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則要建立在尊重感受的基礎上

被訓導明白的規則,並不能保證被遵守。只有在內心感受基礎上自然形成的規則,孩子才能輕鬆自在地遵守。
  • 書摘
  • 2018-04-20
  • 瀏覽數7,483

孩子無須刻意培養,給予充足的愛,放任孩子自由發展,他就會展現無限的可能性。很多父母對這種觀點感到困惑:放任發展,那麼規則如何建立?

我們先思考一下人類社會為何需要規則。首先要澄清的是,規則只有在涉及兩個及以上的人的時候才有意義。如果要對別人的事情定規則,那就是侵犯別人的自由。比如孩子什麼時候吃飯、吃多少、穿什麼衣服、交哪些朋友、幾點鐘洗澡,這些是孩子自己的事情,不需要父母來規定。除非孩子洗澡需要大人幫忙,那麼大人可以跟他約定:「我打算晚上十點睡覺,如果你希望我幫你洗澡的話,就要在十點之前。」

規則存在的意義在於最大限度地維護每個人的感受。簡單地說,為什麼你不能侵佔我的私有財產?因為那樣我會感覺很痛苦,絕大多數人遇到這種情況都有相同的痛苦感受,所以大家達成共識—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為什麼要設立交通號誌燈?因為我們都需要安全放心地通過路口,交通號誌維護了大多數人的感受。

 

脫離感受的規則冷冰冰

這些規則大家都明白,可為什麼有些人還是會違反呢?被訓導明白的規則,並不能保證被遵守,這也是父母發愁的地方。有時候,規則講了一百遍,孩子也表示明白和同意了,但還是時常違反。一個七歲的小女孩,進我的房間不敲門,我有些不滿,於是告訴她:「進門之前先敲門是基本的禮貌,我說請進,你再進來。」她好像聽懂了,但下次還是不敲門,我又講了一遍,照舊,最後只好直接跟她說:「你這樣突然闖進來,我不高興!」小女孩恍然大悟,以後每次都很開心地敲門。

之前,我只是教給她冷冰冰的規則,這個規則和她的感受是割裂的。而當我講出自己的真實感受後,她很自然地願意維護我的感受,輕鬆自在地遵守規則。我繼續觀察這個小女孩和她父母的關係,她的父母完全不介意孩子突然闖入,有時候還挺開心的,於是孩子形成了直接推門的習慣。對於這個小女孩來說,規則不是被訓練要求來的,而是在感受的基礎上自然形成的,所以她非常靈活,可以輕鬆地跟不同的人保持不同的規則,自己的感受也沒有被壓抑束縛。

為什麼這個小女孩能夠明白我的感受,而且願意維護我的感受呢?因為她的父母給予了她比較多的愛和自由,幾乎沒有制定過什麼規則來限制她,所以她天然的感受能力—就是我們常說的「同理心」—保持得不錯,既能尊重自己的感受,也能體驗到別人的感受,在自尊與尊重他人之間,自然形成讓彼此都舒服的界限。

也有一些人就是喜歡破壞規則,侵犯別人的界限,看到別人不高興,自己才覺得來勁。這是一種病態的人格。可以推測,這種人在童年時期,父母給他制定了一大堆規則,當他一次又一次試圖爭取自由、做自己的時候,都被父母冷冰冰地禁止了。愛沒有流動,所以他的內心形成這樣的鏈條:規則等於痛苦,打破規則才可能有連結。那麼,他當然不願意遵守規則。試圖訓練孩子守規則的父母,如果訓練過程切斷了愛的流動,讓孩子受苦,那麼規則對孩子就意味著痛苦,一旦脫離了懲罰或獎勵,他便不會自願遵守規則。

 

給孩子的愛再多也不為過,但真正的愛是尊重彼此的感受

很多家長擔心過度的自由會變成溺愛,導致孩子不斷侵犯自己的界限。愛本身不存在「過度」的問題,真愛永遠不會過多,就像儲存再多的金子也不會變成鐵塊一樣。自由同樣也是多多益善,越自由的孩子越智慧,活得越精彩。至於溺愛,它是家長的需要,而不是孩子的需要。也就是說,溺愛是家長在滿足自己「內在缺愛的小孩」,並將之投射給孩子,跟孩子真實的需要並沒有關係。以「溺愛」自居的家長,其實看不見孩子的真實需要,更何談愛孩子?

小時候,幾乎每個人都說媽媽溺愛我,才把我慣出很多毛病,比如不洗自己的衣物、不收拾房間、亂花錢、不考慮別人的感受、不懂感恩等。仔細回想,每次當我想自己洗衣服的時候,媽媽總是打擊我:「你洗不乾淨還浪費水,還是給我一起洗了吧。」她經常闖進我的房間收拾東西,一邊收拾一邊抱怨。有時候去超市購物,我挑了自己最喜歡的幾樣,但媽媽還是會再塞給我一大堆昂貴的零食,然後回家抱怨說我去一趟超市的花費比她一個月的都多。媽媽生病的時候,我試圖關心她,但得到的回應總是:「你看書去吧,不要管我。」當我真的去看書了,她又會說我是「白眼狼,白養活了」。媽媽似乎是一個聖人,她沒有自己的需要,沒有自己的感受,在這樣的關係中,我如何同理她的感受,感知她的界限,又如何能生出感恩之心呢?後來我理解了,媽媽的內心極度缺愛,同時對「得到愛」已經絕望,所以要透過犧牲自己來滿足我,間接地滿足她「內在的小孩」,而實際上,我「搶走」了那個「內在的小孩」的愛,她對我付出越多,也就越怨恨我。

「我為孩子付出了那麼多,他卻從來不關心體諒我一下」,這句抱怨說明:第一,父母沒有看到孩子真實感受的能力,只是透過孤獨的自我犧牲的遊戲來獲得價值感,所以孩子也無法發展出關心別人的能力;第二,父母不清楚也不尊重自己的感受,總是表現出「無欲無求」的樣子,孩子也就自然地認為父母沒有需求,不需要關心。

父母如果經常感覺自己的界限被孩子侵犯,需要自省:「我清楚且尊重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嗎?」要是父母經常充耳不聞自己的聲音,不尊重自己的感受,又如何期望孩子能夠理解自己,照顧自己內心深處的小孩呢?孩子沒有這種能力,也不應該做「父母的父母」。

在兩個清楚自己感受的人之間,自然會形成規則,而且是流動的、靈活自在的規則。面對孩子沒有被層層防禦包裹的心,我們要真實表達出自己的感受,讓孩子自由選擇,成為他自己。別用我們狹隘的恐慌束縛孩子無限的可能。孩子的未來,一定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所及。

 

摘自 李雪《看見孩子的存在,讓愛流動:愛是如他所是,非如你所願》/遠流出版

 

Photo:StockSnap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