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被老師評:「你嘴裡有一個廣播電臺」,媽媽感到十分抱歉,沒想到導師竟如此嚴肅回應

澳洲教育致力於培養的是從小建立做個「好人」的榮譽感,最簡單能貼在胸前、蓋在手背上、人人看得見的貼紙和戳章才是他們的最愛。因為好的行為而受到表揚、得到所有人注視,滿足小小心靈的是做為一個「好人」的驕傲。

我們的校訓是當個「好人」

澳洲的國民教育大體上沿襲英國制度,過去幾十年的教改則參考美國的教學設計與思想。現今雖由政府負責統合全國的教育政策和綱目,各州和行政領地政府仍會發展自己的法規和綱目,只要不跳脫基本的教育理念和目標就好,因此是多綱多本,小學階段甚至沒有教科書,可以說連本都沒有,到了中學也不過是一本半課本半習作的東西,其他盡在不言中。

 

如是之故,澳洲教育給老師的彈性很大,也造就了老師們必須觸類旁通、學貫古今,並時時鞭策自己吸收新知跟上時代。至於怎麼教?輪廓反正在那,大家就在裡頭自由發揮、因材施教囉!

 

不以學歷為中央伍看齊的好處是,孩子沒有升學壓力,老師也沒有壓力,得以把全副精神投注於教學多樣化和德性培養。沒有考試也就不靠拿高分當作童年KPI,孩子的成就感來自日常的言行表現。

 

澳洲學校同樣有校訓,校訓不是掛在牌匾上只有每天從下面走過時最靠近它,而是全校師生共同遵循並努力達到的精神和品格指標。各間學校的校訓小異大同,目標都是希望孩子未來成為一個正直、堅毅,對社會有貢獻的「好人」。
 

小學階段沒有考卷、分數、排行榜,但會在孩子展現出符合校訓或好的特質與行為時給予獎勵。愛用集貼紙、集印章讓孩子換取小禮物的老師不多,畢竟對這些物質豐裕的世代來說,小玩具的吸引力已不大,澳洲教育致力於培養的是從小建立做個「好人」的榮譽感,最簡單能貼在胸前、蓋在手背上、人人看得見的貼紙和戳章才是他們的最愛。因為好的行為而受到表揚、得到所有人注視,滿足小小心靈的是做為一個「好人」的驕傲。

 

有的學校採積分制,我們學校是孩子表現符合校訓時會得到一張班級卡,一張卡一點,集滿十點可換一張大卡,有特殊好表現的孩子可直接得到一張大卡(十點),五張大卡也就是五十點,上繳後學校辦公室會寄一張「個人成就卡」 到家裡,這還沒完,終極目標是集滿五張個人成就卡,也就是兩百五十點。

 

這種比任何會員積點都複雜的制度最後換到的不是限量公仔、沙拉油或刀具鍋具組,而是一面小錦旗。我和小錦旗初見面時,用兩根指頭提著錦旗一小角,看著錦旗後那張興奮的小臉,無語感在內心爆炸,後來卻漸漸明白,如果說只要持續做一件事二十一天就會變成習慣,那麼小獎卡和小錦旗表述的就是一個又一個把好品格養成習慣的旅程,是那麼的渺小卻又浩瀚無垠。

 

澳洲的人文教育不只要求學生,也相當注重對孩子有舉足輕重影響的老師言行。

我兒小時候話很多,有次回家報告今天圖書館老師對他說:「你嘴裡有一個廣播電臺,你應該把它拿出來丟到窗外。」我覺得老師的形容幽默又好笑,告誡兒子講話可以不要打擾到課堂進度一番後就把這事擱下,後來在復活節全校帽子大遊行時碰到班導,當成笑話提起,用意是想說我知道兒子很愛講話,給老師找麻煩了真不好意思,不料班導聽完轉述,臉上驚恐的表情彷彿我正在他面前七孔流血。

「我真的很抱歉!」班導面色凝重,「她不該這麼說的。」

哦哦哦,我不是在告狀,我真心覺得很好笑,他很愛講話我知道的,老師說得是對的。

「對不對是另一回事,但是她說的話非常不適當。」班導鄭重說道,「孩子愛講話是正常的,不應該得到這樣的對待,無論什麼原因,老師都不該使用不恰當的語言。」

 

這讓我想起女兒小學三年級時有次代課老師叫他們寫詩,老師念了一句女兒寫的詩後用假笑的聲音說:「哈、哈、哈,好無聊的詩喔,誰會這樣寫?」還加碼問全班:「你們是不是也覺得很無聊?」孩子們當然都笑了。

女兒很難過,把這件事告訴導師,當天導師就寫了一封長信向我說明並鄭重道歉。要知道,澳洲學校沒有聯絡簿,老師寫紙條給家長已是大事,一封長信可見得多麼鄭重其事。信中,老師再三保證她已經向學校反映要注意代課老師的行為。

班導還為全班同學進行了一次特別「說話」,告訴他們嘲笑別人的創作是不對的,而且他們明知道代課老師的行為不恰當,就不應該跟著一起笑,最好還應該站出來挺自己的同學,不管對方是誰,都應該堅持做對的事。

 

品格教育新思維

澳洲人深深相信,文化和素質是教育出來的,是在小品格、小習慣中累積出來的。誰想像得到每年在國際居住舒適度、人民滿足指數、最適合定居國家評比中都名列前茅、乾淨漂亮的海灘吸引大批觀光客的澳洲,在二十世紀80年代時還充滿了惡意的歧視,海灘上和海裡全是垃圾?不到一個世代的時間,澳洲人做到了徹底改頭換面。

 

正因為意識到正確的價值觀是民族走向的根基,但改變已然塑型的成年人並不容易,最好是將根基種入國民教育裡,澳洲致力於將義務教育與所冀望形成的社會價值結合,現今澳洲社會裡許多美好的特質,都是在教育中潛移默化而來。當每一年都有在這樣的教育精神下教出來的學生走進社會、走入家庭,這批帶著新思維的大軍就會開始影響身邊的人、建立起良好的社會風氣、延續至下一代,讓制度、學校、家庭、整體社會相輔相成並形成一個良善的循環,也是澳洲教育成功之處。
 


摘自 二花小姐《澳洲認真使用須知:一枚資深澳客的真情分析與隨興採樣》/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二花小姐

土生土長臺北人,現任澳洲醫院感染預防與控制、臨床教育訓練經理,兼職大學講師。

2003年勇闖澳洲大陸,在白人占絕對優勢的環境裡愈挫愈勇,從含蓄內斂的臺灣小女人蛻變為敢怒敢言的澳客。

面對異國文化驚嚇努力調整腳步,同時回頭思索自身民族文化與歷史定位,在生活中觀察澳洲文化、職場、教育,亦在成人教育現場反思中西教育教養對人格與生活態度之塑形。

書寫著關於澳洲的一二三事,以及那些在澳洲遇到的鳥事,願透過臺灣眼、臺灣心,與大家分享自己的澳客經。

 

 


Photo:shutterstock/達志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