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不該是,你在你家當少爺,我在你家當婢女的日子!

我告訴先生:「真正讓爸爸媽媽高興的,當然是你這個兒子回家,還有那兩個孫在身邊。媳婦“感覺”好像“有義務也一起留下,但是老實說,一點都不是主角。有時反而還會讓他們不自在,想寵一下孫,還要顧忌一下媳婦。我可以理解阿公阿媽想寵孫時還得:「問問看你媽媽可不可以?」那種心情,何必呢?吃垃圾食物?吃啊!看電視?看啊!晚睡?好啊!假期時間這麼短,大家開心嘛!

女人不該問男人:過年要在你家幾天?

「媳婦、娘家、婆家、小姑、女兒」,是每年過年的熱門關鍵字,有男性作者寫下,妻子詢問:「今年過年要在你家幾天?」,引起他反射性的敵意,和事後的省思,讓這個話題又掀起一波討論潮。

懂得反省的男人總會贏得好棒棒的鼓掌,但這只說明了男人、女人,丈夫、妻子,兒子、媳婦,女兒、女婿,永遠站在不平等的水平面上。

無論是妻子、媳婦、女兒、媽媽......,女人無論扮演什麼角色,無限上綱地包容、理解、體貼、忍耐,都被視為理所當然。偶爾稍微為自己著想一點,或為想偏心自己的家人一點,就會被指責:不負責任、自私、小心眼、心胸狹窄。

男人為女人著想,就是好棒、好有心、好值得鼓勵。而除了打點日常生活,逢年過節、三姑生日、六婆抱孫,還要準備禮物、紅包、下廚、清掃、招待客人…點點點點,事繁不及備載的女人們,不過只是在做她該做的事,等著男人有天良心發現,說聲“謝謝妳”,“辛苦了”。然後還贏得一票掌聲和好男人的光環。

這樣有對嗎?

我對男人沒意見,這是來自整個社會長久以來的價值和認知,我只是不捨女人。

因為讓女人為難的,不只是男人。

過年一年過一回,年假也是一年就這一次,為什麼回你家是應該,回我家就要得到恩准,還有時間限制?

我有15年沒在自己家裡過年了,澳洲和台灣季節相反,農曆新年正好是澳洲暑假結束,新學年的開始。孩子們不願意錯過和新班級的老師與朋友熟識的最初幾週(澳洲學校每年都重新分班),先生和我也都在教育領域工作,正是分不開身的時候。

我們能跟各自家人團聚的「年假」,就是每年回台灣的短短幾週。除了少了咚咚咚隆鏘的過年氣氛,心情和意義是一樣的。

一開始,每次回台灣,我們把時間切成一半,一半在先生家,一半在我家。一開始覺得這樣是理所當然的「公平」。尤其孩子最幼小的前幾年需要我在身邊(尤其喝奶的時候……誰叫有奶的人是我,嘖),也就一直這樣一半一半了好多年。

但是越想越不對勁,假期就在短了,還一半一半,能跟自己家人相處的時間永遠不夠,也永遠不嫌多!再說,平常在家我就已經在做家事、顧老小了,放假回來又繼續在你家做家事、顧老小,這樣對嗎?你在你家當兒子,很好,恭喜,have fun!我也要回家當女兒、當小姐!

於是等到孩子稍大,不是一定要我在身邊後,每次回台灣,我會在先生家待一、兩天,之後就自己回台北娘家。孩子想媽媽、夜裡找媽媽,怎麼辦?給他們的爸去辦,給阿公阿嬤去疼孫。

很多事,女人得先學著自己先放下了,才有談放下的條件和籌碼。

我告訴先生:「真正讓爸爸媽媽高興的,當然是你這個兒子回家,還有那兩個孫在身邊。媳婦“感覺”好像“有義務也一起留下,但是老實說,一點都不是主角。有時反而還會讓他們不自在,想寵一下孫,還要顧忌一下媳婦。我可以理解阿公阿媽想寵孫時還得:「問問看你媽媽可不可以?」那種心情,何必呢?吃垃圾食物?吃啊!看電視?看啊!晚睡?好啊!假期時間這麼短,大家開心嘛!

相反的,我的家人也一樣,他們最想看到的是我,是孩子,孩子晚點上來沒關係,他們理解。但是我能在家裡和他們多待一天,他們就多高興一天,至於你這個女婿,無所謂啦!

至於孩子,時間還是各半,畢竟他們同時是兩邊的孫,兩邊的阿公阿嬤想看他們的心情是一樣的,反正只要有阿公阿嬤疼,都是幸福的!

就這樣吧,你在你家爽你的,我要回我家爽我的囉!」

放假難得,回家,更難得。這樣的難能可貴,應該是充滿溫暖和喜悅,而不是拉鋸和不甘的。

女人不該問,應該自己就可以作主。

男人也不用當好人,這是應該的。


※延伸閱讀

媳婦:除夕夜如何可以不回婆家又不會惹怒婆婆?呂秋遠:你連平日都搞不定,怎麼談過年?

每年引發無數媳婦怒火「除夕夜去你家、回我家?」專家提8大解方


更多二花小姐在澳洲當老師、帶孩子、過日子的生活大小事,歡迎加入「二花小姐」的粉絲專頁喔!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