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犯錯了,還有比「對不起,我錯了」和「懲罰」更重要的事

「處罰」或許能短暫制止孩子錯誤行為的出現,但我很貪心,我希望孩子能從錯誤經驗中學到些什麼,並將如何避免再犯錯的方式謹記在心,以延續正向行為的時效。

文 / 谷卓

開始洗澡沒多久,Jivan 就跑來敲我的門,打開門好像要跟我說什麼,不過我示意要他等我洗好。

不一會兒,他又跑來,說:「媽媽,妳沒有在生氣嗎?」

我納悶問:「媽媽為什麼要生氣呢?我在舒服的洗澡啊!」

他關了門跑掉又跑了回來,站在門邊等我,手裡抱著衣服。他說:「媽媽!我幫妳拿衣服來了!」

我一看,正是我的睡衣,還覺得他窩心可愛,都知道東西放在哪裡、知道媽媽需要什麼的時候,老公從他後來竄出頭來,冒出了一句:「You are not gonna be happy when you see yourglasses!」(等等妳看到妳的眼鏡時就會不開心了。)

好的,我已經完全知道發生什麼事了,難怪Jivan 反常,頻頻來「獻殷勤」。我依舊不疾不徐的洗我的澡,事情都發生了,接下來要怎麼處理才是考驗之處。我一一完成我手邊的事,當作暫時抽離,緩和自己的情緒,也再度向自己內心確認好教養的原則:視孩子犯錯為最寶貴的學習經驗!如此一來,這就是我機會教育的契機,它終於來了,因為這是Jivan「目前為止」犯得最大的錯。(咦,我怎麼感覺充滿幹勁!?)

小跟屁Jivan 跟著我進房間,看著我擦臉著衣,貼身丫環似的畢恭畢敬。他趴在我的腿上,凝視著我的表情,觀察媽媽的情緒反應。老公只說,他起身去倒杯水,回到房間時Jivan 就已經蹲在地上,手裡拿著斷了腳的鏡框,嘴裡唸著:「寶貝來修理,修理媽媽的眼鏡……」原來是這樣,其實我並沒有感到任何「憤怒」的情緒,只要認清任何人都有可能犯錯,那麼一位兩歲的調皮男孩「頭一回」弄斷了一副眼鏡,我就不該妄下定義,扣上他「故意」之罪。

所以,當孩子犯錯時,我們處理的第一要務,是先幫助孩子「瞭解到自己有錯,以及他的錯誤造成什麼樣的不便與後果」;孩子有時是根本沒意會到「原來這樣子不行」,那就更沒必要大聲說話表達憤怒,特別是當孩子已經具備自尊和羞恥心。將心比心,因為當我們自己不小心做錯事而感到愧疚時,也不希望再有人把我們罵得狗血淋頭啊!有些孩子之所以會選擇欺騙,企圖要隱藏錯誤,大多是來自於過往的經驗,即只要自己一犯錯,大人就出現過度的反應和波動的情緒,我們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平心靜氣去理解孩子,而孩子又為了避免隨之而來的責罰,才被「逼」上說謊一途,因為這對他們來說,是最「方便、簡單」的應對方式。

我的焦點除了讓孩子自己意識到自己有錯並能勇於道歉、承擔之外,便是想想該「如何避免下一次」;何況,一想到Jivan 的小身影,有點笨拙又專注地試圖「彌補」,嘴裡唸唸有詞「我要修理、要修理……」的模樣,我就更不需要再次雪上加霜的斥責他,誤以為那樣可以有效地達到教育的目的,取而代之的,是肯定他在犯錯時,願意負起責任所做的努力。

 

重點在解決問題,我們不是要責怪,而是要「教育」

事實上,我已經了解Jivan 會發生如此大人認為是「不當行為」的背後原因了。(越是了解孩子,越能進行有效的教育。)因為他有一只姨婆送的玩具眼鏡,它兩邊的鏡腳是可以拆卸再裝回去的,以前他手眼協調性較差,只會拔掉而卡不回去時,都會要我幫他「修理」。所以我的眼鏡會被他看似「故意」的扳斷,其實是這孩子依照他固有的學習經驗在探索,想依樣畫葫蘆,試試看媽媽的眼鏡是否與他印象中所知道的眼鏡是一樣的原理。

一旦明白原因,那就要開始「演」了,畢竟幾千塊的眼鏡不能白白犧牲啊!我語氣溫和但嚴肅地請他站好,我自己則是蹲下來與他同高,好讓我可以看著他的眼睛,他也可以專注於我的表情和情緒,這是第一步的相互尊重,不因為他做錯事就矮化他身為人的基本權利。許多教養者會因為氣過頭而盛氣凌人、頤指氣使,看著孩子頭低到不能再低,不敢直視我們的怯懦,難道我們會感覺比較好嗎?我們不是要責怪,而是要「教育」,雙方視線平行的高度,更能夠讓訊息有效傳達。

「寶貝,請你告訴我,媽媽的眼鏡怎麼了?」

「寶貝弄壞了。」(其實不必挖洞給孩子跳,一個不用擔心犯錯受罰的孩子,是會有擔當地「跳」了承認!)

「那,你為什麼想碰我的眼鏡?」(詢問動機/驗證媽媽的推測。)

「要修理。」

「可是它修不好了,媽媽的眼鏡和你的玩具眼鏡不一樣,你看!」

「無法修了嗎?」

「沒辦法,它完全斷了。」(了解自己造成的後果。)

Jivan 看著我,想了一陣子,他咕噥問:「媽媽生氣了嗎?」

「我有一點生氣,因為你沒有問我就拿我的東西;可是我更難過,因為壞掉了要再買過,很浪費。」(引導同理他人感受。)

他沉默,我接著說:「你知道,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能拿,對嗎?」

「知道。」

「所以,你知道這不是你的東西,你想要修理也沒先問媽媽。」

「……」Jivan 沉默。

錯的不是在孩子嘗試與探索,這都是學習的過程,而是「不問而拿」(焦點擺放),所以我明確告知他錯在哪裡。

「媽媽,我錯了,這是妳的眼鏡。」他說。

「那你還要跟我說什麼?」

或許是感到媽媽語氣中沒有那麼生氣,Jivan 鬆懈下來,左右搖擺、東張西望;我重複叮嚀他站好,他竟然露出調皮作怪的笑容。這下我真的莫名氣憤,感到不被尊重,想到遇過的幾位學生,犯錯了還能夠嘻皮笑臉,這才是最讓人生氣的,一個人若沒有了羞恥心、不懂得懺悔,這樣的人何以受教。

針對這一點,我明確對Jivan 表示,我說:「做錯事,弄壞別人的東西,一點都不好笑!」於是我請他站著,想想對於「壞掉的眼鏡」(犯錯後教導重點一:思考後果如何修復)和「難過生氣的受害媽媽」(教導重點二:對方的情緒安撫),他可以做些什麼,於是我先離開房間冷靜,自己也思考對策。

 

在放手讓孩子獨立之前,我們要陪著他學習承擔後果

我的抽離,是確保我能夠繼續保持溫和的態度來處理事件,因為我不得不承認,在上火的情緒中,我沒有把握能不帶著偏見和大人式的權威來解決問題。孩子有權利犯錯,犯了錯教養者能心平氣和,不全然是因為他們還小、還不懂,所以要包容,而是,若我們就被事件牽著鼻子走,排解不了自己被惹惱的脾氣,那便錯失了引導孩子從錯誤中學到「負責」,從「收拾善後」中記取「教訓」,培養他們擁有「改錯的能力」的機會,這樣「錯」,就錯的太不值得了。

Jivan 哭著追出來,一屁股坐在我身旁的椅子上看我,用力哭給我看。即便兩歲的Jivan 還沒辦法實質對「斷腳的眼鏡」負到些什麼責任,但他絕不是嘴上說「知道錯了」就可以算了。我堅持他去站著想想,他自我意識高漲地大聲回:「不要!」我堅定地重複兩三次「請你去站好」,同時,伸出手等著他來牽著,再將他領到牆邊。

從他主動伸手牽住我,不需要我硬拖,就自己起身走這幾步,到我指定站好的位置,對他而言並不容易,雖然有我牽著手帶著到定點,但這已表示他是發自內心明白自己有錯,而他選擇面對錯誤,只是需要我的一點支持和幫助;那聲聲「不要」只是在試探我的底線,我的溫和且堅定,既不需要肢體上的拉扯,也不用動用我身為他的母親的權威強迫他、兇他。對我而言,也是一項教養觀念上的驗證,驗證Jivan 在犯錯時,依舊接納當下那般處理的媽媽,我這樣做,是能夠讓孩子明白,我是來幫你的,不是要懲罰你的。

牽到牆邊後,他總算想到要對我說「對不起」,一直想依偎上來。

「好!」收下了他的道歉,我扶著他的肩膀問他:「那有想到了怎麼辦了嗎?沒有眼鏡,媽媽看不清楚,明天怎麼上班呢?」他想不出辦法,應該是說,他一發現他把媽媽的眼鏡折斷而他無法修時,他就已經想到要用「對媽媽好、幫媽媽忙」來讓我不要生氣,是很符合兩歲的邏輯了。於是我主動提議:「那我們一起想,你覺得用膠帶黏會不會有幫助呢?」於是他馬上就跑到放膠臺的櫃子。

儘管我要求Jivan 想想問題可以怎麼樣被解決,但一定要記得,千萬別讓孩子「一個人」面對錯誤,孩子會犯錯,教養者的反省功也不可少,倘若在這個時候「叛逃」,留下孤單又缺乏歷練的孩子,就別奢望孩子將來遇事時,能擁有良好的解決問題的能力和承擔的勇氣。所以,我才會在給予Jivan 思考的機會後,再由「我們一起想」開頭,在關鍵的善後時刻,創造了「媽媽不會放你一個人」、「媽媽支持你」的力量,也就同時增強了孩子「勇於改錯的心」,從中培養出責任感。

接下來的「假裝修繕」,Jivan 都在一旁盡他所能,他小小的雙手專注地扶著鏡框、裝忙地陪我找舊眼鏡,「是這個嗎?在那邊嗎?」、拿衛生紙擦黏膠反倒把手指頭弄得黏TT的。我們倆同心協力「修好」眼鏡腳了,但,可憐的眼鏡當然是沒法繼續穩妥地掛在耳朵上了。然而,這個「表面修復」的過程和功夫不可少,當Jivan 開心地跑回房,和爸爸報告:「寶貝和媽媽把眼鏡修好了!」的時候,他感受到的是「原來負責,並有能力修補錯誤,是一件值得去努力的事!」那麼未來再有出錯,便可降低他逃避、畏畏縮縮不敢承認和負責的可能性。

「後果承擔」也是需要日積月累的勇氣和信心去建立的,在放手讓孩子獨立飛行以前,這都是教養者需陪伴孩子養成的功課。

眼鏡啊!它沒白白掰掰,因為Jivan 不但道了歉、負了責,還謹記在心──「不是我的東西不碰」。往後我只要一個提醒:「寶貝,那是你的嗎?」他說「不是」後,就懂得控制自己,不再因同一個原因犯相同的錯誤。「處罰」或許能短暫制止孩子錯誤行為的出現,但我很貪心,我希望孩子能從錯誤經驗中學到些什麼,並將如何避免再犯錯的方式謹記在心,以延續正向行為的時效。

事件處理好,情緒就可以放下了。

「媽媽還是love you 喔!」

「love you!」我們又抱在一起。

這整個過程,老公去哪了呢?旁觀者如他,坐在床上靜靜看書,在我弟弟來找我們時,告知他狀況並請他先離開,讓我好好處理。不插手的「門神」,這角色反倒是幫了忙,讓我第一時間能專注於Jivan 的教養上,一氣呵成,把整個機會教育好好完成。

 

摘自 谷卓《蹲下來,用孩子的高度看世界:讓孩子不委屈,能同理、尊重與分享》/凱信企管  

 

※延伸閱讀:

全能的父母養出無能的孩子,什麼都幫孩子做好做滿是「害」不是「愛」

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們無須拿孩子跟別人比較,更不要催促他長成我們所期待的樣子

 

Photo:Takmeomeo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