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子》社長 劉冠吟:透過有意識的閱讀,增進生活感知

許多人以為,《小日子》這種文青必讀的雜誌,寫作風格就是運用很多艱澀刁鑽、華麗的修辭,其實恰恰相反。為《小日子》定錨文章調性的劉冠吟認為,談論寫作,只要掌握兩個要點:想說什麼、怎麼說會讓人有興趣。

許多人以為,《小日子》這種文青必讀的雜誌,寫作風格就是運用很多艱澀刁鑽、華麗的修辭,其實恰恰相反。為《小日子》定錨文章調性的劉冠吟認為,談論寫作,只要掌握兩個要點:想說什麼、怎麼說會讓人有興趣。

 

被視為文青必讀的雜誌《小日子》,不談論憂國憂民的政策,也不講述勵志的人生勝利方程式,而是著眼於撰寫每個小人物,拼湊出常民生活史,紀錄下這個時代真實的「氣味」。 

《小日子》談道別、好好說再見,談人生的必修課失戀;談民宿,不聚焦風光漂亮,而是經營過程中的種種繁瑣;把厭世當成一門學問來研究...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僅限訂戶觀看?

本篇文章出自第43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