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家、編舞家周書毅 學習讓個人天賦 和他人共容、共榮

從單純的喜歡跳舞,到天分被看見,周書毅的資質很早就帶領他看見未來的可能性。但他認為,天賦不能成為一種傲慢,也不能視為永不墜落,必須跟著時代一直成長、一直變形,同時不斷面臨抉擇。

從單純的喜歡跳舞,到天分被看見,周書毅的資質很早就帶領他看見未來的可能性。但他認為,天賦不能成為一種傲慢,也不能視為永不墜落,必須跟著時代一直成長、一直變形,同時不斷面臨抉擇。

 

今年35歲的周書毅,舞姿與編舞才華都備受肯定,得過國際大獎,常受邀至國外演出,但他選擇留在台灣,而且四處跑工作坊。他說:「我的舞蹈態度是面對環境的發生與改變,我的表演與編舞源頭是生活感受到的一切,不先去預期什麼結果,單純而舞。舞蹈是我的生命,是一切。」


母親捍衛他做的選擇

周書毅回首來時路,他10歲那年看了女同學的舞姿而心生嚮往。當時已經學了不少才藝的他,向母親要求還想學舞,母親一口答應,「但是阿公和爸爸反對,『男生怎麼可以學跳舞?』如果不是我媽,我就沒有這個人生了。」周書毅感恩這種奇妙的緣分,這是母親捍衛他而做的選擇。


「我不太相信努力一定成功,它是一種生命的運氣,10歲的孩子根本沒想這麼多,只是單純喜歡想去接觸,我媽媽也是,覺得多學一項才藝沒差。」周書毅是不喜歡依循規範的孩子,學科成績普通,琴棋書畫類的才藝卻能代表班級參加比賽。原以為舞蹈課不過就是多一門課後才藝,沒想到卻被同儕排擠和嘲笑。


到了國中,情況變本加厲。青春期的孩子很敏感,受到委屈時,周書毅便躲到舞蹈教室。有段時間,周書毅受不了同儕的嘲諷,一度放棄舞蹈,想做個平凡的大男孩。所幸舞蹈教室的師母不斷打電話鼓勵,總算將他喚回。


跳舞這件快樂的事,卻一路在生命裡遭遇許多不堪。如今的周書毅反而會告訴想跳舞的男孩,不用著急,等心智成熟一些再進入,如此才可撐得住社會主流價值的「霸凌」。


創作,讓他看到整個舞蹈世界

後來,周書毅選擇報考舞蹈班。由於當時家庭經濟陷入困境,學科慘兮兮的他非得考上公立高中不可。高中開始,周書毅的舞蹈生涯步入正軌,他總算可以喘口氣、做自己。不過他也常想:自己是否太自私,這麼窮還堅持跳舞?他思索舞蹈在自己生命裡的意義:「我高二就開始教舞,高中三年都在打工,最高紀錄曾同時兼過三份差。」周書毅從高中起便負責自己的開銷和助學貸款,經常需要為錢擔心過每一天。


雖然周書毅也喜歡芭蕾舞的規範訓練,可是久而久之,這已經不能滿足他的期待。高二那年,生性叛逆的他在一次班級創作展中,一口氣創作了4支不同類型的舞。他被自己的能量嚇到,「以前我只是舞蹈生,技巧柔軟度的天分被看見,這項資質很早就帶領我看見未來的可能性;然而因為創作,才讓我瞬間看到整個舞蹈世界有很多東西等著我發掘。


遇見的老師和朋友,讓天賦不斷成長、變形

剛上高中時,學校來了一位留美的客座老師,只上了一堂課,就引薦周書毅暑假到高雄城市芭蕾舞團見習。常常是別人看見了我的天賦,我真正認識自己有天賦並沒有很早,是遇見的老師和朋友,一直讓你的天賦膨脹,比較有自我意識是在考大學。」


以天賦為基底而再昇華的選擇,讓周書毅的能量蓄勢待發。他大學同時考上北藝大和台藝大,前者更以術科第一高分錄取。後來周書毅選擇了後者——台藝大的「創作展」是他選擇的主因。


20歲、升大二的周書毅,開始獨立編舞的創作生涯。不過,在長期教課、編舞、練舞,過度使用身體的狀況下,周書毅在大三那年發現椎間盤突出,他認真考慮休學,不再跳舞。


周書毅外表條件不錯,曾應徵化妝品銷售員,但上沒兩天班他就覺悟「不行!我還是想跳舞!」2005年,周書毅與同好創立「驫舞劇團」,一邊復健、一邊編舞,椎間盤突出的情況漸漸改善、好轉,隔年復出舞台,跳了雲門2《春鬥2006》。


天賦不能成為一種傲慢、停留在原點

累積多年資歷的周書毅,2011年獨立創辦「周先生與舞者們」舞團,同年啟動「舞蹈旅行計畫」。他表示,「為了跳舞給更多人看」是該計畫走上街的理由之一,而對於一個年輕的舞團而言,做這樣免費的藝術推廣演出實屬不易,初期還有政府部門資助,2014年首度公開募資,卻也是最後一次。
「面對低落、挫折的撞擊時,更是考驗,天賦不只是天賦而已,這個天賦應是必須有治癒的能力。」2年前,周書毅的舞團決定暫停營運。他思忖著,或許自己只有創作的天賦而沒有營運的天賦?並檢視如何去平衡缺失的部分。畢竟人在很多時候是群體活動,個人天賦如何和他人共容、共榮也是一種學習。


周書毅認為,天賦不能成為一種傲慢,也不能視為永不墜落;天賦不能停留在發現的那一刻,必須跟著時代一直成長、一直變形,同時不斷面臨抉擇。

 

周書毅發現天賦之路

身分:35歲,舞蹈家、編舞家。
特殊表現:2003年獲選台北兩廳院新點子舞展;2009年獲選英國沙德勒之井劇院第一屆全球網路影片比賽首獎;2010年榮獲丹麥Cross connection ballet編舞大賽銅牌。2011年創立「周先生與舞者們」舞團,推出「舞蹈旅行計畫」4年巡演14座城市60場演出,以不搭台、不架燈的形式,用現代舞親近民眾。
生涯選擇原則:認為天賦的啟發需要機運,還有自己在當下的抉擇——到底敢不敢振翅高飛?學生時期的周書毅常常把很多老師氣哭,覺得他不站在規則裡,但仍然有老師讓這樣的他成長茁壯,這就是他那扇天賦之窗沒有被關起來的原因。他發現,希望「大家都一樣」這種事還是太多,特別是文化藝術領域;他建議師長,絕對不要讓小孩去思考「一樣」這件事,不要給小孩模仿和比較的心態,這兩者是扼殺天分的最大殺手。
探索歷程:
●  10歲那年看了女同學的舞姿而心生嚮往,要求學舞,大多數家人反對,但媽媽支持。琴棋書畫類的才藝經常代表班級參加比賽。
●  國中時受不了同儕嘲諷,一度放棄舞蹈,最後被舞蹈教室說服,高中報考舞蹈班。高二在班級創作展中一口氣創作了四支不同類型的舞,自己都被自己的編舞能量嚇到。大學進台藝大。
●  過度使用身體,大三發現椎間盤突出,曾想放棄舞蹈。曾應徵上化妝品銷售員,幾天後就放棄,回到舞蹈領域。
●  2005年與同好創立「驫舞劇團」。2006年參與雲門2《春鬥2006》。2011年獨立創辦「周先生與舞者們」舞團、啟動「舞蹈旅行計畫」。
●  2015年,周書毅決定暫停營運舞團,思考自己是否有創作的天賦但沒有營運的天賦。目前接國內外表演邀請及工作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