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聽大的、讓小的」,老二尷尬的地位造成的不平衡,需要爸媽真心傾聽

手足之間,排行老二的孩子,經常有著不為父母所知的困境,這些困境也是造成日後的老二的各種情節的主因。

核對:老二的心聲

手足之間,排行老二的孩子,經常有著不為父母所知的困境,這些困境也是造成日後的老二的各種情節的主因。

因此面對老二,我總是特別的注意她的成長,也特別覺察的姿態。


 

某天晚上,我聽到老二和老么的爭執聲,接著聽見孩子的爸爸大聲喝叱:「一一不可以!」

接著,我看見一一厲聲哭著來到我跟前。

我問一一:你哭得這麼傷心呀,是因為被爸爸罵,所以你很難過,是吧?

一一點點頭,一臉委屈。

沒多久,老二川川也來了,而且看見我攬著弟弟,她立刻擠進我和弟弟之間,跟著放聲大哭:「媽媽,弟弟打我。」

原來,一一哭,是因為他想搶姊姊手上的畚箕,姊姊不讓拿,一一生氣,就想拿畚箕打姊姊,爸爸看到當然厲聲制止。

這個事件,兩個孩子都有各自的委屈,川川自然委屈大些,因為她不只被搶還弟弟狠狠的打了,我自然攬著川川,安慰她。

這時,川川突然要求抱抱,而且是要舉高高的抱抱。當時我想了一下,把手邊的事處理完,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抱她一抱,於是我便把她抱起來了。

這一抱,一一居然仰著頭,也要求我:「媽媽抱抱。」

我抱了一會兒川川,接著放下川川,抱了一會兒弟弟。

然後,在川川的感受裡,她覺得不公平的評量立即出現了。

川川大聲嚷嚷:「不公平,媽媽只抱我一會兒,卻抱弟弟很久,不公平。」

這句話至此,一整個晚上,都跟在我的耳邊回繞,即使我二度抱起她,也無法抹滅她心中的委屈與不公平的感受。因此川川如跳針般,不停的泣訴委屈。

我看著她,我對她這句話「媽媽不公平,對弟弟比較好」沒什麼生氣,反而有著警覺,我向她核對,問她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不公平?

她只是想告訴我,她渴望被關愛

川川連結到上一次弟弟生病,我都抱著弟弟,卻都沒有抱她,她內在有了比較的心情。再細細一問,她又說小時候她還很輕、還沒長大的時候,我也都沒有抱她,所以她覺得很不公平。

我知道,這些細訴,都是表象,表象連結的地方,是內在受傷了,因此我無須爭論自己做了多少,明明沒有她說的那樣不公平,都是多餘的,重點是她的內心是受傷的,她只是想告訴我,她渴望被關愛,藉由擁抱來感受自己是被愛的。

我誠懇的告訴她,也許媽媽做得不夠好,沒讓她覺得被愛,但是請她相信媽媽,在媽媽心裡,媽媽是非常非常愛她的。

我當時在床上,伸出雙臂,想抱抱她,不過川川鬧彆扭,覺得躺著抱抱仍舊不公平,需要站起來抱高高的那種抱才是公平的。

我對她的這個要求,沒辦法做到而拒絕她了,川川因此繼續跳針的訴說我只愛弟弟和姊姊,都不愛她。

面對她的指控,我笑了,沒有隨之起舞,因為我明白,這是手足排序裡,夾在中間的老二的困境呀!

我仍舊送出我對川川的愛與關心,表示我自己雖然做得不夠好,但我確實是愛她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川川跑出房門去和弟弟玩去了,玩到我已經迷濛的昏睡,她悄悄回來了。

上了床,她躡手躡腳依偎著我,並且親吻了我的臉,一次不夠,又親了一次,見我沒反應,又三度親了我的嘴唇。

我順手摸摸她的頭。

川川說:「媽媽對不起。」

我問:「嗯?對不起什麼呢?」

川川說:「剛剛我說那些話,我真不好,我不該說那些話的。」

我問:「那些話怎麼了嗎?」

川川說:「那些話不好聽,我覺得媽媽很傷心,媽媽對不起。」

我說:「是阿,媽媽是有些傷心,因為媽媽很愛你。」

川川:「媽媽,我也愛你。」

在愛的表達聲中,川川和我和解了。

老二的序位,在家裡,經常是尷尬的,她想當個大人樣的姊姊,又想當個弟弟一樣的寶寶,因此內在經常無所依歸。

如果這時的大人,對她的要求,經常要她像姊姊一樣穩重,又要像弟弟一樣乖巧聽話,也會造成她內在壓抑!

我在原生家庭不是老二,卻從川川的處境裡,看見老二這個序位的為難,著實出生老二的孩子們感到辛苦,老二,值得擁有父母更多的關注。


更多親子教養與溝通工作坊,可上網查詢「李儀婷親子教養工作坊」https://reurl.cc/LXYEy  

李儀婷的親子教養粉絲專頁: https://reurl.cc/ROANr  

李儀婷教養書《孩子永遠是對的》https://reurl.cc/zr0V6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