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眼前擁有的 父母之愛 ── 誰來尋親

以女孩為主角的成長故事,已經成為當代青少年小說的主流之一,尤其女性作者更是樂此不疲。這些故事透過作家的細膩刻畫,逐漸凸顯女性在現當代社會及家庭地位的提升,不論目前現實社會的描繪或刻畫,或是昔日往事的追溯或勾勒,均是如此。

以女孩為主角的成長故事,已經成為當代青少年小說的主流之一,尤其女性作者更是樂此不疲。這些故事透過作家的細膩刻畫,逐漸凸顯女性在現當代社會及家庭地位的提升,不論目前現實社會的描繪或刻畫,或是昔日往事的追溯或勾勒,均是如此。


歡樂團圓的尋親故事

安娜.沃茲(Anna Woltz)的《小島來了陌生爸爸》(Mijn Bijzonder Rare Week Met Tess)鋪陳一位11歲女孩泰絲,如何借用現代科技與天生俱來的鬼靈精本性,再加上一位不算精明,但樂意伸出援手的小男孩山姆的見義勇為,終於找到從未見過一面的父親的經過。這篇故事與一般尋親故事頗為不同,它不需要借助主角的悲慘遭遇和艱辛奮鬥才能達成尋父或尋母的目標。作者以輕鬆的筆調描述充滿歡樂的尋父過程,高潮迭起,吸引讀者繼續讀下去,急於了解作者如何找到自己設定的問題的最佳答案。全篇跳脫了因未婚生子生女而造成的悲情場面,結尾也合情合理。這或許跟作者及訴求對象的民族性及風俗習慣有關。


在這篇作品裡,作者應用各種巧合來安排故事的進行,並且合理化故事情節的設計。如果不是山姆哥哥湊巧受傷,老是擔心死亡問題的山姆就不會巧遇霸氣十足、從不說對不起的小女生泰勒;作者設計的父女見面過程太順利、太戲劇化,降低了故事的起伏,所以她細心安排了,讓剛見面的父親在遊戲比賽中受傷,也讓泰勒頓感挫折,延緩了認親的時間。這時便輪到思慮細密繁多的山姆上場,巧妙設計父女重逢的感人場面,沒有哭泣呼叫,只有理智回顧往昔歡樂,把當年的誤會解釋清楚,並讓所有相關角色都同時登場,重聚的歡樂時刻有了濃郁的嘉年華味道。然而在尾聲,作者同時又刻意留下一大片空白處,讓有心的讀者盡情去填補,包括猜測泰勒與山姆的未來等等。


11歲小女孩內外交「戰」的尋親之旅

在細讀歡樂團圓故事之後,我們不妨回到從前,啃啃二次大戰倫敦慘遭空襲期間的另一篇尋親故事:金柏莉.布魯貝克.伯萊德利(Kimberly Brubaker Bradley)的《飛越戰火的女孩》(The War That Saved My Life)。如果不是因為英、德宣戰,倫敦遭遇空襲的威脅,孩子不得不遷往鄉下,故事的殘障主角雅達在家暴陰影下,將永遠翻不了身,也將永遠在心理有創傷的母親禁足之下,過著暗無天日的悲慘生活。她同樣在尋親,極力想擺脫殘缺的限制,又想尋求親情的撫慰。故事的敘述完全契合了原本書名的描繪,如果沒有發生這場戰爭,她真的永遠無法獲救;這當然了涵蓋肢體殘缺的治療與心靈的療傷。


雅達母親的婚姻出現狀況,又以自己的殘障孩子為恥,心理障礙重重,兩個孩子便成為她想擺脫掉的重擔,母女之間自然釀成長期對抗。數次正面衝突後,雅達對親生母親死了心,急於從照顧她和傑米的蘇珊那兒得到類似母愛般的照料,但又沒把握。同樣的,蘇珊從冷漠逐漸加溫,終於能完全接納她們姊弟,尤其在書尾大轟炸後,雙方急於找到倖存的對方,焦慮憂心的描繪十分生動。外面的世界正進行著慘烈的戰爭,雅達同時還得面對生母的無情對待和解開她與蘇珊之間的種種誤會,內外交「戰」,對於一個11歲的小女孩來說,真是個難以承擔的重擔。但她並沒有逃避,憑著毅力和信心,終於克服了。


作者費盡心思蒐集二戰倫敦大轟炸前後的相關資料,並揣摩當時人們在面臨生死關頭的不屈不撓心態,寫成這樣一本感人肺腑的作品。故事動人、記錄詳實,同時又不忘為殘障者代言,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佳作。


孩子對父母之愛的永恆渴望與嚮往

兩本故事的背景迥然相異。一本發生於當代、沒有戰爭威脅的太平年代,空間是度假的海灘上;另一本則是約莫七十多年前、二戰時期的倫敦及主角逃難的鄉間。但兩者同時展露了家庭與親情的不可或缺,以及孩子對於父母之愛的永恆渴望與嚮往。故事雖然點出失去親人照顧的可憐孩子對欠缺親情的遺憾,但同時也告訴小讀者,要好好珍惜眼前自己依舊擁有的父母之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