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力就是孩子的超能力,帶領他們找到自己身上獨一無二的特質與天賦,讓孩子度過生命中每個難關

童書和少年小說裡的超能力,不論是哪一種故事,都想傳達給孩子這種尚未發現的情操與意志。故事的情節不過是一種障眼法,讓孩子們能暫時過渡理解令他們困擾的事件,真正能帶領他們衝破迷霧的,其實是自己身上獨一無二的特質與天賦的最佳組合。

文 / 羅怡君 

童話讓孩童自己在幻想中決定,那些故事所揭露,關於人生和人類本性的內容,是否要套用在自己身上,又該如何運用。─—瑞士心理學家.皮亞傑

 

現實卻又充滿想像的小學生

當孩子還小的時候,總喜歡大人讀故事給他們聽,並且對童話裡奇誕荒謬的情節深信不疑,比如說:書裡的樹會說話,天上會同時有三顆太陽,有牙仙和巫婆……這類的想像力被認為是創意來源,展現在童年的各類創作裡。不過當孩子步入小學,開始學習科學、數學,孩子們不再輕易地被童話打動,甚至還會說:「怎麼可能這樣,那一定是騙人的啦!」

有趣的是,嘴裡老愛吐槽大人騙人的孩子們,卻仍然對科幻類、超現實、超能力類的小說毫無抵抗之力。

以歷久不衰的羅德.達爾系列作品為例,幾部改編為電影的《巧克力冒險工廠》《吹夢巨人》《飛天巨桃歷險記》將兒童生活上面臨的挫折與困難轉換為怪物和關關考驗,運用想像力紓解嚴重的焦慮與壓力。當故事戰勝壞蛋的同時,孩子們就能獲得「精神上的勝利」。

不只羅德.達爾看見擁有權力的大人加諸於孩子身上的災難和限制,國際插畫大師、《野獸國》作者莫里斯.桑達克(Maurice Sendak)也認為童年時代有殘忍,也有憤怒,並非一片光明美好。現實生活中的孩子想要獲得精神勝利都很不容易,因此,小說再次擔任情緒出口的重責大任,「擁有超能力」便是兒童文學裡重要的實踐手段。

 

為了生存而發展出來的超能力

《瑪蒂達》小說裡的主角,原本只是個特別喜愛閱讀的聰明孩子,在家裡因為身為女生、又太過聰明而被爸媽輕忽討厭,在學校也因為不討喜而被校長盯上。

書中這位校長可說集所有大人的缺點於一身:不聽孩子的解釋、體罰暴力、輕蔑藐視、耍弄權威……瑪蒂達平日運用點小聰明暗示教訓爸爸和校長,卻反而招致更強的壓制,沒想到,她累積的憤怒竟然有天變成「隔空移物」的超能力。瑪蒂達不斷探索練習這個突如其來的超能力,加上精心布局的情節設計,最後運用這個超能力讓粉筆自動在黑板上寫字,終結了作惡多端的校長。

《瑪蒂達》書裡唯一的好老師,象徵著現實中同樣委屈被欺壓的好大人,也是靠瑪蒂達的超能力解救才得以脫離惡人控制。「超能力」在此意味著自身被逼迫進化的結果,套一句大人版的抱怨金句:「如果幸福,誰想要這樣?」

當然,不是每個孩子都像瑪蒂達一樣個性堅強勇敢。根據不同氣質特質的孩子,古今中外的童書作家們也「發明」出各種超能力選項,幫助孩子們用想像力重建秩序,並協助自己度過當下難關。

 

超能力的各種樣子,大人看懂了嗎?

寫出《湯姆歷險記》的馬克.吐溫,深知勇敢機靈的主角湯姆和哈克,在現實生活裡畢竟難得一見,那其他溫順的孩子遇到困難該怎麼辦呢?馬克.吐溫唯一留下文字紀錄的床邊故事《強尼的神奇種子》,故事的主角便是另一種樣貌的孩子;天性善良的強尼飢餓弱小,卻把最後一隻雞施捨給市場乞討的老婦人,只換來一堆種子。爺爺死後,強尼無人依靠,只能吃下種子開的啾啾花止飢,從此擁有「聽懂動物的話」的超能力。

為了找到國王重金懸賞的失蹤王子,善良的強尼靠著動物們給他的線索,不僅替被誤會為兇手的巨人們洗刷冤屈,也成功讓國王父子團圓。擁有語言超能力的強尼領悟了人與人之間、人與動物間的歧視與仇恨,最後選擇用最善意簡單的一句話「很高興認識你們」畫下和解的休止符。

另一本《13歲的超能力》則光明正大地滿足了孩子本身擁有超能力的夢想。與眾不同的白家人,每個孩子滿13歲時,都會發現自己獨特的超能力,比如說:大哥的超能力是放電、二哥能招喚暴風雨;再兩天就滿13歲的女孩白密席,在生日前夕不禁揣測自己到底有什麼能耐?

然而還沒等到生日那天爸爸就出了車禍,白家女孩偷偷出門想去醫院看爸爸,在這趟她單獨一人的旅程中卻一波三折,沒想到耽誤了行程,竟然必須自己過生日、領受屬於自己的超能力。面對突如其來的超能力,白密席領悟到必須加上更多自我覺察與自我控制的能力,才能避免自己成為別人眼中的災難。

當然,超能力未必是呼風喚雨、飛天遁地,就算身為平凡人也沒關係。有時候不一定要自己擁有超能力,慧眼識英雄也有得救的機會!

《會寫詩的神奇小松鼠》顧名思義,擁有超能力的不是人,是一隻被吸塵器吸進去但劫後餘生的松鼠尤里西斯。一隻會用打字機寫詩的松鼠?誰會相信這種事呢?但卻有兩個孩子深信不疑!

一位是憤世嫉俗的女孩佛蘿拉,一位是自稱「創傷引起暫時性失明」,永遠戴著墨鏡的男孩威廉。他們看見尤里西斯寫詩後,決定誓死保護這隻「超級英雄」,不讓媽媽或任何人傷害牠。

在與大人對抗的過程中,兩個被視為怪咖的孩子也試圖尋找認同他們的大人,並從中探究「相信」與「期盼」對自己的意義:「……因為相信可以得到一切,也不會因此失去什麼。如果我相信這樣的事可能存在,這個世界會增添一些美麗。」

這兩位家庭功能並不完整的孩子,他們想守護的不只是大人覺得荒謬的超能力松鼠,更是自己心中期盼的家,他們向我們展現的,是另一種「願意相信」的超能力。

廣受歡迎的漫威電影裡,每個英雄也都有屬於自己的超能力,但面對壞人時仍然隨時可能被打趴,最後讓他們勝出的,都是超能力之外的「善良」與「信念」。

童書和少年小說裡的超能力,不論是哪一種故事,都想傳達給孩子這種尚未發現的情操與意志。故事的情節不過是一種障眼法,讓孩子們能暫時過渡理解令他們困擾的事件,真正能帶領他們衝破迷霧的,其實是自己身上獨一無二的特質與天賦的最佳組合。

 

摘自 羅怡君《孩子的人生成長痛,小說有解:用好故事陪孩子走過徬徨時刻》/如何

 

Photo:Skitterphoto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