓人覺得好受一點的,是人與人間的連結。

現在回想起來,我很高興當時的我選擇了同理與連結。我把電腦螢幕關掉,靜靜傾聽艾瑪,試著和那些痛苦情緒待在一起,不需要多說什麼。同理是一個選擇,而且是一個讓自己脆弱的選擇,因為當你同理另一個人,你也得跟著去感受那些情緒和痛楚,但就算如此,你還是願意選擇和別人的情緒待在一起。

這些人與人間的同理與連結,會累積成信任。信任並不是來自另一個人做出什麼偉大的事,而是來自日常生活中的微小互動。每一次的互動中,你選擇同理與連結,就能慢慢累積兩個人之間的信任。

每一個人的生命中,都需要有這些贏得你信任的「對的人」——那些有能力同理、聆聽、不評價的人。這些人可能是你的伴侶、家人、朋友、同事、心理治療師、老師、教會人員……等等,這些「對的人」才有資格傾聽你的故事,看見你的脆弱。


除了需要找到「對的人」之外,我們也要讓自己成為別人生命中那個「對的人」。


練習同理,讓自己成為別人生命中「對的人」
當你讀到這裡,可能會很緊張焦慮地想說:「我就是會不斷說出安慰人話語的那個人,怎麼辦?」

如果你以前說了令人難受的安慰話語,還是有機會重新建立連結。你可以向對方道歉,像是說:「上次你跟我說你先生得到癌症的事,我當時的回應並沒有真正去傾聽你的痛苦,我覺得很抱歉。我很希望可以陪伴你,也希望你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讓自己成為別人生命中「對的人」,需要不斷練習。如果你願意練習,你就會犯錯,因為犯錯是學習的一部分,犯錯就代表你在嘗試,犯錯後你也能夠修補、道歉,然後再繼續嘗試。

「同理」和「同情」不一樣,同理是「與人一起感受」。當我感受到艾瑪的痛苦與自責時,我願意和那些情緒待在一起,我理解這是艾瑪擁有的情緒,我沒有權利糾正她應該怎麼感覺才對,我要做的是給予這些情緒一個空間,因為每一個情緒對她而言都是真實的。

相反的,「同情」則是把自己和別人區分開來。如果我對艾瑪說的是:「那些聚會中的人好過分,怎麼可以講這些話?你好可憐喔,我真是替你感到難過。」這句話底下的意思則是:「你好可憐,但那是你的事,你自己去承擔,不關我的事!」


同情人很容易,而同理是一種選擇
所以,同情人很容易,而同理是一種選擇。當你掉入了人生的黑洞中,「同情」是我姿態高高地站在洞口望著底下痛苦的你,而「同理」則是我選擇爬下洞口,和你一起坐在黑暗中。

練習同理的第一步,就是理解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觀點。當一個人的觀點和你不一樣,不代表他是錯的。每個人看待世界的框架來自於過去經驗與自身特質,這些框架也可能影響一個人有哪些情緒和感受。但這些框架都沒有對錯,每個人有哪些情緒也沒有對錯,情緒就是情緒,是一個人面對環境的回應。當我們理解到每個人都可以擁有自己的情緒和觀點,就不會急著去糾正「你不應該有這些感受」。

我們可以選擇同理,練習同理,成為別人生命中那位對的人。


摘自 留佩萱 《療癒,從感受情緒開始》/遠流

 

Image by Pezibear from Pixabay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