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會長大就突然成為寫作高手,培養孩子對人事物的觀察與感受,從小時候的親子共讀繪本開始...

本土繪本的出版,對插畫家、編輯、出版社來說,都是一條荊棘之路;但是,從事兒童出版行銷多年,我卻漸漸看到本土繪本從過去很難追趕歐美作品的境況,在一群插畫家默默耕耘多年之後,逐漸綻放多元、精采的生命力。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Line

本土繪本這一條荊棘之路,在一群插畫家的前仆後繼之下,開展多元、精采的生命力。

2021年第55屆波隆那插畫大展,68國3,235位餐賽者,226位進入決選,最後77位入選,當中有八位是來自台灣的插畫家,這樣亮眼的成績並非第一次,早在2019年,台灣便創下歷年參賽最佳紀錄,九位來自台灣的插畫家從全球62國、近3千件作品中脫穎而出。向來有「插畫界奧斯卡」之稱的義大利波隆那插畫展,是全球插畫界的重要榮譽,也是所有投身繪畫的創作者躍躍欲試的殿堂,然而「創作」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市場的考驗與自我理念之間的掙扎,往往拉扯著這一群前仆後繼的插畫家,更別說在嶄露頭角之前,他們必須面臨完全無後援卻仍須傾注全力的創作黑暗期;因而,本土繪本的出版,對插畫家、編輯、出版社來說,都是一條荊棘之路;但是,從事兒童出版行銷多年,我卻漸漸看到本土繪本從過去很難追趕歐美作品的境況,在一群插畫家默默耕耘多年之後,逐漸綻放多元、精采的生命力。

 

➤「想創作出一本本,大小朋友都想一看再看的圖畫書。」—湯姆牛

2002年以《愛吃水果的牛》榮獲信誼幼兒文學獎的湯姆牛,善用線條走向創造活潑的美感,隔年再以《愛吃青菜的鱷魚》獲獎,同時也是金鼎獎、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波隆那插畫展皆甚少缺席的台灣插畫家,不論是扣緊孩子的恐懼心理所打造的《最可怕的一天》,或是帶孩子從不同角度觀看一件作品的《像不像沒關係》,以及探討生命與自然法則的《下雨了》,都可以看見湯姆牛從具體到抽象議題的嘗試,與突破自我框架的創作歷程;最新出版的《畫家馬一邊》,不同於過去以幾何圖形與強烈的色彩營造豐富的視覺效果,而以水墨的淡雅色彩搭配合簡單的插畫線條,調性適切地和孩子講述一個關於「留白」的故事。

內文圖檔

故事中的主人翁想畫給朋友一幅畫,卻因找不到主題而無從下筆,漫步林間時,意外瞥見好友倚偎樹下打盹的寧靜模樣,才抓住那稍縱即逝的靈感開始作畫,但大人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評論,抹煞了畫家想呈現的寧靜與祝福,最終卻是心思最單純的孩子提醒了大人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事實—「畫中的人兒午睡香甜令人欣羨不已,添加過多的熱鬧,會吵醒畫中人啊~」,而故事也在此畫下休止符,給予我們無盡的想像。那一份「留白」不僅僅在故事的一幅畫中,也在湯姆牛的《畫家馬一邊》結尾中,讀者們除了可以享受一個單純的故事,也可以思考「過度追求」的意義。

內文圖檔

➤「我是一個邏輯性很強的人。」—陳麗雅

同樣也是本土繪者,不同於湯姆牛不停爬梳生活與自我來找尋靈感,陳麗雅堅持的路線是與土地的連結,畫風是從一而終的「精細」。畫過紅樹林、曾文溪、官田菱角等題材的陳麗雅,眼光始終聚焦於大自然,她帶孩子看見這一片土地上的種子、蔬菜、溪流與生態景觀,幾乎可以用「生態畫家」來稱呼。繪本的創作應該無國界之分,而陳麗雅將主題明顯畫定於在地景觀與文化,或許,比起跨出國界,她更看重的在地孩子與自己國家土地的連結。

內文圖檔  內文圖檔

《我種了高麗菜》精細地描繪了國民蔬菜的種植過程,短短40頁的有限篇幅,卻讓孩子看見蔬菜不僅有食的營養,在陳麗雅的畫筆之下,亦有美感的欣賞價值;而改版重發的《紅樹林真好玩》,藉由一家人的出遊,帶孩子看見紅樹林的生態樣貌。在鹽分高、潮來潮往、軟爛又缺氧的河口泥灘上,卻有清白招潮蟹、弧邊招潮蟹、和尚蟹,以及孩子們不陌生的彈塗魚與水鳥等多樣性的生物,看似不利於植物生根茁壯的泥地,水筆仔卻能突破環境限制,發展出不同於其他植物的生長方式「胎生苗」。翻閱《紅樹林真好玩》如同參與一場戶外生態解說之旅,而透過拉頁的排編排設計,不僅豐富了觀看視角,也同時進行了生態藝術的巡禮。

內文圖檔

➤「我知道自己不是天才型的畫家,所以持續不斷地畫,一直畫下去,努力讓今天的自己比昨天的自己更進步一點。」—陳又凌

同樣是聚焦於環境,陳又凌的《會生氣的山》卻不同於陳麗雅的寫實與精細,她以故事為重,用童趣的筆觸讓「山」說話。這一位兩度入選義大利波隆那插畫大展的插畫家,談起環境保護一點也不教條。

內文圖檔

在她的筆下,「山」像極了孩子,對於初來乍到的人們感到好奇,毫無防備地歡迎新朋友的加入,但是人類的砍伐與機器運轉的聲響,叨擾了「山」的寧靜,「山」對人類所做所為開始感到疑惑,最後不耐,當再也無法隱忍時,火「山」爆發,一場大雨澆熄了「山」的怒火,回歸平靜。陳又凌筆下《會生氣的山》用大量的綠色、黃色、紅色、藍色呈現「山」的情緒變化,讓孩子透過色彩感受環境與人的關係。

內文圖檔

➤「要是你無法設身處地的站在主角的角度出發,故事的氛圍就很難感動到他人」—林柏廷

囊括四屆「信誼幼兒文學獎」的林柏廷,創作作品始終扣緊孩子生活中的大小事,如「猴小孩系列」、《這個可以吃嗎?》,因為以低幼孩子的生活教育為範疇,創作的廣度與深度較受侷限,但是2018年出版《一起去動物園》跨出了他的路線,和孩子談生命議題;2020年《一個像海的地方》透過小男孩在大海中與父母失散,在陌生之境的忐忑不安,讓人類換位思考「海洋動物」被圈養的處境;而2021年甫出版的《阿祖,再見》更見林柏廷作品的成熟,生命的消逝理應帶來悲傷,但林柏廷設身處地站在孩子的角度,描繪他們對於親人離世似懂非懂的真實心境,當母親說阿祖上天堂了,孩子心中的疑惑是「怎麼去?」;阿祖在天堂需要衣服,必須用火燒給她,孩子卻認為收到燒焦的衣服,阿祖會生氣吧?這三本作品的出色並非一夕之間而成,而是經年累月的戰力累積,林柏廷始終以孩子角度來創作故事,且從未偏離,讓人感動。

內文圖檔

內文圖檔

➤「生活中的煩惱都是創作的靈感。動物的處境,生活的態度與生命的意義是每天都要想的事情。」—貓魚

貓魚的《怪獸媽媽》在2020年一出版便擠上博客來網路書店暢銷榜,哲學系出身的她卻轉身投入繪本創作,曾經引發我一連串的好奇,但是喜愛繪畫的她,早在出版這本繪本之前,便從事許多童書的插畫,這個故事的成型,是來自她成為母親的生命歷程。「重新塞回肚子」是父母的一句玩笑話,但《怪獸媽媽》卻做了,她不是為了重新打造孩子,而是太愛孩子,在出生之前就好愛好愛,但這個世界有太多危險,不如「還是回到媽媽的肚子裡最安全!」於是咕嚕一聲,小怪獸重新回到了最安全的子宮,這一幕讓人驚訝之餘也啞然失笑。母愛,甜蜜又沉重,舉世皆然,讓許多母親深感共鳴,也期待她的下一部作品。

內文圖檔

內文圖檔

➤「不能沉浸在圖畫書作家的光環里,即使出書,那都過去了,你還是要想辦法做新的東西,才有可能持續下去,才會有成長。」—劉旭恭

最後,如果要談中生代的本土繪者之星,劉旭恭理應有一席之地,但曖曖內含光的他,名氣始終不如善用網路行銷的繪本創作者來的大鳴大放。先是以《好想吃榴槤》榮獲信誼幼兒文學獎第十四屆圖畫書佳作,四年之後再以《請問一下,踩得到底嗎?》直接拿下第十八屆信誼幼兒文學獎首獎,不論畫面結構、故事完整度,結尾的餘韻,處理皆好,即便目前市場上已有許多同質性版品,但是劉旭恭的這兩本創作依舊耐看如昔。攤開劉旭恭的繪本,《五百羅漢交通平安》、《下雨的味道》、《只有一個學生的學校》、《小紙船》、《橘色的馬》、《煙囪的故事》、《當小偷的第一天》、《你看看你,把這裡弄得這麼亂!》 ,一路看下來,他的色彩與人物形象總給人一種靜謐,汲取的故事主題不張揚,反而簡單異常,也因此更需要細心鋪陳與編轉,而他擅長將氛圍一路壓到故事結尾,最後埋下小小反轉,不破壞原本的故事節奏,卻又不落俗套的給予孩子一個終極感受,是我認為擅長「留白」的繪者,以《車票去哪裡了?》為例, 一陣風將乘客們手上的車票全吹跑了,司機先生決定帶領大家找回車票,這一路的尋找成了閱讀的樂趣所在;先是神仙的勸說,再來是海龍王的威嚇,爾後更誤闖賽車場,甚至遇上大雪怪,最後找到車票時,眾人還齊心協力將車子一起拉上樹頂,原來一張張車票已經成為小鳥們的暖被,不死心的司機最後該如何處理呢?那是劉旭恭留給孩子的餘韻,也是他的繪本魅力所在。

 

綜觀這幾位本土插畫家,已見台灣繪本創作的精彩,而實際上還有許多創作者無法於此一一細數,2021年末回顧這些好作品,也不禁讓人期待明年更多故事問世,讓孩子可以閱見。

 

來自台灣創作者的美好故事,讓繪本陪伴每一個孩子勇敢成長!

台灣插畫家繪本展,一次珍藏本土創作者的精彩作品:https://bit.ly/3y2u6Ze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內文圖:小天下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

逛逛書店
逛逛書店
逛逛
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