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北慈濟醫院院長 趙有誠醫師>為大愛割捨小愛

「醫師在醫院看慣生死,面對死亡好像比一般人看得開。自己以醫師身分面對死亡課題,跟身為人子面對父親死亡,完全是兩碼事⋯⋯」

「醫師在醫院看慣生死,面對死亡好像比一般人看得開。自己以醫師身分面對死亡課題,跟身為人子面對父親死亡,完全是兩碼事⋯⋯」

 

「我父親希望我不能辱沒名字的『誠』字,他叮嚀我『少說話、多做事』,認真做事就會有回報。」曾獲得醫療公益特殊奉獻獎、杏林獎與好人好事代表的趙有誠醫生,是胃腸肝膽科主治醫師、台北慈濟醫院院長,國防醫學院畢業至今,行醫已超過30年,到現在仍念念不忘父親對他的期許與教誨。


身為醫師與人子 面對生死課題

被...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尚未開放觀看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