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聆聽的孩子不會變壞

聆聽讓孩子能保持敞開,願意把內在世界對外分享。

文│王理書

 

處理不公平的感覺

 

旦旦兩歲時,如同平常一樣坐在我腿上,樹哥哥在一旁驕傲地拿著一卷紙,裡面有他的畫。


旦沒問過就伸手拿了哥哥的東西,哥哥一手就將紙卷抓回自己手上,動手打了旦一下。旦很天真,沒任何受冒犯或受傷的感覺。身邊的爸爸看見了,說了一聲:「樹,不可以那樣。」樹吸了幾口氣,哭出來:「這是我的東西。」

 

我問:「樹,你心裡有生氣,是嗎?」


樹兒:「嗯∼」


我:「你氣什麼?氣旦旦拿你的東西?還是氣旦旦常常一個人被媽媽抱?」 


樹深吸了一口氣:「兩個都有,我氣她沒問過我就拿我的東西,不公平。」


我很好奇:「喔∼你感覺不公平的地方有哪些?你可以口氣平靜地說嗎?」


樹兒說了三件事,越說越平靜。我仔細聆聽,並用了解的口氣「喔∼」回應。


他說完第三件事,就平靜下來,完全好了。

 

他說:「就是旦旦常常可以一個人被媽媽抱,我不行。還有,我要拿旦旦手上的東西都要先問過她,而她卻不用問我。還有,上一次在這裡吃麵包的時候,旦旦吃兩片,我只吃一片。」

 

老實說,他的確有些誤會,而我不急著解釋,只是平靜收下,用「是喔∼」來承接他內在的主觀真實,並暫時放下我知道的客觀事實。這動作在第一瞬間接納了孩子,是讓孩子平靜下來的第一步驟。這就是樹兒的想法,一個五歲半男孩的主觀真實。結束後,我說:「真好,你說出來了,媽媽聽見了,以後我會認真創造機會單獨抱你。還有,媽媽有教旦旦,要拿你手上的東西也要問過你。看來她還沒學會,媽媽會一直教她,直到她學會為止。媽媽很高興,你比旦旦先學會,要拿別人的東西要先問過。另外,麵包的事情我忘記了,你如果要吃兩片,你要負責跟我說,好嗎?」樹兒後來很放鬆。對一個五歲半的男孩來說,這些細節小事,就是他的重大事件—攸關手足間的平等感受與被愛的確信感。感謝我有機會回應他內在的委屈感。

 

多年後來看,兄妹倆現在如此和諧相愛,也許就是處理這些小細節所創造的支持系統,讓兩個孩子沒有心結地練習相讓相愛。當老大在抱怨不公平時,我就是一一聆聽,即使他有小誤解,也都說:


「真好,你說出來了,我聽見了喔!」


「喔∼原來你是這麼想的。」


「我很高興你已經做了⋯⋯」


「我們可以這樣改善⋯⋯」

 

這四個句子(步驟),以及「爸媽願意為你改變」的意願,能讓孩子感受到被支持、被愛,也能鼓舞他表達出內在的真實。這樣孩子就能保持敞開,願意把內在世界對外分享,非常重要。

 

其實,對年幼的孩子而言,父母如同神一樣巨大。我們在讓孩子吐露自己的陰影想法時,可以充滿愛與光,孩子的脆弱就被溫柔與力量承接。這支持孩子以後也可以這樣陪伴自己的脆弱,而不會貶低或壓抑它們,或是,為了忽視、不想感受脆弱,而把自己變成無感、心靈力低弱的成人,或是,累積過多的脆弱未表達,最後包裹上憤怒與怒意,投射到妹妹身上。若父母能暫時把自己認知的世界放到一旁,先以孩子的主觀世界為凝視的對象,並同意他:「你說的,我都聽到了。」如此,孩子會感受到被信任與被愛,這會幫助孩子更相信自己,對自己有更多的肯定。

 

接下來,我會積極回應孩子,並且不會疏漏他可以負責、可以行動的地方。積極鼓勵並讓孩子明白,藉由換個想法,他可以改變自己的感受,讓自己有更多的權力和力量可以行動。最後,如果孩子的認知有誤解,與大人的認知相差太遠,我們才在此時解釋。要創造一個環境,讓孩子學習相互支持、相愛,而不是相互競爭。

 

 

找到情緒背後的想法

 

記得在懷老二時,央求樹兒幫忙拿抱枕給我而他不肯,我就落淚了。那是懷孕時的脆弱敏感,看到孩子因為媽媽哭而有無助的神情,我說:「媽媽哭,是因為當你拒絕時我想著你可能不愛我,是這個想法讓我哭的。其實,你愛不愛我跟你這一次不幫忙沒有一定的關係,媽媽想清楚這點並相信你的愛,就不用哭了。」


覺知自己如何詮釋情境,並因而產生感受,是管理情緒的基本認知。

 

讓我們受苦的情緒,背後有個讓人受苦的故事,而自己是身在其中的受害人。這故事在我們裡面重播一次就又受傷一次,當舊的苦能一再戳痛我們時,記憶就先於外在情境了。最簡單讓孩子能學會此基本認知的方式,就是父母的身體力行,在家示範為自己的情緒負責。

 

六歲的樹兒,成熟度夠了,我將這個情緒負責的概念放入,在他有情緒時我會問,「是什麼造成你有這樣的感受?」有次全家要出門,大家已經在公寓的電梯口,他臨時進門找襪子,然後哭著走出來,手上沒襪子。換我進去幫他找到一雙襪子後,我們就急著上車。在車上,我問:「你的什麼想法讓你哭?」他聽得不是很懂。我又說:「你哭的時候,心裡在想什麼?」他回答:「我在想,為什麼媽媽都不幫我洗襪子!」

 

聽到這讓我噴飯的回答,我笑了出來。原來他找不到襪子,於是如此詮釋的啊!這想法真是符合他內心的傷,妹妹出生後他受傷的核心語言是:「媽媽不重視我。」我笑了,跟他解釋,襪子都洗了,只是沒放入抽屜而已。最後,我強調:「媽媽很認真讓大家都有乾淨衣服穿、舒服襪子換,這是我們相親相愛所造成的喔!」我覺得這是美好經驗,孩子未明的傷被說出來,並學會回歸情緒的責任。母子倆還澄清了其他誤會,而他隱藏的傷,也準備好要探出頭來,讓我陪伴……

 

摘自 王理書《這樣守護孩子的心靈自由》/方智出版社

Photo:Frédéric de Villami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