挫折時的錨與舵---幫助孩子面對與克服挫折

陪伴的第一步,就是「釋放挫折」,好朋友也熟悉吟唱祝福卡,我希望她用吟唱祝福卡陪陪孩子,把課堂上的失望、挫折,放到祝福中。

聽好朋友說她的女兒,最近有英文課的困擾。她說不喜歡學校的英文外師,因為她上課就一直講英文,而且太難了,自己很認真都還是只能聽到大概,而且,觀察其他同學,發呆的比例很高。

好朋友問:怎麼辦呢?

女孩竟然說:I dislike her.

 

♡♡

為了回答好朋友,我寫了這篇文章。

可以問孩子:「妳是不喜歡她,還是不喜歡她的英文課?」

「妳是不喜歡她的英文課,還是不喜歡在她的課堂中,那種學不到東西的感覺?」

如果,孩子能從「I dislike her.」來到「I feel frustrated in her English classes.」,就把焦點,來到一個可工作的地方。

在這裡,陪伴的第一步,就是「釋放挫折」,好朋友也熟悉吟唱祝福卡,我希望她用吟唱祝福卡陪陪孩子,把課堂上的失望、挫折,放到祝福中。

接下來,要問關鍵句:「那在她的英文課,妳想要什麼呢?

「是不是能在英文課堂上聽懂,有學到東西?」

我有請好朋友問問她們家女兒,那麼,這個外國老師有什麼地方特別的?

她的女兒說,她的英文很好聽,可是說得很快,一堂課就一直講話,講她住的地方,講那裏有很多動物,一口氣就講了20幾種動物,可是,那些單字我只聽得懂幾個。

接下來,就是問:「那妳要試試看嗎? 想辦法,讓自己在教室的學習不一樣?

I want to learn English in my English classes.

是的,孩子的焦點放在老師,當老師無法讓自己學到東西,就挫折沒辦法了。我們要讓孩子把焦點放回自己,我要什麼?這是誰的英文課?  是「我的」英文課。也就是,在大教室的集體中,與我有互動的部份,還有一部分,與我自己有關呢!

 

♡♡

如果孩子來到這個認同:這是「我的英文課」,就可以往下走。

我會請朋友,問問她女兒。「想想辦法,利用這堂課、利用這個老師的優點,有沒有可能達成你的目標呢?

不曉得等朋友真的問她的女兒,會有什麼巧妙的點子?

我在這裡,至少先想到幾個點子:

1.  老師發音漂亮,那就像聽音樂一樣,聽老師的英文韻律,甚至在心中跟著唸,舌頭練習。

2.  舉手,跟老師說「老師,我聽不懂」,這可能要訓練一下,因為是全英文,所以要教孩子幾個重要的句子。

「Can you say it again?」

「What’s …………. ?」

「I can not understand . 」

 

♡♡

如果,朋友的女兒願意挑戰,就會變成「勇氣課」,從「英文課」加入「勇氣課」,然後變成「溝通練習」,最後有可能回到「英文課」喔。

朋友笑著說,她女兒人小鬼大說:「She is not a teacher.」

我說:「You can make her  a better teacher.」

 

♡♡ 親職摘要:

階段1:從「外在不好」來到「我受影響的是什麼」:

當孩子說:「我不喜歡OOO」時,裡面有兩個重點:「我不喜歡OOO.........的行為」以及「這行為帶給我的......影響。」

因此,問出外在行為,以及「受影響的感受,以及未來的連續後果」非常重要。

通常,我們要問出並讓孩子把句子改成:「我不喜歡OOO的......行為,因為這行為帶給我......的感覺,以及.....的影響。

 

階段2:接納,同理,與釋放情緒

通常,不喜歡表示裡面有失望,或不舒服。

在事情剛開始的時候,以及那個影響沒有涉及自我價值感時,單純的不舒服、或挫折的情緒、已經發生的不舒服,是可以透過聆聽、透過同理心給予安撫,透過吟唱祝福法來鬆開的。

如果那個影響力很大,比方說,老師不只讓孩子聽不懂,而是羞辱孩子,那麼要處理的層次,就不是感受的安撫。而是烙印的自我傷痕。

這比較難。

因為,如果情境沒有改變,自我傷痕是不會想要消退的。傷痕就是在那裡,提醒我們危險、會痛,希望能減輕壓力。當我們有能力改變,很多時候,傷痕的療癒成了更大的可能。(請看註)

 

階段3:從外在挫敗,變成「我可改變」。

「你想要什麼?」「你希望哪些感覺或影響可以不一樣?」

這裡的關鍵是,我們先假設,外在條件還沒有改變的前提下,有什麼是自己可以改變的

「我想要,在OOO........之前,我可以.........」

「我想要,在OOO........之時,我可以.........」

「我想要,在我感受到........之時,我可以.........」

這時,就是問題解決的階段。找到孩子可以自己來的部分,找到孩子可以有影響力的部份。如果孩子願意練習,就進入階段4。

 

階段4:意義化

逐漸地,看待事情的觀點不一樣,從「糟糕」...來到「哇!原來還可以.....」

喔,這不只是英文課,變成「你的勇氣課」了。是的,接下來,就是用更正向的眼光,來標註出孩子額外的練習,額外被加強的能力。化危機為轉機,就是這意思。

 

♡♡ 附註:被羞辱感,或自我傷痕的回應

情節比較嚴重時,先要處理的不是孩子的內在,而是外在環境。也就是,我們需要出面幫孩子忙。通常,孩子會很害怕,我們出面會越幫越忙,甚至,孩子因此會遭受更大的壓力。因此,一定要旁敲側擊,知曉狀況。孩子身邊的環境有什麼可信任的人? 有什麼可以信靠的資源?

當外在環境有機會被改變,讓孩子感受到「有靠山」,這「靠山」的感受,會帶給孩子安全感,並信任可以從我們這裡得到協助。而願意袒露他內在的脆弱、傷痕,甚至是羞辱感。

一定只有外在客觀環境,有所減輕或緩和,才能談到「療癒」或「讓傷痕淡去」或「撤除心防」,而在這段期間,使用更多時間的好相處,來穩住孩子的生命安穩。也許是散步、運動、聊聊天,一起動手製作並享用簡單的好東西。讓孩子有好關係可以醞釀到願意說出話來。

於是,我們可以協助孩子釐清是非對錯。釐清,也許有弱處,但那份羞恥感與重大挫敗感,不是孩子的錯。然後孩子可能需要一點「再學習」,重新學習一點人際能力,或重新學習一點體能保護能力。或是補充練習學習的技巧,補足學習進度。

 

Photo:Nori Norisa,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