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個體罰的年代,動不動就是幾個巴掌幾個板子,讓人屈服著認錯、道歉......

就因為衝動地回了一句話,就因為任性不願意道歉,我的雙手手臂有四大板的血痕,足足有十幾天手舉不起來,當然也就無法練球,連寫功課生活都有很大的問題。

國語課文有一課是收集喜悅,裡面提到人生的過程和回憶,無形的珍藏在我們的心裡,回想起來時,會有很多感觸。

國中的時候我是桌球校隊的隊長,教練是教務主任。那一年我們來了個新的生教(生活教育組長),外號叫做「胸毛」,這真是讓人印象深刻的綽號,因為我只記得那生教叫做胸毛,卻忘了他的名字。

胸毛非常高大壯碩,聽說是當年全國的三鐵紀錄保持人,聽起來就很兇悍,可是那時的我沒在怕的,升學班+校隊隊長+教務主任疼愛,加上所有老師一向都跟我們很親近...讓我覺得自己重要極了。

有一次在教室忙完,已經上課了,我跟幾個同學走在走廊上正準備要去練球,胸毛剛來不認識我們,在走廊上大吼:「你們幾個!!上課了要去哪裡?」我回頭看他,大聲地回應:「練球啦!!」立刻被他叫了回去,他問我那是什麼態度?要我道歉,我說我又沒怎樣,死都不肯道歉。

在訓導處門口他用學生椅子上的木頭長板子狠狠的打了我手掌到肘關節的內前臂四大板,每打一下,我都痛到幾乎跪在地上,流著淚還是很任性的伸直著手讓他打,不願意道歉,他的怒吼和打人的聲音,讓訓導處附近的三年級都不上課了,全部在窗台上望著訓導處看看是誰這麼白目敢惹胸毛。每打一下,學長們就發出巨大的驚呼。

旁邊一個大陸回來的地理老師,平時常常被學生欺負,那時卻操著大陸口音,緊張的不斷的要胸毛不要再打了,也勸我道歉,我們兩個都沒理他,胸毛繼續打,我繼續拗著,打完以後他氣到衝回訓導處,我就這樣站在訓導處前面示眾整整一天。

就因為衝動地回了一句話,就因為任性不願意道歉,我的雙手手臂有四大板的血痕,足足有十幾天手舉不起來,當然也就無法練球,連寫功課生活都有很大的問題。教務主任知道了這件事,把我叫了去,沒有說任何的話,拿了藥替我擦手臂上血都快噴出來的傷痕,一邊擦,一邊掉眼淚。媽媽每天替我擦藥,要我不要那麼衝,不可以對老師不禮貌,要我想想這麼衝動,受這麼嚴重的傷,那老師下手這麼重,還好手沒壞掉。

這時我才知道自己錯了,一時的衝動和固執,讓身體受了傷,每天痛到睡不著,準備了好久即將到來的比賽不能去,剛好到來的月考根本無心準備,原本維持在全班第五名,那一次狠狠的掉出10名以外,還讓教練、媽媽難過...到底划不划算呢?那個還能體罰的年代,好多人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動不動就是幾個巴掌幾個板子,讓人屈服著認錯、道歉。

跟孩子們說,他們即將上國中,青春期會讓人變得叛逆又衝動,凡事一定要想到後果,一句話一個動作的暢快,雖然當下可以給對方難看,可是後果無法想像,有時更會造成一輩子難以彌補的傷痕,很多事沒辦法像我的手一樣復原,千萬別像老師這樣衝動,要三思而後行哪~~!

這個故事我收集了什麼?收集了那老師憤怒下造成的傷害、收集了教練和媽媽的愛、平常被我們欺負的地理老師的不捨、還有我的年少輕狂......!

每次說到年輕時的故事,無法專注的孩子都專心到眼睛都忘了眨,上課本都沒興趣,只想聽老師荒唐的過去~哈~不知道家長會不會覺得我上課都在說五四三。

原來我也曾經這麼瘦過......^^
敬不知天高地厚的15歲~!

 

圖片提供:沈雅琪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