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孩子的眼光看世界

別忘了,我們曾經也都是小孩子。

兒子八個大月的時候,有一天,我帶他到街上散散步。就在我們停下來等待綠燈亮起時,只見坐在小推車裡的他,毫無顧忌地直視著我,眼中裝滿著深深的愛意。過去從來沒人用這樣的眼神注視過我啊,那種愛,不帶遲疑、不猶豫,全然相信,就單純是愛,是真正不帶保留、不求回報的愛。媽媽,我愛妳,這就是全部的意思。

 

這種表達,對我那八個月大的小傢伙來說是輕而易舉的,因為他整天沉浸在親親抱抱與無限愛的簇擁中。現階段,還沒有任何不好的經驗讓他對人心生疑慮,當然也不需要去壓抑什麼。

 

 

相信自己值得被愛

 

腦神經生物學教授葛拉德‧胥特,在《天賦不是奇蹟》一書中提及,孩子對人那種毫無保留的全心對待,是因為他們還未經歷過太多負面經驗的關係。換句話說,他們腦中還未儲存任何偏見。接下來的改變只是時間問題,

 

說到這裡,何不試著跟孩子好好學習?葛拉德‧胥特也說,孩子還有一項本領,就是認為自己原來的樣子是「正確」,而且是值得人愛的。

 

這說到重點了!因為孩子總能自我欣賞,認為自己最棒,也從沒想過別人不一定這麼想。但大多數的成人則是與孩子相反,頂多覺得自己「還可以」──那種良好的感覺,有時會多一些,有時則少一點,說來說去,我們心中的自我形象就是離「好棒」很遠……然而,實際狀況真的沒那麼糟。

 

小孩可沒有這種困擾,他們不會去問別人自己是不是夠漂亮或夠聰明,也不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讓人覺得天賦異稟、運動超棒或人緣超好,他就是自己原來的樣子,別人可以喜歡、也可以不喜歡他。

 

問問自己,上回這樣想,是什麼時候呢?大人通常只會提出相反的問題:別人為什麼不喜歡我?為什麼偏偏是我?我要做什麼改變,別人才會喜歡我?於是,努力變成一個更好的人──這是人人讚賞與追求的目標。

 

我們還不只一次問自己,我們所具備的種種條件,對別人來說到底有什麼好處?說到底,我們的努力往往太重於表象,而忽略傾聽內在的聲音。

 

再來看看孩子,他們無所求地去愛,享受著與爸爸媽媽的連結感。其實大人也渴望那種與人親密的連結感,但或許是生命中大大小小的傷痕,使內心的期望逐漸消失了,甚至對人對事抱持懷疑的態度──無論對自己或對別人都如此,不但評斷著別人的潛力、性格特點、習慣,甚至是新朋友的經濟狀況,也不忘拿這些來檢視自己。什麼?別人有的,我怎麼可以沒有,那還得了!為什麼那個誰笑起來那麼燦爛,生活那麼多采多姿,工作機會比我好?還有,一段感情吹了,到底是誰的錯?

 

尤其只要跟愛情有關,一切都會複雜起來。比方說,還沒跟眼前這個人有進一步交往,就在心裡猜測盤算著:此人跟自己會有何發展?一夜情對象?可能是老師?或許有女朋友?交往看看?搞不好是真命天子?當成一個可以休憩的島嶼?說不定說不定,通通不是。

 

話說回來,這世上究竟有多少人找錯或找對對象?德國聯邦統計局告訴我們:德國人的婚姻,平均每三對裡有一對會離婚,而且大約發生在婚後十五年,四十歲出頭的時候。

 

關於這項數據,放眼周遭的親朋好友就能得到印證。當然,也有少數神仙眷侶型的夫妻,他們深愛著彼此,各方互補得恰到好處,堪稱超完美配對;但大多數人都在包容的最高原則下,不斷修修補補兩人的關係。有些夫妻是因為習慣,害怕變成一個人;或顧慮他人的眼光──這樣看起來婚姻關係運作良好;或因孩子而勉強繼續在一起。但這樣的關係,還算是愛嗎?

 

最美好的愛情關係,應該像是找到失落的另一半那般喜悅。那個人,不僅在某程度上跟我們很相像,還能補足我們所欠缺之處。而且,兩人在精神方面能心心相印,身體上彼此得到滿足,互相給對方空間,共同激勵成長、互為後盾。當然,另一半要愛我們原來的樣子,誰都不想去改變誰。

 

現在開始,好好愛惜自己本來的樣子吧;跟隨自己的感覺,相信某個會珍惜我們原本面貌的人,一定會在某個地方等著我們。

 

 

愛,從了解和珍惜開始

 

關係的存在,是為了讓相關的人都能感到幸福與被愛。但要做到這樣,身處其中的每個人都得先能愛自己,並允許自己幸福,才有可能擴及他人。燦爛的陽光不會天天都有,艱困時期,反而給了我們檢視與反觀彼此契合與否的機會。如同我們自身不停的進步與改變,一段關係的發展也應是如此。有時我們付出多一些,他日換對方多盡幾分力。只要雙方的目標與價值觀一致,即使水面偶爾吹起一些漣漪,水底深處的水流方向仍然不變,也不會對愛生起疑慮。當攜手度過難關,甚至會讓彼此的連結更加緊密。

 

然而,究竟要怎麼做,才能感到平衡呢?或許先從了解自己的目標為何來著手,將有助於思考。想想,我所認為的美滿關係,是什麼樣呢?我需要多少個人空間?又需要怎樣的親密感呢?愛情與友情如何劃清界線?喜歡一起成長還是各自努力?

 

或者,換個問題問自己:為了幸福快樂,必要條件是什麼?可以放棄的又是什麼?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在這段感情裡有怎樣的感覺?

 

基本上,我們都很清楚,奠定幸福關係的基石不外乎:相互尊重、誠實相待、信任、溝通,還有幽默感。這些對我們來說都缺一不可,但也不容易做到。我們往往不知自己的心有多封閉,也不明白,原來自己的行為常被理性而非感覺所掌控;而就在這種自欺欺人的狀態中,我們把另一半也拖進漩渦裡一起攪和了。

 

關於「愛」,我們可以向孩子們看齊──他們總是那麼怡然自得、快樂滿足,何不試著跟他們一樣呢?學著了解自己的長處,也接受自己的弱點,內心平衡、覺醒且時時充滿好奇。一個知道自己是誰、明白自己想要什麼的人,才有能力與別人建立快樂的關係。

 

 

像孩子一般坦然,做該做的事

捍衛公平,你可以盡點力

 

孩子們最在乎公平了,他們可以非常有耐心的,熱烈數著一個個花生米、熊熊軟糖與巧克力豆,這樣大家才會得到相同的數量,沒人多一個或少一個。為了公平,可以一「盧」再「盧」,追問不休,直到找到解決辦法為止。因此,他們也隨時可以把所有零用錢捐出來,去幫助過得不太好的小孩。因為他們覺得,每件事都應該怎樣怎樣才對。

 

至於怎樣才是對的,孩子們是跟誰學的?從我們大人這裡學的?那如今在罵他們亂捐錢的又是誰?也是我們大人啊。啥?沒錯,常常是這樣:我們先跟孩子長篇大論、開示了一番有關對與錯的想法,但事實證明,我們自己根本做不到!那麼,孩子見狀除了吃驚外,還會覺得不公平。

 

「那個人可以在紅燈時過馬路嗎?」

「為什麼我們剛剛不給那個乞丐錢呢?」

「你吃完晚餐如果還可以吃糖果,那我也要!」

「那個人喝醉了嗎?為什麼他可以亂尿尿?」

「那部車為什麼開得比我們快?」

「那個女生在路上亂吐口香糖!」

 

很多我們撇頭不想看的地方,孩子都看在眼裡。孩子認真發展他們的公平偵測能力,而我們大人卻在為自己缺乏公民勇氣,拚命找可鑽的漏洞與藉口;孩子們正在培養自己的社會正義感,我們卻任其流失不管。

 

我們總能為自己的鄉愿與愚昧找到千百種理由。但孩子們可不。有人曾跟家裡的小朋友解釋過,為何一件T恤可以只賣二百元嗎?或是,為什麼巧克力在德國可以賣那麼便宜呢?還有肉也是喔?在我們家,開啟這個話題的結果是,有人決定拒吃了!不過不是巧克力,而是肉!喔,動物一定要為我們人類犧牲嗎?不能用別種方法嗎?一定要這樣嗎?孩子們如此問我。我的回答竟然是:這樣我們才不用花太多錢。那為什麼不要花太多錢?孩子們又問。喔,對啊,為什麼不要花太多錢?換我來問大家。為什麼我們不想付出對應真正價值的金錢,而讓別人用童工、大量養殖或血汗工作環境,來換取低廉的物價呢?

 

我們心中,其實也有很多想傳達給孩子們的崇高目標與理想,但在現實世界裡,卻總是力不從心。

 

阻礙最少的那條路是很吸引人的;而只要能喚起熱情,全心投入自己喜愛的事物中,無論艱難與否,那條路還是值得走的。當然,我們仍得試著去了解全貌,用常識去判斷,並且能意識到我們某些行為的後果。

 

無論選擇去承擔與關注,或是忽略與漠視,同樣都會造成某些影響──將此套用在親子關係、社會活動或消費行為上都適合。不過,請別誤會我的意思。每個人都有權決定自己生命的樣貌,只是別忘了,每一個決定都有它伴隨而來的效應,可能是正面,也說不定是負面的。

 

我們希望自己能被接納並被他人所愛,也希望孩子能得到如此對待。就這點而言,生活中某些狀況其實已經與我們的道德標準相衝突了。所以,我們想了又想,有時還是決定閉上嘴,裝作若無其事地移開視線──無論是人際關係,或是種種社會現象一概如此。我們內心深處其實也希望自己能勇敢一點,不過,還是寧可打開電視來看看就好,然後,期待明天或許會有人出面處理一切──即使是自己生活周遭發生的事,我們也常下意識地逃避可能會有的衝突。

 

難道我們跟朋友之間的關係真的那麼脆弱,就算他們做出有失公允的事,我們也無法對他們說出真話?而我們賴以為生的飯碗,是否真的那麼易碎,以至於無論上司如何不公地對待同事,我們都不敢出言相挺?

 

孩子們的可愛就在這裡,他們還沒有辦法一窺全貌,不知道自己一頭熱的事是否重要。孩子們之所以對感覺不公平的事情立即反應,是因為他們認為事情本來就應該那樣;不過,久而久之,孩子們也會發現:原來別人根本就不在乎──總是會有人不守規矩。

 

即使如此,我還是願意公平地對待他人,從中能感到一種真正的安心與踏實──畢竟,一個社會是否有真正的公平正義,與每個人的福祉息息相關。

 

說到底,還是得回到自身。如果我的所作所為有助於世界更公平一些,也會感到比較心安理得。倘若我們選擇對許多不公不義的事撇頭不看,那麼,我們還是得面對孩子的追問,問我們:為什麼這個那個會如此?為什麼沒有人要幫忙?為什麼沒人出來贊成或反對些什麼?

 

孩子最初看到的世界,就是家庭,陸陸續續還會加入幼稚園、學校,以及兒童遊樂公園與運動俱樂部……在他們所信賴的小小生活圈裡,為正義挺身而出是件較容易的事。彼此間的信任與相互尊重構成了一種基礎,讓大家在此相互碰撞,並藉此檢視自己的價值觀。

 

家人、朋友、學校與幼稚園老師豐富了孩子每日的生活,而他們是否幸福安康,對我們來說也很重要。為什麼我們就不能承擔一點責任?為什麼我們可以轉頭不看,而且不覺得愧疚?難道我們對別人處境的好壞那麼無感?那真的跟我們無關嗎?

 

 

我們都有機會做些什麼

 

在德國,有兩百五十萬名兒童生活在貧困的家庭中。這人數占了十八歲以下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但這同時,全世界的平均財富卻是與日增長,而這造成了一種社會不公的現象。在世界的某些角落,有些家庭的爸爸媽媽,必須為了工作而分隔大洋兩端。他們以此維持了生活所需,得以負擔孩子的醫療、就學費用,卻必須捨棄看顧孩子成長的過程。而有些人,為了確保子女生存的機會,還必須將他們出養──這些孩子可能得在孤兒院裡長大,或甚至淪為童工。為什麼有些人擁有那麼多,有些人卻是那麼少?我們能做些什麼嗎?

 

 

類似的故事我們總是一聽再聽,那些人們的命運深深觸動我們,或許還會讓我們感到震撼與悲傷。其實,我們每個人每天都有機會做些什麼,讓生活周遭的資源與機會不均等情勢緩和些。而這不只是用錢才辦得到,有時所需的只是我們自身的能力。比方說,我們可以想想,有許多義務轉介機構,可以幫所有年齡層的人找到有趣的專案、協會或組織,去從事有意義的志工活動。有時只是一點小小的事,就能助人找到更多平衡;而且無論距離遠近,只要有心,社會不公的情形就有改善的機會──用金錢、知識、技術,或創意,都可以!

 

我們應該打開蒙蔽的雙眼,成為孩子真實的榜樣,而不只是一個會制定空洞規則的大人。

 

 

散播正向力量

 

倘若我們允許一些不公不義的事進入生活中,就等於張開手歡迎更多不公平的產生。我們心裡可能想著:「也沒有人會幫我什麼啊!」「為何我就得付出更多錢去買公平交易咖啡/香蕉/衣服?」「如果我每天不開車而改搭公車/不爭先恐後/不把巧克力棒的包裝紙丟在森林裡,會有什麼差嗎?」沒錯,實在沒什麼差別,因為這些只是很小很小的行為。但是,如果每個人都這麼想,世界就永遠不會變好。

 

遺憾的是,這些行為似乎與我們追求財富與滿足願望相衝突。因為乍聽之下,這些話似乎都在誘發造成損失的聯想:如果每個人少買一點鮪魚……如果每個人少吃一點肉……少開一點車……少用一點電……少用一點水……喔,這些想法對於相關市場與企業意味著什麼?如果什麼都「少一點」,我們會損失什麼嗎?我們真的會感覺肚子比較餓嗎?生活水準會降低嗎?或者,有可能贏點什麼嗎?這些問題,只有自己能回答。我們只知道,對某事物說「不」,其實也就表示對其他什麼說了「是」,反之亦然。

 

我們的每個決定,包括消費方面的抉擇,都有其相對應的後果──無論是對市場、商家、製造商,或對環境來說都是,最後,還包括對我們自己本身。

 

我們每個人都是在家庭裡成長,一家人形塑共同的理念與力量,然後把這些帶往外面的世界。如同孩子與夥伴們玩扮家家酒那般,他們把在家裡的學習與所聽所聞帶到遊戲中來,我們每個人都可散播好的思想,藉由一點點正向力量的影響,讓內在與外在世界都更加美好!

 

 

 

摘自 汀娜‧舒茲《找回單純快樂的自己:向孩子學幸福》/大好書屋

Photo:Marcin Moga ,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