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父母,讓手足彼此支持與滋養

她很想找姐姐一起玩,時不時地開口詢問,搞得已經表明獨處需求的大女兒,急得想請妹妹給自己一點清靜⋯⋯小女兒確切地瞭解姐姐的需求後,很體貼地表明願意移動到其他地方、不再打擾她;但,心裡怎麼樣都覺得不舒服呀!

大約一個月前,我們結束了在台北的『專題式旅遊』後回到家,兩個擁有各自房間的女兒又說想睡一塊兒;於是,我當晚便協助她們把書桌、床架和床墊掉換位置,讓大女兒的房間變成睡房,小女兒的房間則是變成書房。

這已經不是她們第一次這樣了!搬來這裡住之前,她們倆是共用一個房間,兩個人共睡一張床;搬來這裡之後,有了各自的房間,享受過擁有單獨的空間後,有時就會想要再黏在一起⋯⋯有時只是簡單地打個地鋪、睡個幾天;有時則是勞師動眾地把書桌和床架、床墊都換過去,連帶地把兩個房間都大整理一番。

這天,兩個人,黏在一起好一段時間了!似乎又到了「合久必分」的時刻了!

 

在每一次的事件正視內心的感受,讓不舒服離開

大女兒前陣子看了《安靜的力量,從小就看得見》後,開始練習溝通自己的「獨處需求」。跨年那幾天,她們接連好幾天都和同儕在一塊兒玩樂;回來之後,她想要單獨地做點自己的事。而小女兒則是想要練瑜伽,在書房裡鋪墊子、放音樂,擺弄了起來⋯⋯只是,她很想找姐姐一起玩,時不時地開口詢問,搞得已經表明獨處需求的大女兒,急得想請妹妹給自己一點清靜⋯⋯小女兒確切地瞭解姐姐的需求後,很體貼地表明願意移動到其他地方、不再打擾她;但,心裡怎麼樣都覺得不舒服呀!

『怎麼啦?是想跟姐姐一起玩,但被拒絕;所以在難過嗎?』我看著開了房門,卻倚著門框不進來的小女兒,開口問道。

「⋯⋯ ⋯⋯」小女兒,微微地搖搖頭,眼眶有點溼潤的感覺。

『那⋯⋯是想用自己的房間,卻不行;所以不舒服嗎?』我繼續往可能的方向切入看看⋯⋯

「也不是!我知道她需要獨處的空間啊!但是⋯⋯」向來快人快語的小女兒,也正在試圖釐清心中不快的來源;初步的是非題,讓我們可以一步步找出原因!

『啊!以前,妳們如果想要同一個玩具,會怎麼樣啊?』和現在的生活比較沒有關係、然後又會讓她理不出頭緒來的,大概就是她三歲左右、單獨和姐姐住在阿嬤那裡的回憶了吧!

「阿嬤會叫我要讓給姐姐啊!就算明明是我在玩⋯⋯」小女兒一邊回憶,一邊說著。

『所以,現在會有一種「又要被姐姐拿走了」的感覺,是嗎?』我把二者對應在一起,問。

「嗯嗯⋯⋯」她沒有怪姐姐,也沒有覺得我們在仲裁,就是再次單純地感受兒時的不舒服。

 

跨越心裡的那道關卡後,愛讓手足之情更堅韌

『要過來抱抱嗎?』過了寂靜的幾分鐘,我開口再問。

「⋯⋯ ⋯⋯」之前都會倔著的小女兒,這次一樣繼續倚著門框,沒有走過來。

『來喔~』之前都會直接起身、走過去擁抱她的我,這次反倒是繼續坐在離門邊大約四、五步距離的椅子上,口頭邀請她。

過了幾秒,小女兒跨出步伐,走到我的面前,像個小娃兒一樣地往我大腿上坐⋯⋯

『妳的需要,會被滿足⋯⋯在這裡,很安全!』我在她耳邊輕聲地說。

我拍著她的背,她的下巴在我的肩上點著,眼淚輕輕滑落,讓兒時不被理解的難過,離開。

要離開房間之際,小女兒回眸笑著問「那我可以來你們房間做瑜伽嗎?」,得到首肯後,便開心地回書房整理需要的東西。看著她那愉快的背影,洋溢著「願意把那間屬於她的房間,讓出來給姐姐練習獨處」的手足之情,讓我和太座相視而笑;手足之間,就是這樣啊!在堅韌的愛裡,練習跨越不舒服的同時,互相支持、彼此滋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李詣琦,親子療癒職人,和你/妳一起「讓內在小孩和孩子一起長大」!

覺醒父母。自主小孩|https://m.facebook.com/autonomouspeople

內在小孩轉大人| https://sosreader.com/project/internal-child/

Photo:peridotmaize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