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運動課,讓我看到不同的世界觀!

課程針對不同年齡階段豐富有趣的遊戲練習,學員間彼此互助和熟稔。每個遊戲背後帶著些許的引導、治療、教育的成分,但K老師不忘提醒學員:「僅管是遊戲仍要專注在每個當下,以及每個遊戲只是階段性地結束,其實任務還繼續著。」遊戲作為一個橋樑,發現每個孩子不同的狀態,不是教他們輸贏而是發現身體的空間,讓他們舒服地伸展、自在地玩耍、和諧地互助,這跟競技體育、操兵演練是完全不同。

中國十一黃金長假,我跟著友人V從成都一起飛到了鄭州參加華德福空間運動課程工作坊。作為課程協調兼翻譯的友人V只跟我說一句:「你會喜歡這堂課的。」其實我對於華德福教育仍是一知半解的狀態,更遑論其中的空間體育。來自中國各省分五十多位學員中,其中有一位來自台灣慈心華德福體育老師F。

 

投入華德福教育已有8年,也曾接觸空間運動課程的F爽朗的笑著說;「空間運動課程時聽不懂的,存在腦袋瓜中,有一天慢慢就懂了!」作為華德福教育門外漢的我,一直把華德福教育視為一種深不可測的另類教育,上起課來不免戰戰兢兢,如履薄冰。F接著告訴我:慈心華德福學校發展初期,她作為體育老師同時還兼任了染布、木工課程,隨時補位,真正實踐無中生有,其實就是不要把自己套入框架和持續學習,培養美的能力,教育自己也才能帶給孩子新的養分。

 

耳邊傳來拍手擊掌聲,集合時間到了。F自然地停止熱身的動作,我狼狽地吞進嘴邊的食物,準備好體力來參與美國K老師的空間運動課程。跑、跳、蹲、丟、跨、趴…,所有的動作應有盡有,只怕我跟不上。

 

到底什麼是空間運動呢?最簡單的就是感受你身體的空間,從坐姿到站立都有一股動力驅使你向上,有另一股重力讓你向下(在此想像看不見的動力流動圖)。

 

圖說:K老師正在解釋空間運動遊戲

 

K老師從事空間運動長達20多年,曾任教美國多所華德福學校的空間運動老師,也為飽受職業傷害的運動員、後天身體不協調的人士提供專業的空間體育治療。面對我們這群平均年齡40歲的學員,每個人帶著不同的目的來學習,他也能傾聽需求,因材施教。比如:K老師讓五位學員(A、B、C、D、E)在體育教室中,或坐或躺或立等方式朝向不同的角度,接著請他們分享眼前的「世界觀」。

 

首先是面朝左邊牆壁的A說:「她看見了兩張併排在一塊的椅子,一顆足球、三個背包、運動鞋」;再來是面朝右邊牆壁的B則看見了三個拳擊沙袋,上頭還有五個白點,窗戶外頭的高聳的建築物;躺在地上頭仰望天花板的C說:「頭上的日光燈照得眼睛一度睜不開,但感覺頭上的光代表著一種希望和憧憬」;坐在學員正前方的D指著牆上奧運五環,還有一段運動名言佳句,當然還有眼前的學員。最後一位坐在地上手肘撐著大腿的E說:「第一眼看到防滑的藍黃色塑膠地板,像齒輪一樣拼湊在一塊,再仔細一看地板上的紋路和灰塵看得一清二楚」

 

K老師反問大家:一群人在同一個空間,為何看見的世界如此不同?

 

作為一名空間運動老師,K不僅點出五位學員的視角可能分別代表著體育(器材)、武術(拳法)、華德福(精神)、運動象徵(符號)和現代科學(剖析),更重要的是大家如何在同一個空間,打開心胸欣賞不同的視角,這也是空間運動想傳遞的精神。長期以來,僵固的學習模式扼殺了靈活的教育創新。在工作坊中我們跟著K老師學習了諸多空間運動的遊戲,深怕忘記,學員把老師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全部記錄起來,但同時我們可能忘了讓身體去體驗和感受。

 

「讓自己在一天中的某些時刻,安安靜靜地回想上課的內容,最後沈澱下來的知識才是屬於自己的,誰也拿不走。」K老師說。把所學沈澱後的感受帶入生活、家庭,甚至是身旁的人,真正學以致用,無處不自在。頓時,我長期以來站姿不良、彎腰駝背的情況,明顯也有了點改變,感受到身體呈現的空間帶給人的壓迫或頹廢之感,也影響他人的情緒。

 

圖說:EMMA的上課筆記

 

眾多的學員中有體育老師、健身教練、華德福家長、華德福老師,還有像我一樣不懂華德福和空間運動卻心生嚮往的一張張白紙。當中最特別的一位莫過於河南本地精通武術的郭老師,常見到郭老師與K老師合力演譯東西合壁的空間體育,同一個空間體育動作,可以從西方肌肉力學來展示,也能從東方國學武術來貫通。對K老師而言,無疑是茫茫人海中遇見知己,嚴肅說是空間運動無國界,他很興奮又發現另一種感受空間的方式,而不是把東西方一分為二,用筆記下郭老師所說的氣脈經絡名稱和運行原理。

 

每天早上六點練習中國武術拳法,接著八點半到十二點華德福空間體育課程,馬不停蹄的再從下午兩點一直到五點半,最後晚上六點半到八點半,我只堅持了幾天就掛病號,缺席了不少武術課,也錯過兩個下午的空間體育課程,心裡惋惜卻也釋然。似乎一直以來,我的身體空間處於緊繃和緊張的狀態,累了倒頭就睡。我的空間慢慢打開了,不舒服就好好休息,別跟自己過不去。

 

回顧將近一週的課程,針對不同年齡階段豐富有趣的遊戲練習,學員間彼此互助和熟稔。每個遊戲背後帶著些許的引導、治療、教育的成分,但K老師不忘提醒學員:「僅管是遊戲仍要專注在每個當下,以及每個遊戲只是階段性地結束,其實任務還繼續著。遊戲作為一個橋樑,發現每個孩子不同的狀態,不是教他們輸贏而是發現身體的空間,讓他們舒服地伸展、自在地玩耍、和諧地互助,這跟競技體育、操兵演練是完全不同。

 

雖然50歲的K老師看得出來以前是一個橄欖球運動員,但所傳遞的空間體育精神氣度,卻不是硬梆梆的教條。他不諱言在接觸空間運動前,自認體育十項全能,比誰都快,十年前還能飛簷走壁,但卻不知道怎麼慢下來。他看到空間運動創辦人John悉心教導如何讓學員找回自己的空間,當下他重新歸零,一投入空間運動就是二十年載。

 

工作坊的尾聲,頭一次感覺自己在玩教育。曾經跟著友人V到過台中海聲華德福學校參觀,到泰國華德福學校學習濕水彩,以及埃及SEKEM華德福學校拜訪。不停地移動外在的身體空間去追尋,但內在的空間卻一直封閉著。K老師告訴我們巨人金子的遊戲,重點不是從巨人身上奪走金子,而是去尋找金子過程中,學員間彼此互助、行動、團結,這才是最寶貴的禮物。

 

有這麼一秒鐘時間,我感覺華德福教育沒有這麼高深莫測。慈心華德福老師F老師語帶調皮地說:「在課堂上有時候孩子會變成我們的老師唷!」每堂用心籌備的課程,孩子們一眼就能感受出來,到底我們想帶給孩子什麼樣的教育?盡在不言中…

 

但不要忘了華德福課程遊戲的勝負成敗非關鍵,而是作為老師在過程中的細心觀察和傾聽陪伴。第一次在中國度過十一黃金假期,避開了觀光景區的擁擠人潮,內心的收穫卻是溢於言表。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