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學一種語言,多一個看世界的角度!

最好的教育是能同時學習多種語言,因為這樣可以同時學會多元思考的能力。

住在瑞典的我,為了中文學習和孩子們奮戰多年,某天報紙上出現了一篇探討「語言和思維相關性」的文章,篇幅佔了報紙四分之一大版面,文章指出:「最好的教育是能同時學習多種語言,因為這樣可以同時學會多元思考的能力。(Allra bäst är att tala flera språk. Då lär man sig många olika perspektiv.) 」我特意將報紙摺好,要求我剛上四年級和五年級的女兒們,以及六歲還沒有學會閱讀的小弟閱讀,並且在晚餐餐桌上討論。(原文連結) 我希望孩子們能夠理解:我要求他們從「聽,說,讀」開始學習中文,甚至偶爾參雜台語文學習,以及這兩、三年必須學習寫中文字的堅持和苦心。雖然我先生會三不五時敲敲邊鼓支持和鼓勵孩子們學習中文,但是「父母說的」就是比不上「報紙寫的」容易留在孩子的腦海裡。

 

在瑞典,家長大多數會在孩子足一歲後就幫寶寶申請進入幼幼園就讀,學前教育是瑞典公民義務教育統籌規畫的一部分,所以大多申請後不久,都能順利在學區內安排就學。三到六歲的孩子每年免費入學時數是525個小時,超過的時數,以及三歲以前的入學學費,都會依照每個家庭父母親的薪資申報比例繳納。我的老大宣辰(後簡稱辰辰)2005年秋入學幼幼園,當時她15個月大,入學前除了爸爸全瑞典文母語、我全中文的母語和孩子的對話外,我和我先生同時和孩子溝通時,則會說英文。直到入學後,她才自然而然的進入純瑞典文的環境。所以我在家就更積極的提供孩子們台語和中文的學習環境。

 

幼幼園入學的標準程序,是在入學的前兩周,父母必須全程陪伴。一方面讓孩子觀察家長與幼教師的互動,一方面協助孩子熟悉幼幼園環境,如何讓一歲多的孩子,慢慢把對父母的信任延伸到幼教老師身上,是一個重要的學習環節;對小小孩來說,這更是成長過程中社會化重要的一大步。許多家長都曾經經歷「依依不捨的放開孩子的手,不得不看著哀號痛哭的娃兒,轉身狠心含淚離去」的過程,但通常爸媽還沒有放下離別的情緒,當天來接小孩回家的時候,就會聽到幼教老師說:「早上哀號痛哭的孩子,大多數都會在家長離去後不到五分鐘就停止哭鬧了。」家庭親情的連結對孩子的精神寄託和性格穩定成長非常重要,但是放手離開,卻能讓孩子學到更多更廣的同儕溝通互動交流,這樣的群體學習效果不容忽視,但是個人覺得也不宜太早開始,學習時機若能安排妥適,不管是對孩子的性格穩定度或是語言學習發展進程,都會有很大的幫助,而我個人的經驗,三歲入學應該是十分恰當的年紀!

 

辰辰在我和先生輪流陪伴入學後,在同年紀的其他孩子團體中,相對適應順利,只是因為這年紀的孩童還未完全脫離口腔期,兒童疾病的傳染太頻繁,於是我決定將入學不到三個月的辰辰帶回家,一起迎接老二年底的報到。也因此辰辰直到三歲多,妹妹儂儂一歲半,兩姊妹才再次一起入學,進入全瑞典文環境的幼幼園,我也因此從姊妹倆身上比較出,辰辰晚一年半進入純瑞典文幼幼園環境,她和儂儂自然而然使用中文的頻率差異。

 

所以在此建議家長們,孩子出生的前三年,最好能夠儘可能的陪伴學習,這對穩定孩子性情和母語認同的學習,投資報酬率非常的高,絕對是值得的投資。我還依稀記得一歲半的儂儂,可能因為家裡說英文和中文的時間比較多,和爸爸全瑞典文的對話頻率較低,剛轉進全瑞典文學習環境時,有互動回應較慢的情況而引起老師們的擔憂,其中一位六十多歲快退休的安親老師,特別在和家長個別學期談話時提出要求,建議我和爸爸只和儂儂個別用中文和瑞典文對話,不要再夾雜第三語言英文,導致孩子混淆而減緩其語言行為發展。當時我和我先生兩人互望一眼,選擇沒有和老師正面衝突,這是很瑞典式的作法:不苟同所以沉默帶過、跳過,因為許多語言學家及研究結果顯示,雙語和多語環境對孩子身心發展的利多是無庸置疑的。(相關論述之一可參考此連結

 

也還記得儂儂剛滿四歲不久,我牽著她的小手去辰辰班級的路上,走在校園她邊走邊讀出長廊下一塊大木板上刻著的字「Brearedskola」,我還沒來得及反應,迎面而來的幼教師瞪大眼睛聽著儂儂正確讀出拼字算長的校名時,跳過寒暄打招呼劈頭就問我:「她四歲不到吧?」

 

現在將滿十歲就讀四年級的儂儂,從學校打電話要問我放學後能不能去同學家玩,她會用流利的中文和我對答,這連中文流暢度高過儂儂一些的辰辰都做不到,她卻可以在生活中將中文應用自如,這讓我感到非常欣慰。而在和她三年級的級任老師學期談話時,老師特別提到儂在多數同學都只顧著單一事件的討論和對話時,她的表現常常跳出全班,綜觀全局式的思考,提出完全不同的角度和看法。這些實證的結果,都讓我和我先生更加篤定的堅持:家裡至少要同時使用三種語言,而且最近我也開始加入更多的台語,希望有助於他們對台灣文化持續擁有好奇心與認同感,假以時日,他們就能擁有更開放的心胸,順利地融合成為世界公民。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歐美國家思想開放的程度相對較高的原因之一。

 

台灣目前從國小教育開始,也至少包含中文、台語、客家語和原住民語四種語言的學習介紹,再加上英文的普遍要求,只要家庭教育不輕忽多種語言使用的重要性,相信孩子們成為世界公民,更積極融入參與世界的舞台,甚至從代工成為創意領導者,仍是指日可待的!

 

過年時在家準備帶去弟弟小樺班上的勞作-畫剪「春」字。

 

聘請台灣來Halmstad大學交換生當家教,辰儂在找配對注音符號。

 

每周二四下午放學後辰儂的中文字書寫練習。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