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外在的欲望掌控的人生 難以得到真正的幸福

不是「得到」才會感到幸福,說不定「捨棄」才是真正通往幸福的路。

我,五十歲,單身,爆炸頭。一點也不年輕了,每天都感受到「老化」這件事。即使如此,我還是決定離開工作了二十八年的公司,離開龐大的組織,放棄高薪、社會地位和退休金,重新以一個人的身分,思考所謂的「生活」是什麼、「在公司工作」又是什麼?

而這一切,就從我突發奇想地燙了一顆爆炸頭開始—

對於人生,我們總是害怕著什麼,絕對不能輸、一定要努力,如果做得不夠好,也是因為自己不夠努力;但,越是認真努力,就會得到等值的回報嗎?能夠在公司上班才是有意義的事、能賺大錢的人總是比較值得尊敬?被外在的欲望和內心的恐慌左右的人生裡,幸福到底在哪?

我決定以人生的下半場為賭注,在最低的物質需求中,挑戰就算沒什麼錢也能滿足的生活方式!

不是「得到」才會感到幸福,說不定「捨棄」才是真正通往幸福的路。

 

燙成爆炸頭這件事和離開公司有關係嗎?

這個嘛,不不不,當然不可能有關啊—我正想吐槽的時候,忽然驚覺過來。

好像還真的……有那麼一點關係。

不對,仔細想想,別說是有關,我要是沒燙成爆炸頭,搞不好現在還沒離職也說不定啊!

回顧過去,我從小就是資優生,又搭上了時代的順風車,進入好學校、好公司,一直走在太過順遂的康莊大道上。然而如此得來的好工作、高收入和將來的年金,全都在一夕之間被爆炸頭奪走了。

爆炸頭到底是怎樣啊!

起因其實是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事。

過去負責採訪大阪府警方的時候,在一場警官和採訪記者的懇親會上,我們去了偏僻地區的小酒館唱卡拉OK。在幫忙炒熱氣氛的鈴鼓、沙鈴等道具當中,有一頂爆炸頭假髮。大家紛紛打趣地戴上那頂假髮,最後輪到我。我戴了起來,周圍開始笑著起鬨說「真適合真適合」。雖然很難為情,不過我還是輸給了好奇心,借來鏡子仔細端詳,發現自己確實挺適合的。

爆炸頭搞不好還不賴……

這就是惡魔在我耳邊低語的時刻。

不過我這時當然沒有做出什麼驚人之舉,就這樣地過了好幾年。

這段期間發生了很多事。上班族的生活本來就是有好有壞,唉,只是絕大部分都是壞事罷了,而且一直自認還年輕的自己也在不知不覺時邁入中年,來到了宣判「這是對公司有幫助的人」和「並非如此的人」的年齡。能夠接受前輩與上司的多方照顧,在各種失敗與怒斥中緩緩成長的青春時代,正式宣告結束。

未來一片灰暗。我本來就不是能夠幫助公司的優秀員工,而且不管再怎麼努力,我也不覺得自己能夠變成那種人,心裡很是憂鬱。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心念一動。「對了,就燙成爆炸頭吧。」

這麼做完全不存在任何企圖或策略,只是覺得什麼都好,只要有所變化就行。

我努力說服口中唸著「身為社會人士實在不妥當」的髮型設計師,在頭上上了數不清的髮捲,淋上燙髮藥水,靜靜等待,然後再把數不清的髮捲通通拆下來。這漫長的作業總共花了六小時。從此之後,我頭上便出現了一顆又大又圓的毛球。

同時,我的人生也開始朝著意想不到的方向前進。

人已經四十好幾,竟然變得受歡迎起來了。

一個人走進居酒屋的時候,會有不認識的大叔說:「這位大姊,我中意妳喔!請妳喝一杯,再請妳一盤小菜!」等我反應過來,才發現店家也悄悄在桌上放了一盤毛豆,說是免費招待。在咖啡廳寫新聞稿的時候,好像也遇過隔壁大樓的上班族看見爆炸頭的我,突然冒出來喊:「出現了有趣的人所以衝過來看看。」然後執意邀請我:「今天晚上一起喝一杯!」

此外,我經常遇上外國人對我說:「Your hair, NICE!要不要一起喝杯茶?」或是一走進時常經過的商店,店長就滿臉笑容地迎上來,說:「我一直在想妳什麼時候才會進來。」好幾次晚上回家時,大叔從小酒館裡衝出來向我搭訕。「一起喝杯酒吧!」

在同性間的人氣也不容小覷。坐電車的時候,被老太太搭話說:「那個髮型真不錯,我年輕時也是燙成那樣。」(真的假的?)已經變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常去的咖啡廳老闆娘也畫了一張我的肖像畫送給我,在書店裡站著翻書時,也曾有年輕女性問我:「那個,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交個朋友嗎?」

這驚人的高人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我猜想,爆炸頭在各種髮型當中,仍然屬於比較特殊的種類吧?如果換成是龐克頭或黑人辮子頭,感覺就有點恐怖,讓人很難開口搭話。相較之下,爆炸頭那種毫無意義的巨大尺寸和渾圓的形狀實在很逗趣,所以讓人忍不住想開口吐槽。

先不提這個,從現實角度來看,如今我受歡迎到這種境界,甚至讓我動了「搞不好可以靠這個混口飯吃?」的念頭。

因為實際上也真的有人請我喝酒喝茶啊。

而且,理由也真的只是因為「燙了爆炸頭」而已。

 

幸福存在於意外散落的某處

嗯……所以,所謂的人生,會不會其實出乎意料地可笑呢?

對於自己的人生,我們總是害怕著什麼,認為絕對不能輸,所以緊逼自己,覺得一定要努力,非常認真深入地思考。然而越是認真地努力,就會得到同等價值的回報嗎?實際上也沒有這回事。所以我們會因此受傷、感到不安,想著自己必須再次努力;然而一想到自己的人生說不定就是在這樣的輪迴中邁向終點,又開始害怕起來。

如果幸福並不存在於努力過後的終點,而是意外散落在隨手可及的某處呢?

想到這一點,離職這件事情也忽然沒有那麼恐怖了我確實是離職了,至於後來產生什麼結果,還希望大家可以閱讀本書。唯一可以先告訴大家的,就是「(可能)船到橋頭自然直」。

為了不要掉落懸崖而雙手死命抓住繩索的人,所有心力都會集中於努力不放手,以及拚命祈禱繩子不要斷掉。可是一旦真的鬆手,「啊啊啊啊啊」地往下掉的時候,不知為何周圍的人們就會丟出很多的救命繩過來。更正確地說,搞不好是自己一直沒發現其實身旁有這麼多的繩索,只是不想掉下去摔死,才不得不發現。這些繩索當然有粗有細,種類各異,不過就算是細繩,只要收集到三條也一樣牢固。

放開了「公司」這條超粗的繩索之後,我還是抓住了其他粗繩索、細繩索,一直活到現在。這本書能這樣地問世,也是因為有某位奇異人士丟了這條繩索給我的關係。真的很不可思議,同時也讓人由衷感激。

這個世界看似相當冷漠無情,但實際上可能充滿著無限溫馨。直到鬆開手之後,我才第一次看清了這個世界……不,可能不是這樣。我決定燙爆炸頭的時候,就已經放開了一隻手(因為再怎麼看都不是普通的公司職員了嘛),才能領略到世上的溫情。

雖然不是出自預謀,不過確實是離職的事前演練。
爆炸頭真是令人畏懼。

唉,我覺得幸福搞不好真的是隨意散落的東西,可是大家都沒有發現,就算掉在旁邊,也不打算轉頭去看。

 

摘自《離職後的自由》/三采出版

 


Photo:Tiko.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