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父母,別因為愛而給出過多的保護,請允許孩子在人生道路上可以繞點路,走得慢......

有個家長問我,明知他這樣會跌倒,卻不能拉住他,這種感覺太難受了。我告訴這位家長,你能做的是適度的提醒他,如果他仍想一試,那你是否有信心,自己會是陪他療傷再起的人呢?

這幾年,在我的諮商室裡,常見的幾個場景,不同主角,彼此卻好相似,模擬場景如下....:

場景A 
一對母子預約親子諮商,母親已年過60,兒子快40,兩人面無表情的走進來,我問他們為何想來諮商?我可以怎麼幫忙?這時,母親開始滔滔不絕的數落孩子的頹廢、好高騖遠...,兒子開始漲紅臉反擊一輩子都被安排,沒有自主權,很不快樂....

場景B
一個女孩,大學畢業後,便在家裡的小公司上班,領著基本薪資,反正住家裡,花不了太多錢。幾年下來,生活非常的規律,生活圈跟著有限,和學生時代就交往的男友越來越少話題,終於走到被分手的結果。曾經,以為的不變,瞬時間都崩塌了,回看自己和同學的生活與工作,驚覺自己原地踏步,她渴望重拾藝術創作,卻害怕不被認同、怕失敗,長期不滿意自己的情緒,導致自己陷入深深的憂鬱中。



路,怎麼走,才是對?

這也讓我想起自己的經歷。六歲開始學琴,還記得老師為了讓我有完美姿勢,總在我手上擺上10元銅板,邊彈琴還得注意銅板不能掉下來。那時候,一小時的鋼琴課,我會藉口上廁所好多次....。

母親總說,要我好好珍惜,她從小喜歡鋼琴,但外公都不給她學!

國中,母親看我成績不佳,設定我要考藝專音樂科,開始加碼學古箏、樂理、試唱,投資在我身上的學費,都未必是我現在能負擔的。最後名落孫山,母親氣到進門拿起拖鞋就打我...。

這一打,卻讓我好想離家自由。於是,唸了高職還願意繼續升學,是因為我渴望自由,遠離窒息的親情期待,渴望掙脫親情的認同包袱。

後來,遇上921地震,一些經歷讓我定向報考諮商研究所,不管有多難,我都非常努力的研讀與克服......;甚至,一度家庭經濟出狀況,我在母親面前落淚,說著自己多想專心念書...,讓母親也選擇咬緊牙關支撐我的學習、我的夢。

我知道諮商室裡的許多大人們,心中都有個小小孩,他們也許還在掙扎著,渴望父母的認同與鼓勵,面對父母安排的道路與要求,他們深知那是一種怕他們受傷、少走冤枉路的保護,然而,面對自己心中的想要時,卻有著不敢說出口的矛盾,害怕讓父母失望、對自己沒有信心就顯得矛盾與茫然,很期待被理解、被肯定與被支持...。

路,怎麼走,才是對?

沒有對錯。孩子的人生,無人可替代,允許孩子可以繞點路,允許孩子探索與失敗,允許孩子可以走的慢,但別輕言放棄......。

曾經,有個家長問我,明知他這樣會跌倒,卻不能拉住他,這種感覺太難受了。我告訴這位家長,你能做的是適度的提醒他,如果他仍想一試,那你是否有信心,自己會是陪他療傷再起的人呢?

我真心覺得做為父母,真的很不容易,因為愛而給出的保護,再萬全的保護都仍有跌倒的意外,如何讓孩子學習面對跌倒後的再起,是無法避免成長必經之路。

最重要的是,父母無須開通一條路給孩子,只需要相信你會是孩子跌倒後療癒港灣。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