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老師:翻轉課堂愛上英語

僅管翻轉教育實驗未盡如人意,山下依舊不放棄,瞭解學生的需求因材施教,像是規劃旅遊英語就劃分為三個部分,自己玩、帶人玩、吸引別人來玩。

成都青城山下的東軟學院,緊鄰世界文化遺產都江堰青城山風景區,校園獨具川西特色之美。2014年4月某週五,我受邀前往東軟學院演講,剛踏出青城山車站,迎面而來的是一群年輕活潑的學生,其中有一位是東軟學院的英語老師,她梳著馬尾辮子,一身樸素的長裙與襯衫,看起來格外平易近人。

 

然而她在學生當中一點違和感也沒有。學生們喊她一聲山下老師。後來,逐漸熟識,山下告訴我,這個名字由來其實很簡單,因為她在青城山下教書,語畢不忘送上招牌的酒窩笑容。

 

山下老師本名黃曉琴,給我的第一印象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喜歡大自然,見到久違的老朋友們會送上一個大大的擁抱,還會收到她親筆寫的書信或卡片。在成都公益創新、自然教育活動常可以看到她的身影,她還是個「問題老師」,對於每件事情都抱著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直到她清楚理解對方的觀點才肯罷休。

 

常在愛思青年公益組織、河流研究協會、腳步丈量成都的活動上,見到山下的身影,閒談之中知道她進行各種教學創新實驗。2015年11月底的週末,趁山下到成都八八青年空間參與JA志願者會議空檔前夕,我好奇這位問題老師」如何在體制內翻轉教育呢?

 

山下在大學期間曾到美國南部打工度假,堅定了她對世界很大,她要出去走走的信念。大學主修系別是英語語言文學,曾擔任新聞社團長、參與由荒野基金會在中國創辦的綠色營,大學畢業前夕她一邊準備研究所,一邊進行工作面試,從翻譯、口譯、培訓機構到全球百大企業,思考到底做什麼工作比較有意義和成就感,她選擇了當老師。

 

她不喜歡英語培訓機構需要生動浮誇、灰飛煙滅的教學方式,但她認為每個上培訓機構的學生學習動機強烈且積極,跟目前任教的學生上課狀況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別。雖然她也不喜歡大學的僵化體制,新進教師需要寫論文、拼職稱,但是體制給予了她翻轉教育的空間。

 

「因為上課很無聊,我不希望所有人就是在台下聽,很多人肯定發呆。」山下覺得學生的互動與反餽能讓她迸發出更多的點子她不諱言地提到,翻轉教育(PBL)教學法形成一股風潮,很多大專院校都在推廣,連她的系主任也要教師去參與工作坊與培訓,試驗結果還是挺失敗,因為對老師的要求很多,上課前要錄製好教學視頻,並確保每個學生課前都已預習,課堂上學生作為主角發表言論,老師轉為配角激勵學生。

 

僅管翻轉教育實驗未盡如人意,山下依舊不放棄,瞭解學生的需求因材施教,像是規劃旅遊英語就劃分為三個部分,自己玩、帶人玩、吸引別人來玩。讓學生以鄰近東軟學院的街子古鎮為旅遊案例,讓學生自行規劃路線、導覽解說,並將課堂成果錄製視頻放在社交網站上供大眾閱覽。

 

這堂旅遊英語課程很成功,其實前期山下花費了大量的時間研究、瞭解旅遊英語的構成元素,當她邀請系上有相關經驗的老師共同授課,被斷然拒絕後,她仍然虛心的請教和從頭學習。

 

她相信只要肯下功夫,學習語言不是一件難事。當一位英語基礎極差的學生希望能請她補救菜英語,她二話不說答應了,每天中午這位學生準時報到,也完成她安排的作業,不管學生英語能力如何,山下願意陪著她一起練習英語。

 

山下告訴我「大學英語的目的並不是要給非專業外語學生艱澀的英語知識,而是讓他們覺得英語是一個有趣的東西,可以學,也不用學的特別好,只要能掌握基本的英語能力。」在東軟學院將近三年的英語教學生涯中,她仍然不斷地挑戰自己、碰撞體制,也會適時地從工作中抽離出來,去體驗生活,嘗試各種新奇有趣的事物。

 

工作不是她的唯一,對未來她充滿期待,不管未來職涯是否轉換跑道,她樂觀的相信讀書、旅行是改變自己最好的方式,她將生活、教育、旅行交織為一張大網,點與點、線與線之間的串連,將使生命多采多姿。

 

 

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東軟學院老師

 

 

Q:山下老師英語專業的職涯選擇?

 

我就讀北京第二外語學院,大四時找了很多工作,如:翻譯、口譯、培訓機構、甲骨文翻譯(企業)、微软、企業管理培訓實習生等等工作机会,但都不盡人意,到底做什麼工作比較有意義?比較有成就感,適合我去做的。我也曾想過考公務員,但政治史成績太差,也覺得公務員工作很死板,後來同窗好友考上公家機關農業部的國際交流部,其實公務員工作沒這麼差。

 

覺察社會有很多的問題,其實就是教育根本的問題,我覺得大人是很難改變的,若能給予剛剛有一些自己思想的年輕人引導,灌輸改變的希望,所以我選擇了教師這個行業。

 

一開始考慮過英語培訓學校,但培訓學校的職業發展並不是我想要的,對於老師的標準要必須要能談笑風生、生動有趣,我是一個比較安靜的人。我很欣賞英語培訓學校的學生,花了錢自己去學習的心態,大學生的上課表現太差了。在大學體制內,我可以安靜的做科研、研究和創新,雖然不是特別喜歡體制,但體制給予一些安靜的空間,也面臨助教需要升等講師,發表相關論文,才能獲取職稱的壓力。

 

 

Q:為什麼想用教育創新的方式來進行英語教學呢?

 

因為上課很無聊啊,我不希望所有人就是在台下聽,有很多人肯定發呆,我希望跟每個人都有互動,雖然我不是很high的那種類型,但學生以求知渴望的眼神看著我,能讓我蹦發出更多點子,是我之前沒有想過的,給他們更多的知識。

 

系上每個老師的狀況不同,加上年紀在1980後的教師數少於三分之一。大部分老師有家庭孩子,精力會有所分散。比較年輕的老師會考慮讓課堂更加有趣或好玩,會分成小組來進行問答遊戲,益智意趣點,不會太死板。

 

在課堂上讓學生整理英語文章的主旨,或根據英語文章來出題,讓學生當出題官。採取互動、團隊競賽的教學方式,英文學習就能變得有趣。這些課程方式都是自己摸索,測試,自己願意來做,也增加了不少工作量。

 

我覺得大學英語的目的並不是要給學生專業的英語知識,而是告訴他們英語是一個有趣的東西,學生可以學,也不用學的特別好,可以掌握基本的英語能力。

 

 

Q;山下老師印象深刻的英語教學案例?

 

上學期我規劃了四週的旅遊英語課程,課程方案規劃三個面向,讓學生自由選擇分組。第一組是設計自己玩的行程 ; 第二組當導遊帶別人玩(介紹四川文化、茶道、川劇、川菜); 第三組設計行程吸引別人來玩,規劃旅遊路線的交通、住宿,還有當地的文化、宗教習俗。課程最後也帶著全班同學集體到東軟學院周邊的街子古鎮,進行兩天一夜旅遊景點路線的導覽、解說規劃,並全程錄音、拍照、剪輯成冊,還放在社交平台網站上。我覺得課程很成功,但前期進行了大量的溝通和研究,系領導擔心學生出事,我帶學生出去多了一份責任。

 

上學期翻轉課堂非常熱門,試驗結果還是挺失敗。每個教師要調整過去在校的教學方式,對老師的要求有很多,課前老師需要先錄製好教學視頻,學生要先預習,不僅是老師工作量變大,大部分學生很難接受較多的課業壓力。這需要一個教師團隊,大家一起來協做,單憑主班老師自己操刀,錄製&剪輯教學視頻,很困難。我也將英語寫作翻轉課堂實踐研究,寫成一份論文,總結翻轉課堂需要根據各班的情況做調整,老師、學生之間如何取得教與學的共識與默契,更加考驗老師的教學技巧與情商能力,才能激發學生去學習。

 

 

Q:對於老師工作是否感到迷惘?

 

我喜歡教師這份工作,但對老師的生存環境感到憂慮,提升教師權益的唯一方法就是考取博士,或寫研究論文提高職稱。工作不是我的唯一,去年暑假我嘗試到澳洲打工換宿,回來以後我就想要再出去,原因不是世界很大,我想出去走走,而是每次出走後的回歸讓我思考,我該如何改變現況。

 

啟發我出走的念頭源自於大二那年,和好友一起到美國南部的包裝工廠,打工度假兩個月,我深刻感受到離開中國到外國待上一個月,跟人、自然的交流,進行思想的激盪,才能留下更深的印象,沿途看過的風景再美,也只是一張圖片。我看過一篇文章,有一個人在國外爬山,住在荒野搭帳棚,自己看著滿天的繁星,感嘆天地之悠悠,自然如此偉大,感嘆人類的渺小。

 

生活其實很平淡,透過生活、旅行、教育交織成的大網來豐富生命。很高興一路遇見有趣的人,對未來也抱著無限的期待。你世界都沒有觀過,哪裡來的世界觀,不經常外出走走,會一葉障目。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