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陪伴是我不要改變你,我只是「如你所是」地愛你!

當我們想要改變對方時,無論出發點多麼好,道理多麼正確,其實都是在傳遞:「我不喜歡你現在的樣子,你應該變成另外一個樣子。」這個改變本身就會讓對方感到抗拒。
  • 書摘
  • 2018-04-20
  • 瀏覽數30,939

當我們完全不想改變對方時,才可能真正陪伴對方。沒有人喜歡被說教,沒有人喜歡被控制。當我們想要改變對方時,無論出發點多麼好,道理多麼正確,其實都是在傳遞:「我不喜歡你現在的樣子,你應該變成另外一個樣子。」這個改變本身就會讓對方感到抗拒。就像妻子想把丈夫改造成一個有熱情的人,丈夫的心只會關得更緊,覺得妻子根本不接納自己,很傷心。

很多父母和孩子在一起時,不停地挑剔、指揮孩子。孩子玩水,嫌浪費水;孩子玩土,嫌弄髒衣服;孩子自己吃飯,嫌吃得太慢;孩子想吃肉,指揮孩子多吃青菜;孩子開心地跑過來要媽媽抱,媽媽卻讓孩子先去洗手。在這種「陪伴」下,大人小孩都很累,而且不開心。

為什麼想要改變對方?因為看不見對方的真實存在,只看見我們頭腦中想像出來的「正確」的對方。頭腦中的想像是最可怕的,因為它會找到一萬種理由來證明自己就是真理。比如,父母看到孩子彎著腰玩iPad,頭腦中就會立刻響起一個聲音:「這樣容易變近視,對身體不好,所以我要糾正他。」而父母糾正孩子的結果必然是:孩子不開心,和父母的關係進一步疏遠。

看到這裡,可能有父母會問:「難道我糾正孩子的不良習慣也錯了嗎?長時間彎著腰玩遊戲,肯定對身體不好啊!」人不是機器,不能像糾正機器一樣去糾正人。問問你自己,你也知道晚睡不好,可是真的能做到每天晚上都按時睡覺嗎?如果哪一天失眠了,伴侶還在旁邊一個勁兒地教育你「晚睡對身體不好」,這樣有助於你安然入睡嗎?換一種方式,假如伴侶理解你的晚睡,肯陪著你失眠,摟著你輕聲聊天,這才是真正的陪伴:我不要改變你,我只是「如你所是」地愛你。

同理,當父母看到孩子彎著腰玩iPad時,不妨去看看究竟是什麼讓他這麼聚精會神,有興趣的話甚至可以跟他一起玩。在愛的灌注下,孩子的脊柱自然會挺直。真正的陪伴是關注,但不打擾。

 

透過覺知培養陪伴的品質

如果愛,當我們看到對方的問題狀態,忍不住要去提醒、教育對方時,先讓自己停下來—從頭腦的衝動回到身體的感受,先放鬆,再去覺知:「我為什麼要提醒、教育對方?到底是為了對方好,還是捍衛我自認為的正確?對方真的需要我的教育嗎?我這一刻有沒有評判,覺得對方做得不夠好、應該改變?」

透過這些提問,放下頭腦中對「正確」的執著、對別人對與錯的評判。至少意識上要知道,所謂對錯,只是我們的妄想,而在妄想中是看不到對方真實需要的。覺知頭腦中的妄想,這是第一步。

第二步是真正的共情。試著把自己想像成對方,和對方一樣的身體姿態、一樣的表情等,試著去感受對方現在的感受。我們有可能了解到一些,也可能完全不了解。沒關係,這種「感受對方的感受」的意願,就是創造美好關係的開始。

第三步就可以去和對方交談了。交談的核心是理解對方的感受,並且把自己的感受回饋給對方。要注意,如果回饋的不是自己的感受,而是自己的想法,那麼最好加上一個前提,說明想法只是頭腦中的假設,不一定等於對方的現實。

有一次上課,我觀察到一個同學總是搶著發言,而且說話拖沓,壓縮了其他同學發言的時間。我很想提醒他,但是我等了一下,開始覺察自己。我覺察到,其實是頭腦中先有了評判:這個傢伙不考慮別人,早晚會讓別人討厭。這個評判源自我內心的投射,我內心總有一個苛責自己的聲音,告訴自己「我做得不夠好,外界對我充滿了敵意」。

放下投射和評判,我開始試著感受他。我感受到他很焦慮、恐慌,擔心自己不被老師重視,於是努力爭取。當然,這個感受在和對方核對之前只是一種猜測,不一定是對方的真實感受。然後,我再一次問自己:「還想跟對方溝通嗎?」內心的答案是肯定的。我願意把自己的觀察告訴對方,如果他也需要。那麼怎麼確定他是否需要呢?跟對方核對。下課時,我找到他,告訴他:「我觀察到你經常搶著發言,對此我有一些感受,也關心你的真實感受,你是否願意和我探討?」他表示願意。可能是因為我真誠的態度,也因為他是個樂於自我成長的人,他很開放地傾聽我,跟我探討。於是,我的回應確實幫助他提升了自我覺知。當然,這也幫到了我自己。

 

摘自 李雪《看見孩子的存在,讓愛流動:愛是如他所是,非如你所願》/遠流出版

 

※更多您可能感興趣的相關文章...

少一分控制,孩子的人生就多一種可能

我們不能保證孩子的未來,家長和老師該著力在什麼能力上?

 

Photo:3643825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吳佩珊(2019.5.16更新)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