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書一定要有書名和內文的長篇大論?「無字書」給孩子更多視覺衝擊和思考空間

這本美國凱迪克獎的金獎作品,不僅封面上沒有書名,內文也只有幾個擬聲字,幾乎算得上是一本無字書,但圖像語言相當豐富,翻閱幾頁,大一點的讀者就認出這是伊索寓言的故事了。小小讀者即使還沒有看過伊索寓言,卻不妨礙他了解內容,甚至還可以看圖說故事,編出一個更有趣、生動的獨家文本來呢!
  • 李黨
  • 2020-03-11
  • 瀏覽數1,450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Line

文|小天下 總編輯 李黨

社內家有小孩的同事,向來很留意小天下的版品,許多第一次拿到《獅子與老鼠》的同事,往往以為編輯部出了大紕漏,忍不住關切的詢問:「喂,你們忘了放書名啦!封面上的書名不見了。」   

只見執行編輯見怪不怪,老神在在的慢條斯理回覆說:「故意的啦!」 

這本美國凱迪克獎的金獎作品,不僅封面上沒有書名,內文也只有幾個擬聲字,幾乎算得上是一本無字書,但圖像語言相當豐富,翻閱幾頁,大一點的讀者就認出這是伊索寓言的故事了。小小讀者即使還沒有看過伊索寓言,卻不妨礙他了解內容,甚至還可以看圖說故事,編出一個更有趣、生動的獨家文本來呢! 

理論上,外版繪本製作上比較容易,何況是一本無字書,不過,這本書在編輯和印製過程中,我們卻花了許多時間討論和嘗試。譬如,原文書封面上同樣沒有書名,但這對中文讀者實在是一大挑戰,妥協還是尊重作者的創意呢?如果是妥協讀者的習慣,中文書名要擺放在什麼位置?標什麼字色?或者燙銀色的字?讓它若隱若現,又不干擾、破壞封面圖像的完整性?幾經嘗試,最後我們決定沿用原書的封面,讓視覺感受更強烈,還有吸睛的懸疑效果。 

內文圖檔  《獅子與老鼠》書衣設計

過往台灣的精裝繪本甚少製作書衣,因為耗損率高,許多讀者也覺得礙手。但是這一本書我們卻保留了書衣,因為作者在書衣和封面上有很獨特的設計,書衣正面是獅子頭部的特寫,牠的眼睛往左窺視,讀者跟隨牠的視線把書翻過來,看看書衣封底,原來老鼠就在這裡,牠的眼睛注視著右方的獅子。把書衣拿下來攤開成一大張,兩隻動物的對應關係就一目瞭然了。拿掉書衣,殼裝封面又有不同的設計,這時獅子和老鼠在同一畫面,但是由兩個圖框分開來,圖框之間只放了「與」,仍然是以圖畫代替書名,完整的書名只出現在書背和封底。封底是一張大圖,書裡出現過的草原動物,大家圍在一起,彷彿是演完戲之後,所有演員的謝幕照。 

內文圖檔  《獅子與老鼠》殼裝封面設計

接下來是內頁用紙,印務告訴我們,這種內文紙台灣不生產,必須進口。為一本32頁的書特別進口紙張?光聽就知道屆時定價肯定高得嚇死人。更麻煩的是萬一要再刷怎麼辦?用紙量比首刷更少,而時效也是個大問題。如果不用進口紙,而又希望做出接近原書的品質,有沒有其他替代方案?編輯跟印務就這個問題密集會商,找了好多種紙張來比較,後來決定用雪銅紙和嵩姬紙先用特色印刷一遍,再當作正常紙張來四色印刷。試打的樣張出來後,感覺雪銅紙雖然色彩較亮,但深色的水彩層次感稍弱,嵩姬紙的效果更接近原書。於是就這麼拍版定案了,上印刷機當天,印務跟執編更是戰戰兢兢的整天在印刷廠監工,隨時調校色彩。 

雖然這是一本老故事,但作繪者賦予更多的細節和人性,例如在前扉頁,我們看到了非洲大草原,似乎暗示著故事發生的地點;而正文一開始,則點出了故事發生的時間,交代了為什麼老鼠會爬到獅子的身上。接下來是兩位主角的互動,作者把獅子的喜怒哀樂、懊惱表情,刻畫得非常傳神,而在老鼠要前往解救獅子的途中,一個大大小小、方方圓圓的吼字,精準的將獅子被困的時間和空間感完全表現出來。 

這本以伊索寓言為藍本的無字書,不僅拿掉了故事中的文字,也除去了寓言中明顯的教育意味,卻給了讀者更大的空間去思考、體會更豐富的的情節和意義。 

 

凱迪克金獎《獅子與老鼠》 

博客來 >> http://bit.ly/2PC74DA 

誠品 >> http://bit.ly/2PTHzht 

照片提供:小天下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逛逛書店
逛逛書店
逛逛
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