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知教養,和孩子一起擁有定義自己的力量

『那妳覺得我們用什麼方式來定義自己好呢?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情緒順勢流掉之後,一個因著被錯誤的定義而壓縮的界線,浮現出來⋯⋯我開了一個填空題。

『妳在幹嘛啊?』我有點俏皮地問著小女兒。

我坐在吃飯時用來當餐桌、工作與學習時拿來當書桌的桌子前,一邊和在廚房裡手邊忙著晚餐的太座討論課程、一邊將抽象的概念轉化為文字寫下來⋯⋯看著小女兒從樓上下來,拿著一個小東西走進我們中間的吧台水槽那裡,開了水、沖洗著。

「⋯⋯」側背對著我的小女兒,沒應聲。姿勢有點像在遮住手中的東西⋯⋯

『妳在幹嘛啊?』看她沒回應,我提高音量地又再問了一次。

只見她下半身倚著櫥櫃,上半身緩緩回身,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一隻手還握著那個東西,在水槽裡沖著⋯⋯無聲的對視,讓嘩啦嘩啦的水聲顯得更加大聲了起來。

『怎麼啦?怎麼不說話?』太座從另一側關掉水龍頭,輕輕拍拍小女兒的肩膀。

「⋯⋯」她的眼眶泛出淚水。我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太座,太座擺擺手,讓我們彼此都先讓出空間,不急著打破砂鍋問到底。

直到,晚餐煮好了!我喚著後來又上樓回房間去了的小女兒和大女兒下來吃飯,她們倆一如往常地擦桌子、擺餐具、端菜上桌、添飯⋯⋯等總是會將廚房先大致打理過一遍的太座過來,我們就開動了!

『我剛剛那樣講,就是好奇妳在幹嘛而已;對妳來說,是不是另外一個意思啊?』看著情緒稍事平復的小女兒,覺得小女兒平常不會這樣反應的我,為這個話題先開一個頭。

「嗯嗯⋯⋯這讓我想到以前在阿嬤家的時候⋯⋯他們只要大聲喊「妳在幹嘛?」,就是「妳不可以做這件事,馬上停下來!」的意思⋯⋯」小女兒上樓後,認真地和自己的情緒在一起後,找到了當初那個真正讓她不舒服的經驗。

原來,孩子除了接收語句表面的意思以外,也同時接收到了其中挾帶的情緒與潛在的要求。以前她被問「妳在幹嘛?」的時候,照顧者散發出來的氛圍不是關心、也不是好奇,而是憤怒、制止和批評,把她貶低成一個「搞不清楚自己在幹嘛」的傢伙,被打擊的同時也讓原本合一、整合的想法與行動,斷開、分離了⋯⋯而,在我們進行【自主學習】前,這樣的反應是不可能會跑出來的!

『那個經驗,嚇到妳了,對嗎?』聽完她的故事後,我回應她。

「對啊!他們真的很過分捏⋯⋯」回過神的小女兒,終於開始恢復原來的本性!

我們四人笑笑鬧鬧地聽她說著,因為這個問句就像是一個擋住水道的大石頭,移走之後,原本被擋住的情緒就自然流洩出來了啊!

『那妳覺得我們用什麼方式來定義自己好呢?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情緒順勢流掉之後,一個因著被錯誤的定義而壓縮的界線,浮現出來⋯⋯我開了一個填空題。

我是知道自己在幹嘛的人啊!我剛剛是在洗史萊姆的罐子啦⋯⋯」她大笑著。

這,就是一個完整的「療癒」的過程。讓因著年幼時期的經驗所沈積的反射性動作,藉由回溯與情緒的釋放而不再僵固、得以離開,有了重新定義自己的空間與機會。小女兒最後回應的「知道」,是一筆新的自我認知,既飽滿又富有彈性;而重新定義自己的力量,是讓人整合想法與行動的核心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李詣琦,我是親子療癒職人。在這條「讓內在小孩和孩子一起長大」的路上,和您一同成長!:)

覺醒父母。自主小孩|https://m.facebook.com/autonomouspeople

Join us!2018【覺醒父母。自主小孩|實戰營】緊鑼密鼓籌備中

Photo:Pixabay,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