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沒有對錯,如果大人總是說孩子畫錯,就無法讓孩子展現他真正想詮釋的創意

早在很多年前,我就已在心裡埋下一顆想與兒童分享「留白」故事的種子,但擔心小朋友難以理解「留白」的意思。直到有一次的分享會,有位家長回答我:「說不定兒童會用他們自己的方式來詮釋。」這個充滿可能和想像的回答,也是推動這本書進展的動力。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Line

我喜歡簡單規律的生活,喜歡散步,總是走在人少的那一邊;喜歡早起,總是睡在靠近太陽的這一邊。我住在湖的北邊,沒養寵物,種了很多植物。

內文圖檔

早在很多年前,我就已在心裡埋下一顆想與兒童分享「留白」故事的種子,但擔心小朋友難以理解「留白」的意思。直到有一次的分享會,有位家長回答我:「說不定兒童會用他們自己的方式來詮釋。」這個充滿可能和想像的回答,也是推動這本書進展的動力。

內文圖檔

最初,我以清代畫家羅聘的水墨畫〈冬心先生蕉蔭午睡圖〉為想像起點,過程反反覆覆,前後斟酌了三年之久。而當我正想放棄這個構想時,腦海裡飄進一個名字:「馬一邊」(南宋畫家馬遠與夏圭,兩人並稱「馬夏」,又謂「馬一角、夏半邊」)。於是,角色有了靈魂,故事才得已順利展開。

我一直想嘗試融合插畫和水墨畫的表現形式,讓畫面能兼具現代感,並保有水墨的韻味。在創作的過程中,我參考了建築師亦是水墨畫家陳其寬老師的畫風,與我原本的平面插畫相結合,希望讀者會喜歡。 

 

【內文摘錄】

馬一邊是一位畫家。

他每天畫畫,

照顧他養的一頭牛、

一隻鳥和一條金魚,

過著簡單、規律的生活。

 

他喜歡早起,

總是睡在靠近太陽的這一邊。

 

他喜歡散步,

總是走在

人少的這一邊。

 

他的牛吃草,

也只吃一邊的草。

 

馬一邊的好朋友夏冬心,

住在山的另一邊。

夏冬心的生日快到了,

馬一邊想畫一幅圖送給他,

卻一直想不出要畫什麼。

 

這天,他吃過早飯後出門散步,

一邊走一邊想,畫蟋蟀好嗎?

還是畫蝦子呢?

 

他一直走、一直走,來到一片芭蕉林,

聽到「呼呼呼」的聲音……

 

原來是冬心先生在芭蕉樹下睡午覺。

馬一邊靜靜的站在一邊,

過了一會兒,他高高興興的回家了。

他攤開畫紙,準備好筆和墨,

不停的畫畫畫……

 

內文圖檔

什麼樣的畫才算好看?

畫面豐富熱鬧就美嗎?

留白是沒畫完嗎?

金鼎獎、三屆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書展大獎得主,波隆那入選插畫家

湯姆牛 最新藝術繪本《畫家馬一邊》

誠品:https://bit.ly/3lpC9dt

博客來: https://bit.ly/32GIXwT

momo: https://bit.ly/32T9kQt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內文圖:小天下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

逛逛書店
逛逛書店
逛逛
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